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自驾游

  第二天一大早还赖在床上做着春秋大梦,忽然听到有人敲大门的声音和呼叫的声音。迷迷糊糊中揉着惺忪的睡眼,向窗外喊声:“谁啊?”然后对方回了声:“我!”没错,是“你”,很标准的答案,不过等于没说。发现每次听到人敲门当询问对方姓名时,对方总会回答“是我。”就像许多人见面打招呼的时候一般会问:“吃饭了吗?”难道我们要请对方吃饭吗?但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礼节习惯,大家心知肚明这是亲切的问候,和西方人见面第一句话多是“今天天下不错啊。”

  听到院子里妈妈回应对方的声音,随后是打开门锁的声音。透过窗子终于看清了对方的尊容,正是梁睿诚和他那如假包换的堂哥,两人每人推着一辆自行车进了院子。

  “我还没起床呢。”我一边跟他们打着招呼,一边快速地将短裤和背心套在了身上。因为夏天衣服穿的比较少的缘故,三下五除二就穿戴整齐了。从床上跳将下来,推开屋门,然后跟两人热情地寒暄起来。

  “你这是准备睡到几点啊?”梁睿城问道。

  “日影三竿后吧。”我回应道。

  “那你真成猪头了。”梁睿诚的堂哥打趣道。

  “哈哈哈…”我们几个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朋友们来了,妈妈从橱子里拿出了一些点心小吃招待他们,又赶忙去厨房简单做了些面条,又冲了一碗鸡蛋茶。大约二十分钟左右的样子,我的肚子已经吃得滚圆滚圆的,于是跟妈妈打个招呼,骑上我的自行车三人一行出了家门。

  “打算去哪儿?”我问梁睿城。

  “先集合队伍。”梁睿诚答道。

  “还有谁?”

  “班长、双胞胎、班花和她几个朋友。”

  “不是吧,这么多人?”

  “人多势才众嘛。”

  不知道他从哪儿捡的这些个词儿。

  由于大家相对比较熟悉的缘故,多数人都熟知对方家的方位,个别不太清楚的也可以根据大体位置询问附近的邻居。不过不清楚对方具体住址,又只能询问附近的大人时,一定要提到对方的小名或者对方父母的姓名,因为大人们压根就不知道小孩子的学名是什么。

  半个小时左右队伍总算集合完毕,一行十人的自行车小队也是相当壮观。

  “今天咱们这个就叫自驾游。”前班长神气十足地说道。(前班长因为跟前班副打架的缘故被班主任撸了职位。现在班里没有了班长,只有我一个班副。)

  “什么自驾游啊,咱这是哪门子自驾啊,哈哈。”梁睿诚呵呵笑着,心想这前班长文化素养实在有点儿不敢恭维啊,撸下来就对了。

  “好,咱们就叫自驾游,回来以后人人都要写一个观后感哈。”为了避免班长尴尬我就顺风打旗,在旁边特意帮了下腔。

  “你还是饶了我们吧,每次学校组织郊游或者集体看电影之后都要求写观后感,我是怕了。”冯丽在一旁挖苦道。因为要骑自行车的缘故,冯丽和几位女生今天并没有穿裙子,而是有的穿了牛仔裤,有的穿了运动裤。冯丽还带了一顶鸭舌帽,确有一番风味,就一标准的靓妹。

  双胞胎兄弟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眼睛一直盯着冯丽和几个女生看。

  “哥儿几个先别急看看美女了,走着!”我故意捅了捅身边的陈冲、陈晨哥俩说道。几个女生听到有人这样委婉地夸赞自己,都笑骂着发动起自己的坐骑。大家乐呵呵成一字长蛇阵向前骑行。

  第一个是梁睿诚,担任本次骑行游的领队。紧跟其后的是他的堂哥,充当他的副手。第三个是前班长。第四到第七个是冯丽和三名女生。我、陈冲陈晨兄弟跟在身后压阵。

  梁睿城已经告诉了大家今天要去临县的小村庄上去转一圈,干嘛去?看鸵鸟!当然看鸵鸟只是一个引子,最重要的是可以享受伙伴们共处时的乐趣。

  临县的名字叫DP县,隶属于TA市,这次我们的自驾游不仅要出县还有出市呢,这不就是出市考察嘛!不过咱们的考察可是零花费、低成本的哦。

  “怎么样,大家一起唱首歌吧?”班长向大家提议道。

  “好!”众人回应道。

  虽然前班长被班主任撸了,可是大家从心里还是对他有敬重的情感,或者这就是领袖的气质吧。所以每次他倡议一件事情的时候总能一呼百应,不管是在班级里,还是平时大家一起集体活动时。

  “好,我们就来唱首梦驼铃吧?”班长说。

  “攀登高峰望故乡,黄沙万里长,何处传来驼铃声,声声敲心坎……曾经多少个今夜,梦回秦关,风沙挥不去印在历史的血痕。”歌曲有着十分深刻的内容,述说对国家对故乡的思念之情,悲怆而凄凉。虽然十个人唱出了三种调门,N种唱法,但是大家的情感用的还是非常到位的,甚至唱到最后有一两个女生真的流出了感动的热泪。

  “我去,班长咱这自驾游还能不能继续了?上来就唱这么悲伤的歌。”梁睿诚在最前面头也不会的喊了一声。

  “我的锅,我的锅。本来就想调节一下氛围的,有点儿过了。”班长自责道。

  “挺好的班长,我就挺喜欢抒情的歌曲的。”我在旁边再次帮腔。心里却想,我老是给班长增加信心会不会害了他啊。

  “咱们唱一首小红帽吧?”其中一位女生提议。她正是刚刚唱哭的其中一位,这会儿说话还哼哼唧唧带着一些哭腔。

  “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我把糕点带给外婆尝一尝……我要赶回家,同妈妈一起进入甜蜜梦想。”大家齐声深情唱着这种轻快自由喜乐的小歌,心情也跟着轻松舒畅起来了。

  大约二十几分钟的样子,我们到达了梁睿诚说的这个小村庄里。由于我本身是一个路痴,只是跟着队伍一直前行,就觉得转了好几个圈,拐了好几个弯,不禁羡慕那些会识路的人。

  一个由土墙围起来的大院子,里面几只大型动物映入眼帘,有一只正站着,有几只卧在地上。

  “这些就是鸵鸟吗,这不是驴吗?”陈晨在一旁突然说道。

  “没文化,驴的脖子有这么长吗?你看它的腿和它的嘴。”梁睿诚的堂哥责骂道。

  说实话,不仔细看还真觉得像驴,不但个头差不多,毛色也是黑灰色,我刚开始看到卧着的那几个也觉得是毛驴呢。这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鸵鸟!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回见到真面目了,却觉得没有那么稀奇啊。

  看了一会儿鸵鸟,大家又议论了一番,不知谁提议回去,大家也觉得确实没啥好看的,就开始返程了。路上我们还专门去了梁睿诚伯伯开的酒店里溜了一圈。在酒店的一个窗台上第一次见到一种叫做“含羞草”的植物,只要稍微一碰它,它会立刻以可见的速度将叶子合拢起来,这让我感到很是惊讶。

  大家又一起玩了一会儿,有时候坐在路边聊天,有时候跑到田地里,有时候又蹲在河岸上看一会大叔撒网打鱼。

  一上午的时光很快过去了,又到了午饭的时间,大家就原路返回了。

第十二章 自驾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