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回忆之血炼狱

  血炼狱,顾名思义,就是用鲜血来磨练自己的地狱,一个让六界众生闻风丧胆的地方。

  它存在于界面的狭缝之间,不属于任何一界,但是任何物种,任何界面都可到的地方。

  血炼狱的总地形成圆形螺旋状,每个初次进去的人,都是在最外围,若你想逃离那里,只有去到血炼狱的最内层,在那里有一个宝塔,宝塔的顶尖就是唯一的出口。

  在宝塔里面还有着六界最厉害的功法,记载所有六界的神奇事迹的书籍,更是有记载灵兽、魔兽、兵器等各种修行相关的书籍。

  血炼狱中,有无数的炼狱池。那些炼狱池中的不知是什么液体,看似鲜血,却莫名的会自己沸腾,且有着一种神奇的味道。

  炼狱池的池水有着疗伤与提高功力的效果,然而在接受池水的洗礼时,却要接受地狱般的煎熬。越靠近宝塔的炼狱池,效果越胜。

  在血炼狱之路上,还有着各种奇珍异宝。

  当然,能否得到它们,就要看个人的机缘与本事了。

  尽管在这血炼狱有着各种各样的诱惑,但没人会愿意去,那里的恐怖是绝对无法用言语能表达出来的。一般会出现在那里的,都是罪大恶极者之人,是被发配去的。

  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凡事都是有例外的。

  而暮梵,就属于那个例外。

  在血炼狱的外围,一颗类似鸵鸟蛋的物体在那蹦蹦跳跳的,它很小心的让开地面上散落遍地的腐尸与污秽,可惜它没有五官,不然就能看到它那厌恶与嫌弃的表情。

  果然,经过这么久了,它还是觉得这些东西很是恶心。

  它似乎是有目的的向什么地方跳去,一直到了血炼狱的最外围,它才停了下来,看着稍微干净一些的地面以及让它厌恶的炼狱池,它似乎很沮丧。

  今天那人还是不会出现吗?它都快记不住它在这个空间等了多少年了,每天它都会来看,可惜只有一次次的失望而已。

  就在它打算离开时,四周的空气开始发生了异动。

  异动在一个呼吸间之后又恢复如常,只是,空中多了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少女直落入一个炼狱池中。

  看到如此景象,那个如同鸵鸟蛋般的物体竟兴奋的跳了起来,它屁颠屁颠的向少女落入的炼狱池方向跳去,在池边等待着少女从炼狱池中出来。

  不出它的所望,那少女没过多久就顺利的出了炼狱池。

  要知道,在那炼狱池中,是极度痛苦的,哪怕这是在外围,哪怕是在磨练多年的人,也不一定能完好的从里面走出来,更不要说初次到来的人。

  因为那种痛苦不只是肉体上的,且还是心灵上的。

  而那少女却做到了,不但完整的出来了,而且速度是那么的快。

  这才是它要等待的人,它永远记得,那少女出来后说的第一句是:“哎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一次死定了......咦?这里怎么有个鸡蛋啊?”

  “......”

  它很无语,可惜现在的它还不会说话,不然,它很想回它一句“你见过这么大的鸡蛋吗?”

  少女看着它,一脸的好奇与惊叹:“嗯,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鸡蛋哦!你真不是鸡蛋?”

  听到少女的话,它像被雷劈到一般,惊跳起来: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明明还未结契约啊!

  少女歪着脑袋,满脸的天真:“不是你自己说给我听的?我还以为你用入密传音呢!对了,你和鸡蛋长得那么像,应该可以吃吧?”

  对于少女的话,它的反应是愣在那里,接着,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又蹦又跳的跑开了。

  少女看着它离去,一脸的莫名其妙,完全弄不懂那大鸡蛋想表达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为什么那大鸡蛋那般凄惨的叫着离开了?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先弄清楚这是哪里再说,然少女环顾四周,本俊俏的小脸吓的煞白。

  污秽浑浊的空气,仿佛能看出它们那灰暗浓稠的颜色,四周都是零散的尸体,有光秃的骸骨,也有带着血肉的四肢。贫瘠的土地上没有一丝的生命力,弥漫着的,只有不幸的气息。

  “额......好可怕,这是哪啊?”

