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器胎与灌灵

  醒来之后的第二天,莘昊就去了锻造工坊,这里是他工作了六年的地方。在不能修炼的时候,莘昊通过锻造器胎找到了一种成就感,更是有着多年如一ri养成的习惯,莘昊对锻造器胎有了一种难以明说的感情。

  来到锻造工坊,莘昊第一眼就见到了段老伯,他在莘昊平时工作的工位前徘徊,一脸的黯然忧伤。

  在看到莘昊之后,段老伯脸上的忧伤立刻烟消云散,高兴地向着莘昊打招呼。

  段老伯是工坊内经验最丰富的锻造工匠,这六年来,莘昊就是在他的指导下一步一步学习锻造的。在段老伯的悉心教导下,莘昊如今也已经成为了一位优秀的锻造工匠。

  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幼小的年龄,丝毫都没有影响莘昊成为一位优秀的锻造工匠,这是因为莘昊的热情一直很高,因为莘昊在这方面的天赋确实不错,更是因为段老伯教授的独门工艺。

  段老伯其实并不姓段,因为他本无名无姓,只是因为他在锻造一道上的独树一帜,所以工坊内的工友们才取了锻字的谐音,尊称他为段老伯。

  作为一位经验丰富,善于摸索的锻造工匠,段老伯偶然间发现,经过低温锻打加工出来的器胎,在各方面的基础属xing上都比经过高温熔铸加工出来的器胎,要高上一个级别。

  因为这种新工艺的核心就在于低温锻打,所以也被称之为冷锻工艺。冷就是代指低温加热,锻则是特指锻打,对于冷锻工艺来说,低温加热是前提,而千锤锻打则是重中之重,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因为每一道工序都需要千锤锻打,这对工匠的体力和耐力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而莘昊那一身健壮的肌肉就具备了后天的优势,所以莘昊成为了使用冷锻工艺进行锻造的一等一好手。

  六年来,经莘昊亲手打造的长矛有数十支,锁甲片更是有数百上千片。这些长矛和锁甲片,无一例外都被任氏家族给收走了。

  根据莘昊所知道的情况,蛮元大‘陆上的装备按照基础属xing的不同,大致上分为普通,优秀,精良,卓越等一些级别。

  普通的铁矿石,在普通工匠的手里,按照普通的锻造工艺加工出来的器胎,就可以成为普通级别的装备了。而普通的铁矿石,按照冷锻工艺加工出来的器胎,就其各方面都要高上一筹的基础属xing来说,绝对可以成为优秀级别的装备。

  而莘昊加工出来的那些长矛和甲片中,有很多基础属xing比起一般的优秀级别装备来说,还要高上不少,在优秀级别的装备中,也能算得是上品,甚至是极品了!

  在以前,不管是雨雪风霜,还是酷暑难耐,莘昊的身影总是会准时出现在锻造工坊内。如今一连消失了四天,段老伯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不适应。六年的相处,六年的倾心教授,段老伯对莘昊这个踏实的少年非常满意,也处出了感情。

  通过千方百计的打听,段老伯终于知道,莘昊之所以连续四天没有来工坊,是因为他遭受了意外,遭受了雷电天灾。

  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段老伯的第一感觉就是为莘昊感到惋惜:多好的一个后生啊,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惜!

  对于莘昊不能修炼的事情,段老伯也是知道的。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嫡系子孙,却生了一具不能修炼的废体,无疑是个天大的悲剧。但是无奈命运多舛,本已经够悲剧的小昊,却又更加悲剧地遭遇了闪电,段老伯也在心里为小昊鸣不平,命运为何如此不公!

  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段老伯每天就在莘昊经常用的工位那里徘徊,摸索着莘昊曾经使用过的大锤,他在心里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又是多么希望,终有一天小昊他还会回来。

  如今莘昊真的回来了,段老伯心里的高兴自不必说了,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再次来到工坊之后,莘昊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工位上,抡起大锤对着器胎就埋头敲打起来。莘昊抡锤的动作原本就已经非常娴熟,每次大锤落下的位置莘昊都可以精确到固定的一个点上,小小的年纪对大锤的控制却达到了如此精准的地步,这一点是让段老伯都佩服不已的。

  莘昊现在抡锤的时候,更是开始尝试使用灵力。

  工坊里加工出来的装备,即便是再精良,也只能称之为器胎,因为它只具备金属本身所蕴含的基础属xing。而在被灌灵师进行灌灵之后,这些器胎的各项基础属xing都会得到大幅度提高,而只有完成灌灵的器胎,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装备。

  换一句话来说,灌灵师的灌灵,给器胎增加了大量的附加值,灌灵之后的器胎价值,往往会十倍,数十倍,甚至是上百倍地增加。所以在蛮元大‘陆上,有一种非常重要的职业叫灌灵师,他们是超然一般的存在!

