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惊喜

  次日清晨,诸葛倾墨模模糊糊的醒来,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他怎么会觉得,整个山洞都是木凡花的气味啊?难道是自己还未睡醒?

  昨天晚上,他梦见了他的姐姐,她与他开心的生活在一起,她一直在他身边,如果可以,他还真不愿意醒来。

  诸葛倾墨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去想那些,起身穿戴好衣服,然后打算打水来洗漱,可是他去到洗漱的地方才发现,洗漱用的水,早已准备好了。

  当即,脑子有些不够用。

  这是海螺姑娘做的,还是欧阳老头做的?估计前者可能性大些,可自己没有去捡海螺啊!

  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诸葛倾墨洗漱完,就出去锻炼了。山间的小鸟,丛林里的野鸡、野兔,陪伴着他跑完了整个后山。这样的日子,似乎还不错。

  等他回来时,竟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就向福地洞走去。

  他人还未到,就闻见山洞飘出一阵阵饭菜的香气,隐约还能听见欧阳华的声音。他心想,这欧阳老头还不错嘛,竟会给他带吃的来。

  可不对啊,欧阳老头,自个与自个说话?

  这么想着,他快步向前走去,才走进山洞,他就愣住了。

  他感觉到,山洞里除了欧阳华,确实还有一个人,而那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暮梵。

  “姐姐,你怎么来了?”

  暮梵看诸葛倾墨一脸的错愕,假装不悦道:“怎么?墨儿你不希望我来吗?”

  而回答她的,是诸葛倾墨热情的拥抱。

  他紧紧抱住暮梵,声音卡在喉咙,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昨日她的突然出现,他自是欣喜若狂,可那样的场合,他也不能与她多说什么,或是做什么。

  听着她说过些日子会来看他,他以为,那会是很久之后,没想,才隔了一晚,她就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怎叫他不激动?

  暮梵摸了摸他的脑袋,调侃道:“墨儿你抱这么紧,是怕我跑了不成?”

  “嗯...墨儿很怕姐姐跑了,就不再回来了。”

  诸葛倾墨这看似很轻描淡写的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说这话,是有多认真。

  而暮梵,不懂他的认真,却依旧被震撼到了,心中激起一道道涟漪。

  “咳咳,我说二位,可以不要这般把老头我忽略不计行不?”

  欧阳华很是不爽的开口,这两人,当他空气啊?虐狗也不带这样的!

  “呃...”

  诸葛倾墨放开暮梵,很是不好意思的看着欧阳华。

  而暮梵选择无视他,拉着诸葛倾墨到桌边坐下:“墨儿,饿了吧?快来吃饭吧。”

  “嗯。”诸葛倾墨投个暮梵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开心的吃起饭菜来。

  本就是等着诸葛倾墨的,现在他来了,暮梵也坐下拿起碗筷吃了起来。依着暮梵的修为,她早也不用如同凡人一般,食五谷,休夜昼。

  她只是想与诸葛倾墨一起用餐而已。

  一旁的欧阳华也早等的不耐烦了,若不是他打不过暮梵,早在诸葛倾墨没来前,他就要开始扫荡了,如今终于得愿以偿,欧阳也不再客气了。

  他边吃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暮丫头,你这厨艺真不错,你家夫君真是有口福啊。”

  暮梵被他的话弄的一愣,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她的厨艺,是被她师父逼出来的,当初只要她一犯错,她师父就会把她丢厨房里去劳动改造,如今的手艺,正是在她毁了不知道多少间厨房才练出来的。

  而诸葛倾墨听到欧阳华的话,可就不好过了,一种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他慢慢放下碗筷,看着暮梵,很是严肃的问道:“姐姐,你成亲了?!”

  暮梵看着诸葛倾墨如此表情,不由愣了愣,摇摇头,笑道:“没有。”

  “哦。”

  诸葛倾墨继续低头扒饭,只是脸色的笑意难掩。

  吓死他了,他以为,她失约了呢。

  欧阳老头则是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诸葛倾墨,道:“墨小子,你问人家暮丫头成亲已否干嘛?打算将来你长大了好娶人家?来来,老头子我来做媒!哈哈。”

  诸葛倾墨听言,小脸红的,仿佛用手指一戳就能滴出血来,鼓着气,大声说道:“我会娶,不用你做媒,我也会娶!”

  虽说是童言无忌,但诸葛倾墨这话听着欧阳老头还有暮梵耳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暮梵不想纠结这种问题,瞥了欧阳华一眼,没好气道:“闲的慌?有没有兴趣去广场上当雕塑?”