  少女定力还算是不错了,看到这般恐怖的场景,她也只是打了个寒颤:“还是快点离开好了,身上这些也不知道是什么,黏糊糊的,真想洗个澡。”

  这么想着,少女抬脚就向前走去。她虽不知道这是哪,但她记得师父所说的,不要停下脚步,一直往前走就能达到出口。

  可惜,少女走了好久好久,都还是一副不到边际的样子,她摸了摸早已空空如已的肚子,哀怨的说道:“如果现在在家,应该可以吃饭了吧!哎,好想吃师父做的饭菜,勉强点,师兄做的也行啊......哎!”

  她回顾四周,看着那些红色的池子里时不时冒着的气泡,还有周边那些零散的骨骸......一种恶心感瞬间拥上心头,大概也只有她,在这样的场合还想着吃东西。

  就在少女自哀自怜的时,她终于发现了一个人,那人衣着破烂,头发凌乱,全身脏兮兮的。

  但这些都不能影响少女的好心情,再怎么说,这也是她来这之后发现的第一个人。

  “哟!”

  她开心的对那人打招呼,想询问那人这是哪,怎么离开,可是她还未开口,那人就恶狠狠向她扑了过来。

  “啊!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问个路。”少女变躲避那人的攻击,边这般说着。

  可是,那人的话语只有:“食物...食物...”

  其实,如果少女能细心一点,不难发现那人的眼神是空洞的,似乎早已没了灵智。

  “我也没有吃的......啊!”

  少女一个晃神,那人一把就抓向了少女,少女吓的用手去挡,那人就这样狠狠的抓向少女,瞬间,五条殷红的血痕出少女的手臂。

  似乎因为鲜血的流出,那人变的更加兴奋。

  “啊...好...好疼。”少女更加敏捷的躲避着那人的攻击,生怕再次被那人袭击到。

  突然!

  “啊!”

  少女的躲避时,不小心畔到一颗凸出地面的石头,整个人狠狠的摔倒在地。

  更不巧的是,那人在此时向少女扑了过来。

  眼看那人就要碰到少女了,少女情急中,随手从身边捡起个什么向那人的心脏刺去。

  “噗嗤。”

  那人胸口浑浊污秽的血液如同喷泉般喷射而出,溅了少女一身。

  “扑通...”

  因为没了生命力的支持,那人就这样向后倒去,此时少女才看清,她刚刚情急中拿的东西,竟是一条变了形的枯臂。

  “我...”少女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看地上的尸体,再看看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完全不敢相信刚刚的一切都是自己做的:“血...断肢...我...杀人了?我...”

  就在少女目瞪口呆的时,又发生了一件更让她目瞪口呆的事。

  不知道从哪里冲出个人影,少女看着他,惊慌的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要杀他的...我...是他...冲过来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少女说的不清不楚的,然那人似乎也没意听她解释,只见那个人影扑在刚刚少女杀死的那人的尸体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隐约间,能听到“咔哧咔哧”的声音。

  预想的事情没发生,少女愣愣的看着那人,就在少女盯着那个人影看时,那个人影转过头来,只见那人满口的鲜血,唇边还粘着些肉末与毛发,他呲咧着牙,牙齿间咬着个血淋淋的球状物。

  那是颗眼球!

  后来的那人在口中随意咀嚼了几下,就咽下那眼球,瞟了少女一眼后,继续埋头啃食自己的食物。

  少女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她甚至看见了眼球从那人的喉咙处落了下去...

  那人是在吃尸体!

  “啊!”

  少女突然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惊叫着爬起来,逃离了那里。

  然她无论怎样的奔跑,怎样的呐喊,都没能逃离这块土地,忘却这真实发生的一切。

  她跑啊跑,一直跑到再也跑不动了才停了下来。

  她想大口喘气,可是她才张开口,胃里就疯狂的翻滚起来。

  “呕...呕!”少女觉得她快把自己的胃都吐出来了,她无力的靠着一块石头坐下,心中满是惊恐与慌乱,她终于知道那些人所说有一种惩罚比要她的命还要痛苦是什么意思了。

  可是她想不通,他们所说像她这种魔鬼般的存在就应该去地狱般的地方是什么意思。

  她很坏吗?