  灌灵师是不屑于去做器胎的,因为工坊内的环境太过恶劣,也因为抡大锤的工作太苦太累,太费时间,更因为灌灵师在给器胎灌灵的时候,可以赚取大把的金钱。既然可以体面地赚到大把的金钱,灌灵师自然也就不愿屈尊去做那又苦又累的脏活了。

  在蛮元大‘陆的修炼界,锻造被认为是一件卑贱的事情,所以都交给地位低下的锻奴去做。而在蛮元大‘陆上,那些不能修炼的普通人,有很多都变成了奴隶,由他们去做那些修者不愿意做的体力活!

  在任氏家族也不例外,在工坊内工作的清一se都是奴隶,因为从事的是锻造工作,所以他们也被称之为锻奴。当然,莘昊是个例外,因为他虽然与锻奴一起工作,做的也是辛苦的活计,但是莘昊并不是奴隶!

  所以,在莘昊使用灵力进行锻造的时候,一旁的段老伯都有点看傻了。一位修者肯屈尊抡锤锻造,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至少,活了大半辈子的段老伯还是第一次见到!

  更为重要的是,一直被认为是废体的莘昊,现在却使用出了灵力,唯一的解释就是,小昊他能修炼了!小昊他不再是废体了!虽然不知道在消失的这四天里,莘昊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段老伯衷心为莘昊感到高兴。

  “小昊,你能够修炼了?”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段老伯将眼睛擦了又擦,揉了又揉,当确认自己所见到的这一幕并不是因为眼花了之后,他这才有些颤颤巍巍地说道。

  “我就说嘛,这么好的一个娃子,命运怎么可以如此悲苦?……现在终于苦尽甘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在得到莘昊肯定的答复之后,段老伯不由得老泪纵横,在一旁有些语无伦次地喃喃自语。

  “小昊,你怎么可以用灵力来进行锻造呢……”看着莘昊一锤一锤敲打地很是认真,段老伯不由得唏嘘道。

  “难道不可以这样吗?”

  “可以倒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这样太奢侈了!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即便是段老伯如此说,但是在使用灵力进行锻造的过程中,莘昊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同的。莘昊凭着感觉猜测,即便是没有经过灌灵师的灌灵,单单是使用灵力锻造出来的器胎,其各项基础属xing应该也会有一个较大幅度的提高。

  只是莘昊还不能掌握使用灵力来进行锻造的技巧,而且也无法进行验证。因为毕竟昨天才开始接触修炼,目前体内能够调用的灵力储备太过稀少,还远远不能够支持锻打完一支长矛的需求。

  “段老伯,你懂得灌灵吗?”放下手里的大铁锤,莘昊非常认真地问道。

  “那是对灵力控制非常精准的修者才能够做的事情,我一个不能修炼的糟老头子,哪里会懂得灌灵哦。”没想到小昊会突然问起灌灵的事情来,虽然对于他的好学段老伯很是欣慰,但是段老伯确实从未学过灌灵。

  灌灵师在蛮元大‘陆上有着超然的地位,除了因为灌灵师的作用举足轻重,不可替代,每一个家族,甚至是一些大势力都会极力拉拢之外,还因为每一个灌灵师都是一个大富豪,只要他的灌灵技能足够精湛,只要他愿意去赚钱,财富就会像河水那样连绵不绝地流向他。

  在蛮元大‘陆上,虽然修者的实力强大,地位崇高,但是也不得不面对一个窘境,那就是修炼资源的掣肘。修炼,是需要资源支撑的,而且随着境界的提高,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更是成奇数增加。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外来资源的支持,单单靠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那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在众多修者的竞争中,境界突破得晚一些,或许就是一种退步了。

  所以,为了修炼,为了尽快突破境界,修者往往都需要大量的资源,而修者的进步往往也会受到资源的掣肘。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子弟还好,不用为了资源而操心,而那些没有势力,没有背景的修者,还有那些像莘昊这样家族破落的子弟,就不得不为了修炼资源去操心了。

第七章器胎与灌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