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后山怪人(下)

  是夜,月亮高挂在天空中,在那福地洞门口的一颗大树上,欧阳华蹲在那里,脸上挂着孩子般的傻笑,有一口没一口喝着葫芦中的小酒。

  若诸葛倾墨知道欧阳华在洞口的树上蹲了半宿,不知又是如何的汗颜。

  这人,用四个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那就是“无聊至极”。

  “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不会是不来了吧?”

  树上那无聊至极的欧阳老头少量的耐心终于耗没了,蹲在树上,又是抓头,又是自言自语的。

  就在欧阳老头快要抓狂之际,一个红色的身影落到福地洞口不远处。欧阳老头看见来人,双眼闪着金光,脸上说不出的窃喜。

  那红色身影淡淡的看了欧阳老头这个方向一眼,用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开口说道:“下来。”

  来人正是暮梵,欧阳老头等的人,就是她。

  欧阳老头闻言,特别扭的摸了摸鼻子,从树上下来对暮梵说道:“你这丫头,都不知道对老人家尊敬一点,前辈也不叫一声。”

  暮梵听言,嘴角微勾起,调笑道:“论活的时间,你没我长。论修为,我也略胜你一筹,敢问,你如何来做这前辈?”

  “呃...我不管,你看起来比我年轻,就得喊我前辈!”

  无赖就是欧阳华的一大特点,他才不知道面子是做什么用的。

  “......”

  这家伙,要不是看他人不算坏,且和诸葛倾墨蛮投缘的,暮梵早把他绑起来倒挂在树上当风铃去了!

  欧阳老头见暮梵脸色黑的一比,孩子般撇撇嘴,很是委屈的说道:“我只是听墨小子提到你,一时好奇而已,你至于这么凶吗?”

  闻言,暮梵看了欧阳老头一眼,赖得再搭理他,转身就打算离去。

  欧阳老头一看,急了,这人怎么这么精啊?

  “我说,我说还不行?”

  暮梵停下来,看向欧阳老头,等着他的下文。

  “我说丫头,你每日都跟着墨小子,自是早知晓他被欺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为何到今日才出面?还有,看你也不是那种特别讲道理的,看今日白小子的反应就知道,你这么做又是为何?”

  早说了这欧阳华是无聊至极的主,他虽不爱在人面前露面,但时常还是会四处溜达着,偷窥各个弟子的小生活。

  今日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也在场,只是没出面而已。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

  暮梵淡淡的说着,没有被质问的怒气,也没有被人关心的喜悦,就是一种,简简单单的平淡。

  究竟怎样的经历才会让她如此淡漠?

  即便是身穿最温暖、最具生命力的红衣,还是不能遮掩住她那从心底散发出的清冷与孤寂。

  欧阳华是喜欢八卦,但不会多管闲事的,是诸葛倾墨实在对他胃口,加上暮梵的行为确实让人很好奇,这才有了他大半夜蹲树上等暮梵来的画面。

  暮梵这种淡漠,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思考了很久,欧阳华开口说道:“你这么一直躲着他,是不是觉得,远远的守护着他,就够了?”

  欧阳华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落寞,与他逗比的模样,一点也不符合,却莫名的,让人有些心疼。

  暮梵看着这样的他,突然就笑了,说道:“够了?怎么可能?我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人吗?”

  暮梵笑的很肆意,笑的是那么好看,却还有着一丝疯狂。

  如果她暮梵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人,怎会被她的师父处罚,让她彻底失去了他?

  如果她暮梵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人,她又何必执着了这么多年?编织了那么大的网,让诸葛倾墨一步步往里面跳?

  没来由的,暮梵很想对欧阳华说自己的计划,她觉得,欧阳华不会阻止她,更甚至,还会帮助她!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一样,是那种离经叛道的人!

  “让他吃吃苦头,他才会思考,一味的宠着,他不会成长。今天的事,我是可以霸道的处理,但对他未来的路并没有帮助。让他见见世态炎凉,他才会知晓谁对他好。在他危机的时刻出现,是为了他能刻骨铭心的记着。我想要的,不只是让他对我有依赖,更是为了成为那独一无二的存在。”

  “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不要把我想成,那种逆来顺受的人。”

  她不会让诸葛倾墨成为依附着她才能存在之辈,先不说在最后,诸葛倾墨会怨恨她,那样的他,也不是她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能独当一面,震古烁今,绝代风华的诸葛倾墨。

  是她成就了那样的他,在最后,即使她没能得到他,但在他的心里,她一定是那最为独特的存在。

  欧阳华听着暮梵的话,回味了好一会儿,才从惊呆的表情,转为了嬉笑。

  “你这丫头,有意思!有意思...”