  她真有那么让他们厌恶吗?

  她明明,就只是淘气了一点。

  “师父......你在哪?梵梵好想你哦,这里好可怕,梵梵不想待在这,你什么时候才来接梵梵?”

  此时的少女,没了之前的淡定从容,只有孤苦无助。

  她把头埋入双膝间,啼哭起来。

  每每她哭,她的师父就会出现在她面前,安慰她,哄她开心。

  每一次她做错事,只要她一哭,师父就不会再处罚她。

  而这一次,她哭了好久好久,那人都没出现。

  也没有想象中,那人对自己伸出手,温柔的笑着说“梵梵,跟为师回家”的画面。

  “师父他应该是太忙了吧。师父要和娜娜成亲了,当然会很忙...再等一会儿,一会儿之后师父就会来接我了。”

  少女这么安慰着自己,可是,为什么安慰自己的这个理由,会让自己如此心痛?为什么那好不容易停止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师父有娜娜就不再想要梵梵了......”

  这样的念头才闪过,少女就猛摇头,大声喊道:“不会!师父不会不要梵梵的,他一定是一时没找到这,他一定一会儿就来了,一定是!”

  一定是!

  一定是...

  一定...吗?

  少女等啊等,从当初的惊恐到害怕到平静到冷漠,可等的那人一直没有出现。

  在最初时,少女四处躲藏,每日捡些果子吃,可惜,果子好少好少,且大多都有毒,若不是她每日都进去炼狱池中侵泡,她早不知死多少次了。

  她一直想着,她不能死,她要等着她的师父来接她。

  慢慢的,少女不再躲藏了,外围的果子几乎被她吃完了,她慢慢开始回击袭击者,慢慢向血炼狱更中心去走去。

  后来,她在血炼狱结实了好多“朋友”,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被利用,被出卖,被陷害。

  每次垂死边缘,绝望之际,她都一直想着,她不能死,她要等着她的师父来接她。

  再慢慢的,女子不再坚持只吃果子了,也不再有谁能骗到她,陷害她。

  她加入了血炼狱的势力争斗之中,开始使用阴谋诡计,可以不带一丝感情的抹灭一条生命,也可以面无表情的喝干对手的血。

  但要她去吃那些尸体,她是怎么都做不到的。

  现在的她想着,她不能死,她要活着出去,出去找她的师父,找他问清楚,为什么不来接她。

  一年之后。

  “师父,梵梵终于可以来找你了。”

  女子淡漠的推开那从血炼狱通往人界的大门,淡漠的走了进去。

  在她身后,一条银白色的巨龙乖巧的跟着她飞进了那道门。

  为什么?

  明明自己盼望了千年,只为有朝一日她的出现带自己离开这鬼地方。

  而如今千年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为什么它会觉得如此悲伤?

  为什么它会有种宁愿在这地方再待上千年万年,也不愿意当初那位叫它大鸡蛋的少女出现在这,变得如此冷漠。

  明明现在的她,才与那人是相似的。

  明明才过了一年,为什么她觉得过了好几世纪那么长呢?

  暮梵看着久违的风景,感受着久违的阳光,踏上久违的土地,来到她时时刻刻都想回到的地方。

  她原想着,她会见到的画面是秦墨与娜娜恩爱的画面,毕竟在她离开前,他们就在忙着筹办着婚礼了。

  再或者她会什么都看不到,因为秦墨带着娜娜去游山玩水了,他曾经说过,他要带着自己心爱的人四处去游玩,看遍人世间的风景的。

  她幻想过无数的画面,画面的主角永远是秦墨与娜娜,结局都是他们的幸福与快乐。

  可现实,却不是。

  她看到的是一院子不开心的人,有当初逼她离开的修罗神族的人,有当初送她去血炼狱的沽泽门的人,有她的师兄。

  还有,她朝思暮想的秦墨。

  

第三十一章 回忆之血炼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