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只是嫉妒而已

  暮梵跑出来后,看着远方发呆。

  跟了出来的诸葛倾墨,则很是小心的在她不远处陪着,默默的站在那里没有发出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慢慢调整好心情的暮梵转过头来,就发现站在不远处冷的直哆嗦的诸葛倾墨,不由一愣,但她很快回过神来,连忙从虚空中拿出件披风,快步走过去帮他披上。

  “虽是春天,夜晚还是很冷的,你站这干嘛?生病了可如何是好?”

  暮梵嘀嘀咕咕的念叨着,眼中满是心痛与悔恨,自己怎么这么久才发现他?

  “我们回屋。”

  暮梵伸手要拉诸葛倾墨,却被他躲开了。

  “墨儿?”

  暮梵很是不解,平日乖巧的墨儿今日这是怎么了。

  先是封闭她的追踪,后是阻止她查看独孤娜,现在又这般...

  果然,与他的夙世因缘相遇了,对她的感情,也消散了吗?她明明用心安排了这么久...

  这么想着,暮梵的眼中不由布满失落。

  “我不想进去,我想陪着姐姐。”诸葛倾墨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暮梵道:“姐姐,我和你一起在外面好吗?我不怕冷的。”

  暮梵看了他一眼,垂下眸,平静的说道:“好,我们去那边坐吧。”

  以前就说过,暮梵不会拒绝诸葛倾墨的任何要求,只要他开口,她都会去做。

  哪怕,此刻她的心中很是难受,她也依旧愿意按着他的意愿行事。

  “嘻嘻。”

  比起暮梵的哀伤,诸葛倾墨此时可开心了。先前所有的不愉快,都被他抛的一干二净,拉起暮梵的手屁颠屁颠的往青石板走去。

  可惜,二人刚坐下不久,诸葛倾墨就很不争气的打了个喷嚏:“阿嚏!”

  “让你回去你偏不听,着凉了吧?走,进去了。”

  暮梵说着,伸手就打算去拉诸葛倾墨。

  小家伙一听可不干了,小嘴一撇,露出副很是委屈的模样:“不嘛,我就想在外面陪着姐姐。”

  对于诸葛倾墨,暮梵能说什么?

  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臂把诸葛倾墨搂在怀中,柔声问道:“还冷吗?”

  这下可乐坏了诸葛倾墨,乐呵呵的回道:“不冷了。”

  他确实不冷了,暮梵周身虽总是散发着清凉的气息,但她的身体却是暖暖的,诸葛倾墨在她怀中,就如同被个大暖炉包裹着一般。

  “呵呵。”

  看着诸葛倾墨的笑脸,暮梵也露出个笑容。

  她一直以来的心愿,都是希望他过的好,只是,被天意折腾的,有些贪心了而已。

  感受到暮梵的情绪,诸葛倾墨乐呵呵的说道:“姐姐在身边,真好!”

  他好想快些长大,好想把她娶回家。

  看到诸葛倾墨灿烂的笑容,暮梵本也该开心的,却忍不住想起之前的事,笑容淡去,问道:“那墨儿今日为什么要把红珠封印起来,让我找不到呢?”

  没错,今日诸葛倾墨在万妖洞一醒来,知道是红珠抵挡了艳娘的攻击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红珠封印起来,以诸葛倾墨的法力,要隔绝红珠与外界的联系,倒也简单。

  一直到面对小蛇时,他才把封印解除,这就是为什么暮梵先前感应不到红珠位置的原因。

  听着暮梵比往日冰凉许多的声音,诸葛倾墨以为她生气的,连忙抱住她的腰,急道:“姐姐不要生气!墨儿知道错了。墨儿不该擅自切断红珠与外界的联系...墨儿只是...只是...”

  看诸葛倾墨吞吞吐吐的样子,暮梵倒是耐心极好的等待着,没有说什么。

  也是,她能说什么?

  确实,她是生气了,气诸葛倾墨不想自己找到他......但她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

  哪怕她以为诸葛倾墨不想她过多的侵入他的世界,她依旧无法做到对他发脾气。

  她怎么舍得?

  无论他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怪他,更不会恨他,最多只是怨他罢了。

  暮梵是没说什么,但在诸葛倾墨看来,这就代表她很生气了,更是急了,道:“我切断红珠确实是不希望姐姐你找到我。但我只是不想姐姐觉得我是个累赘,我不想姐姐你嫌弃我!”

  小家伙死死抱着暮梵的腰,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哽咽:“我不想姐姐再受伤,明明说过要保护姐姐的...我不想姐姐看到我输,所以才不希望姐姐找到。姐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墨儿以后,真的不敢了!”

  听着诸葛倾墨的话,暮梵有些不可思议的微微睁大眼睛,鼻尖有些发酸,心头更是复杂。

  有开心,有喜悦,也有恨...

  她搂着诸葛倾墨身子的手臂,紧了紧,道:“墨儿是我最重要的宝贝,永远,我都不会嫌弃你、不要你。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她存在的目的,只是他啊。

  她怎么会做出他说的那些事来?