  欧阳华嘀咕着那一句有意思,默默走了,只是身影有那么丝落寞。

  暮梵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走远,直至消失,才转身向福地洞走去。

  此时的诸葛倾墨早已沉沉睡去,今日发生了太多事,他早累坏了。

  整个山洞很暗,只有一小丝月光映照进来,但以暮梵的目力,足已看清一切了。

  现属三月天,夜晚是很凉了,尤其是在这山洞中,诸葛倾墨虽不至于被冻醒,但还是缩成一小团窝在墙角。

  暮梵看着他这般可爱模样,笑容不由在嘴角绽放出来。

  轻轻走到床边,脱下鞋子,轻轻的钻进诸葛倾墨的被窝里,把他搂在怀中。

  小鬼似乎感觉到温暖,很自然的往暮梵这边靠了靠。或许是闻见熟悉的香味,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是在做一个很美好的梦。

  看着怀中的诸葛倾墨,暮梵的心中又击起一阵波动。

  曾经,自己也是这般窝在师父怀中睡觉的,如今却颠倒了过来。

  ----------------------------

  在一座傍山而建的小屋中,一名男子躺在床榻上,轻轻的闭着眼睛。

  屋外滴滴答答的声音传来,似乎开始下雨了。

  听到声音,男子那长长的睫毛动了动,似乎醒了,但他却没有睁开眼。

  他本想起身去看看隔壁的某位小鬼是否关好门窗,被子是否盖好,但又想到什么,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果然,没过多久,他的房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女孩抱着自己的小枕头走了进来,来到他的床边。

  “师父,下雨了,梵梵要和你一起睡。”

  她边说着,边把自己的小枕头扔了上去,然后自顾自的爬到男子的床上,钻进他的被窝,完全不等男子同意或者是拒绝。

  “你这丫头,多大的人了,还总是缠着要与为师一起睡,也不怕你师兄笑话。”男子嘴上虽那般说着,手臂却伸出把小女孩搂入怀中,帮她盖好被子,生怕她着凉了。

  “呐,下雨了,待会儿会打雷的,梵梵不敢自己睡嘛,师兄的睡姿不好,梵梵才不要和他一起呢。”小女孩很是理所当然的说着,完全不顾男子一脸的汗颜。

  这丫头说的什么破逻辑?是谁告诉你,下雨就一定会打雷的?还有,这世间还有比你这小猴子睡姿更差的?你居然还好意思批评你师兄?

  如果你那睡姿能有你师兄的一半好,你师父我也不用每次都手脚并用的抱着你睡了。

  天知道他曾经被她在睡梦中袭击过多少次,男子都懒得吐槽她。

  “真不知道你这丫头长大后,怎么嫁人,谁家敢要啊。”对于小女孩的破德行,男子很为担忧。

  “那梵梵不嫁好了。”

  小女孩几乎没思考,就这么答了出来。

  “傻丫头,怎么能不嫁呢?你想当老姑娘啊?”

  “那梵梵嫁给师父好了,师父不会不要梵梵吧?”

  听到小女孩的话,男子心中一阵悸动:“傻瓜,为师是你师父,你是不可以嫁给我的,想也不能想,知道吗?”

  “知道了。”因为男子的话,小女孩有些委屈,她就是觉得师父不打算要她,嫌弃她是野丫头。

  “那梵梵嫁师兄好了,师兄应该不会不要梵梵的。”

  “好了,还早的事,想它干嘛?快些睡吧,不然明天你又要赖床,不去练功了。”因为小女孩的话,男子心中有些不悦,口气不由有些重。

  小女孩更是觉得委屈了:明明是你先提来的,还凶我。

  注意到小女孩的情绪,男子在心中叹了口气,柔声哄到:“就你那些坏习惯,除了为师想来也没人受得了,你也甭嫁了,一直留在为师身边好了。”

  “那是不是说师父你不会嫌弃梵梵,丢下梵梵咯?”小女孩可怜兮兮的看着男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看着小女孩祈盼的眼神,男子的手臂紧了紧,道:“只要梵梵一直乖乖的,不惹为师生气,为师就不会丢下梵梵。这下,你可以乖乖睡觉了不?”

  “嗯!”小女孩甜甜的笑笑,往男子的怀里钻了钻后,才满意的闭上眼睛,乖乖睡去。

  男子则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傻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如果男子知道,小女孩成长的代价竟是那般,那他宁愿她永远长不大,永远是个顽皮的小猴子,永远的傻丫头。

  

第二十八章 后山怪人(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