  “...”

  欧阳华果断决定乖乖闭上嘴巴,这人可是说到就会做到的。

  要是真去瑾璃宫的大广场上当雕塑......他那块老脸往哪搁啊!

  暮梵见欧阳华不再说话了,转头对诸葛倾墨说道:“墨儿,我搬来祁阑山住,你说可好?”

  她说的很随意,就像是不经意间说出一般。

  诸葛倾墨听言,完全愣住了,呆呆的看向暮梵。

  她的意思是说,她将会搬来与他一起生活?

  这可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而这一切太突然了,他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暮梵看着诸葛倾墨呆呆的表情,笑了一声,道:“怎么?我搬来祁阑山住不好吗?”

  “真的?姐姐,你是说认真的?”诸葛倾墨已经顾不得饭菜了,丢下碗筷直接扑到暮梵身上,摇着她的手激动的问道:“姐姐你真的打算搬来祁阑山住?”

  暮梵宠爱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若墨儿高兴,我可以考虑考虑。”

  “噢!太好了。”

  诸葛倾墨欢天喜地的笑着,若东方逸涛在此,肯定会惊讶到下巴都掉了下来,这还是平日里对什么都是淡淡然的诸葛倾墨吗?假冒的吧?

  暮梵看着诸葛倾墨这样的反应,明明很高兴,心中却忍不住有些酸楚。

  这就是她的师父,她最爱的人。

  哪怕她耍的手段并不是多高明,他依旧会如她愿,做着她所希望的事。

  “那,那姐姐你打算什么时候搬来?打算住哪呢?搬家的时候我也一起去行不?姐姐是女孩子,东西一定很多的,我力气很大的,可以帮姐姐搬东西。”

  暮梵看着诸葛倾墨喋喋不休的兴奋模样,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欧阳华则是很不道德的打断诸葛倾墨的幻想,提醒道:“诸葛小友,老头我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正处于被禁足期,除了这后山,你哪里都不能去。”

  “啊...”经欧阳华的提醒,诸葛倾墨总算从美梦中回过神来:“是啊,除了这后山,我哪里都不能去,不能帮姐姐你搬东西...就算姐姐你搬来,我也要过半年才能见到你。”

  早知道......早知道会如此,那他和司空源较什么劲啊,又不会少块肉。

  “傻瓜,你不能出后山,但我可以来啊!大不了我也住这后山好了,反正这风景很好。至于搬东西......墨儿,你忘了有个叫乾坤袋的东西吗?”

  看着诸葛倾墨如此的模样,暮梵心中满是愧疚。

  半年不能见,他就如此难过,那前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呢?她曾经和说过,若想她了,可以用红珠通知他,然他却从未使用过。

  原想着是他不需要自己,现在她才知道,那是他不想给自己带来困扰。

  明明自己说,希望他开心,希望快乐的。明明自己说,只要是他想要的,自己都会给的......可自己从始至终,就只是在为自己着想。

  “也是哦!嘿嘿。”

  诸葛倾墨摸了摸脑袋,傻兮兮的笑了起来,恐怕也只有在暮梵面前,诸葛倾墨会有如此笨笨傻傻、单纯善良的模样了吧!

  欧阳华看着眼前的二人,不知怎的,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怜悯。他也不知道这丝怜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只能在心中默默为眼前这二人祈祷,祈祷他们不要步自己的后尘。

  突然想起个问题,诸葛倾墨开口问道:“对了姐姐,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为什么会那么巧的出现?

  但诸葛倾墨终究还是没把这一句问出口,他不想太逼迫暮梵,让她有一丝的不舒服。

  可暮梵怎会听不出他的意思呢?

  她笑了,笑的很温柔,眼神里满是宠溺。

  “我,一直都在。”

  “......”

  那简单的几个字,让诸葛倾墨呆在了那里,回味着她的话。

  她说的一直都在,是怎么个在法?

  是这两年多来,一直都在?还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她在?

  暮梵看着诸葛倾墨呆傻的小表情,笑的更愉悦了,解释道:“从梅城开始,我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不知道换个人,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时,会是怎样的心情,又是如何的表现。

  此时的诸葛倾墨只觉得,千万种情绪充斥着自己小小的心脏,就好似随时都能被突破了一般,那种又幸福又酸楚的感觉,挠得他全身难受。

  憋了好久,他才抬头,很认真的对着暮梵缓缓说道:“姐姐,我从没这般觉得,十年的时间,竟那么的漫长。”

  

第二十九章 惊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