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不是打架是打你

  用天人合一感受完整个场面,诸葛倾墨的脑子一下就炸了,呆呆的站在那,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做反应。

  东方逸涛认出那些东西是诸葛倾墨的,担忧的拉了拉诸葛倾墨的衣服,轻唤了一声:“阿墨...”

  也就这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哟哟,看看这是谁来了?这不是要靠女孩子来保护的诸葛家二少爷吗?”

  听此,东方逸涛很是气愤,吼道:“高明!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大家不都明白,居然让独孤小师妹去雷长老那里告司空师兄的状,丢脸!”高明指了指地上的东西,趾高气昂的说道:“看见没?这就是报应!敢惹司空师兄,活该啊!”

  其余的弟子听言,也配合着起哄:“哈!是啊是啊!”

  “你们!”

  东方逸涛想冲上去教训他们,但又担心把事情闹的更大,那样就不是帮诸葛倾墨,而是害了他了。

  “哼!”

  司空源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在发愣的诸葛倾墨,声音还是如同往日一般的冰冷。

  “诸葛倾墨,这只是个小教训,下次,绝不会这么简单。”

  也巧的,独孤娜这时候来了,听见司空源的话,忍不住大喊道:“你们干什么?司空源,你太过分了!”

  为什么?

  为什么她总是给他带来麻烦?

  她明明是想帮他的。

  “倾墨哥哥,你没事吧?”

  独孤娜拉了拉诸葛倾墨的衣服,可,没反应。

  “倾墨哥哥?”

  还是没反应。

  诸葛倾墨的双眼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独孤娜有些疑惑的顺着诸葛倾墨的视线看去,这一看,不由睁大眼睛,小手捂着嘴巴,生怕自己尖叫出来。

  东方逸涛见独孤娜如此,也看了过去。

  只见,在那堆杂物的一角,诸葛倾墨的那盆木凡花躺在那里。

  花盆已被摔的稀巴烂,整株花暴露在外,混合着凝土,花瓣与叶子早已烂的不成样子。

  诸葛倾墨是看不到它的惨烈,但他却感觉到,木凡花已没有了一丝的生命气息。

  当初他为了逼暮梵出来,最多也就是狠心不浇水,让它一直晒太阳而已。

  可他们,居然,敢,如此对待他的木凡花。

  简直,不能饶恕!

  “哼!我们走。”

  司空源瞟了三人一眼,转身,欲离去。

  就在司空源一行人刚打算走时,一个阴沉的声音传来:“站住。”

  司空源又转过身来看向说话那人,冷笑一声:“不知诸葛师弟你有何高见?还是您打算亲自去告发我?只要你付得起代价,我无所谓。”

  诸葛倾墨还是那般淡淡的语气,只是脸色阴沉的恐怖,道:“这些,是你弄的?”

  “明知故问,”司空源冷峻的脸上,有着一丝的洋洋得意:“怎么?你还想打架不成?”

  “打架?不,是打你。”

  说完,诸葛倾墨起身就向着司空源攻去,那动作之快,就连身边的东方逸涛都没能拉住。

  独孤娜呆呆的看着冲向司空源的诸葛倾墨,在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两年前在万妖洞中,诸葛倾墨为什么会在摸过红珠子之后,那般生气了。

  那是一种对自己无能的耻辱,对保护不了自己所爱的懊悔,对伤害所珍惜的一切破坏源头的仇恨。

  “阿墨怎么突然发狂了?”

  东方逸涛惊讶的看着打架的两人,看着那快如闪电的身影在小院的半天穿梭着。

  好厉害,他很早就知道诸葛倾墨厉害,可不知,他居然可以打得过司空源。

  很显然,现在的局势是诸葛倾墨占的上风。

  独孤娜轻轻闭上眼睛,有些无奈的说道:“伤害了与他那宝贝姐姐有关的东西,他怎会不发狂?”

  她的嘴角微微的挂着笑容,可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哀伤。

  “姐姐?没听说阿墨有个姐姐啊!谁啊?”

  “一个厉害的让人心服、美的让人忘却所有的女子,一个神秘却被倾墨哥哥视为珍宝的女子。”

  独孤娜每说一句,心就会疼一下,她也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只觉得每次想起那人是他的珍宝这个事实,一股掩盖不了的嫉妒在心中蔓延。

  “呃...不明白。”

  东方逸涛真的是越听越糊涂了,若真有这么一人,怎么没听诸葛倾墨提过?

  “怎么?这就吃不消了?”诸葛倾墨冷笑了一声,再次扬手攻向司空源:“我还没认真打了。”

  司空源听言,目光一冷,闪身躲过诸葛倾墨的攻击,可恶,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厉害?平时都没发现,他的修为竟高出自己这么多,而且他怪招多不胜数,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输的,不行!

  看来,只能那样了。

  身随心动,司空源快速闪身,弄出几道幻影向诸葛倾墨袭去,而真身则闪到诸葛倾墨的身后,扬手飞出几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诸葛倾墨脸色未变,心中很是鄙夷,这二货,不知道自己是瞎子,那些幻影对自己根本没有吗?