  无论轮回多少次,他都是对自己最好的。

  无论轮回多少次,他都想着要呵护自己。

  她真的好开心。

  同时,她也好恨。

  为什么,这么好的他,她不能拥有?

  为什么?

  诸葛倾墨没察觉到暮梵那复杂的心情,听到她的话,他很小心的抬头问道:“那姐姐还生墨儿的气吗?”

  “这次就算了,但若你下次还敢让我找不到你,我就要真的生气了,姐姐生气起来可是很可怕的哦!”

  暮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努力把自己的负面情绪抛开,不想让诸葛倾墨察觉到什么。

  诸葛倾墨也确实没察觉到异样,听完她的话之后,很认真的点点头,道:“墨儿保证以后都不会了,那姐姐你也要保证不离开墨儿。”

  “好。”

  得到暮梵的保证,小家伙开心的笑了起来,而后,他想到一个问题,不由收起笑容,问道:“姐姐,你以前是不是就认识独孤姑娘啊?”

  听言,暮梵身体一僵,问道:“墨儿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因为...我说了姐姐你不可以生气哦!每次你面对独孤姑娘时,身上的气息好凝重,好危险的样子。我不喜欢那种的气息,心口莫名的觉得难受。姐姐,你不喜欢她吗?”

  其实诸葛倾墨已经说的很婉转了,暮梵哪里只是有着凝重的气息,明明就是很深的敌意。

  所以刚才诸葛倾墨才会阻止暮梵,他担心她真的会伤害了她。

  想明白了这些,暮梵的心结算是解开了一个。

  “呵呵,我以为,我隐藏的很好了呢。”暮梵没打算狡辩,也没打算编什么理由,直白的说道:“也不是说不喜欢,只是,有些嫉妒她而已。”

  “嫉妒?”

  诸葛倾墨很是想不通,暮梵能嫉妒独孤娜什么呢?

  容貌?地位?家境?还是学识?

  “是啊,嫉妒。就像小蛇嫉妒我那样的嫉妒。”暮梵爱怜的摸着诸葛倾墨的小脑袋:“墨儿会不会觉得这样的我很坏,很讨厌?”

  “不会。”诸葛倾墨摇了摇头,思索着暮梵的话,有些吃味的问道:“姐姐也有像小蛇喜欢啸月大叔那样喜欢的人吗?”

  “比小蛇喜欢蓝啸月还要喜欢。”

  “他是谁?”小鬼撅着嘴,很是不爽的嘟囔道:“姐姐你不要喜欢他了好不好?”

  暮梵被他的模样,逗乐了,顿了顿,笑着说道:“好,我不喜欢他了,我喜欢墨儿好不好?”

  小鬼愣了两秒,很是欣喜的说道:“当真?姐姐说话可要算数哦!”

  暮梵看着他如此高兴的模样,也笑了,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嘻嘻,我也喜欢姐姐,姐姐对墨儿最好了!可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

  暮梵看着趴在自己腿上,开始昏昏欲睡的诸葛倾墨,柔声说道:“因为我的墨儿乖啊。”

  “那是不是墨儿一直乖乖的,姐姐就一直对墨儿好?”

  “嗯,只要墨儿乖乖的,我就一直对墨儿好。”

  若诸葛倾墨此时清醒着,定能发现暮梵情绪里的哀伤。

  “那以后墨儿一定乖乖听姐姐的话,姐姐要一直对墨儿好,一直一直在墨儿的身边。”

  诸葛倾墨迷迷糊糊的说完就睡着了,而暮梵在眼眶中晃悠了许久的泪珠也终于流了出来。

  她会一直喜欢他。

  那他呢?

  能喜欢她多久?

  暮梵看着怀中睡着的诸葛倾墨,伸手,爱怜的摸了摸他的脸颊,喃喃道:“师父啊,你对梵梵的惩罚,什么时候才结束?梵梵还不算乖吗?真的要梵梵不爱你了,你才肯原谅梵梵?”

  ---------------------------------

  “师父对梵梵真好。”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扎着两包子头,坐在椅子上,正卖力的啃着手中鲜花饼,口齿不清的说着。而她身边的白衣男子则有些无语外加宠爱的看着她。

  帮你梳头发、给你鲜花饼吃就是对你好了?他很是担忧哪天会有个人贩子会来把她拐跑了。

  心中虽如此想着,但他还是开口说道:“梵梵乖,为师自然要对梵梵好了。”

  白衣男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眼中满是疼爱之意。

  小女孩咽下口中的鲜花饼,睁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那是不是梵梵一直乖乖的,师父就一直对梵梵好啊?”

  “是啊,只要梵梵一直乖乖的,为师就会一直对梵梵好。”白衣男子宠爱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但梵梵若做错事,为师可是要狠狠的处罚你哦!所以你要一直乖乖的,一定要听为师的话。”

  这样吓唬一下她,她应该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人贩子拐跑了吧?

  “哦,那梵梵以后一定会乖乖的。”

  小女孩可不知道自己师父所想,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然后继续奋斗她的鲜花饼。

第二十章 只是嫉妒而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