  在他“看”来,那只是几道能量而已。

  他微微一个侧身,很是轻易的就躲过了飞针。飞针就这样从他身边飞过,就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他问道一股奇特的香气。

  脸色微变,连忙闭气,与此同时,他胸前的红珠子散发出一层微弱的红光包裹住了他的全身。

  他翻身落地,看着司空源狠狠道:“是你自找的。”

  扬手,再次起身,心中默念着咒语,攻向司空源。周围的空气也随着诸葛倾墨的攻击沸腾起来,真正的攻击,开始了。

  地上,一直在观看的东方逸涛则走向刚才那些飞针所落之处。他刚才在下面,可是把两人的表情、动作看的一清二楚。

  当他走到飞针的跟前时,惊讶的看着那些飞针,这是......他怎么会有?

  而在瑾璃宫的大殿中,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互看了几眼,他们刚在打坐,突然感觉到了一道争斗的气息。

  这是...

  几人没来得及多想,齐齐想发源地赶去。

  天空,万里无云。

  这三月的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也不冷的。鸟语花香,万物也显得生机勃勃的。

  而在那祁阑山、瑾璃宫却围绕着一股不和谐的气息。

  司空源见那飞针竟对付不了诸葛倾墨,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脸色不由变了几变。

  他太小看这人了,藏的好深。

  诸葛倾墨可不管司空源有什么想法,只顾着攻击,也不下狠手,只是逗着他玩。一边控制着风,一边攻击着司空源,不让他落地,也不让他有反击的机会,却又让他遍体鳞伤。

  这是暮梵常用的招数,果然,用在讨厌的人身上就是解气。

  两年前的他就可以与欧阳云天、肖清二人击杀万妖洞的妖怪,两年后的今天,他怎么还能连一个司空源也对付不了?

  那他也太对不起白言曦与暮梵的教导了。

  他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是因为某些顾虑他才会隐忍的,但他也有底线,不该触及的。

  是,小不忍则乱大谋,但他也有属于他的骄傲。

  他是四大家族之诸葛家的后代,他是瑾璃宫掌门的嫡传弟子,他是名满大江南北的红衣女侠所守护之人!

  他有那骄傲的资本,只是看他愿不愿意用它们,他本想着低调一些,可惜,命不由他。

  他,或许生来就不该是那种低调的人物。

  地面的东方逸涛看着大汗直冒,这...这诸葛倾墨也太坏了吧?他是不是打算把这些年的怨气都发泄出来啊?看来,以后惹司空源也不要惹诸葛倾墨。

  额,当初自己乱教他一通,他会不会记仇啊?

  好苦恼啊。

  呃。

  其他的弟子,修为好的,勉强能看出一些门道,对诸葛倾墨崇敬起来。

  同时也暗暗为自己担忧,他们平时,可没少欺负诸葛倾墨。

  而修为稍差一点的,虽然不明白状况,但也勉强能看出,占上风的是诸葛倾墨。

  这掌门究竟是怎么教的?明明入学比他们晚上好多年,可这修为,他们是远不能及啊!难怪能成为掌门的嫡传弟子了,天赋不是一般的好啊!

  正在诸葛倾墨打的正兴起时,一个很是威严的声音响起:“停手,你们两都停手!”

  诸葛倾墨听到声音,当真乖乖收了手,那支撑司空源的风,随之也消失无踪。可怜的司空源失去了支撑力,啪的一声重重的落到了地上,硬是吐了好几口鲜血。

  而诸葛倾墨则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慢慢落到地上。

  脸上明显写着:是你们喊我停手的。

  白言曦见此,很是想笑,但又碍于自己的身份,只好假咳了咳:“咳咳。”

  真是他的好徒儿啊!够争气的!

  呵呵...低调...低调。

  他心是那般想着,可面上却一本正经、严肃的对诸葛倾墨说道:“墨儿,你怎么能欺负师兄......不对,是与师兄打架呢?看看,都把人家打成什么样了?”

  哎,师父都如此无良了,也就别怪徒弟会如此了,这是东方逸涛的心声。

  同时,头一次同情起已被其他弟子扶起来的司空源来。

  “他自找的。”

  诸葛倾墨冷淡的把头扭到一边,用手指了指地上的那些衣物的残骸。

  他既然决定出手,就没打算再隐瞒些什么,也没装下去的必要,自己的真性格第一次在众人的面前显现出来。

  冷淡、傲慢、不怒而威的气质震撼着众人的心,包括他的师父白言曦。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总是乖乖巧巧的徒儿,竟能散发出令他都为之心颤的冷意。他早早就知道了自己这徒儿不凡,但没想到,连这无形的威压,都能与生俱来。

  能忍则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他诸葛倾墨从来就不喜欢只吃蔬菜,虽然暮梵常说,多吃蔬菜对身体好。

第二十五章 不是打架是打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