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论灌灵师的自我修养

  与需要为了修炼资源操心的一般修者相比,灌灵师的地位就显得超然了。因为掌握了一项能赚钱的灌灵技能,灌灵师大多都是有钱人,大富豪,无需为了修炼资源而操心。即便是有灌灵师遇到了资源稀缺的困境,只要他肯开口,马上就会有一些大家族,大势力把资源双手奉上。

  之所以要向段老伯打听有关灌灵的事情,因为莘昊想成为一位灌灵师,而之所以想要成为一位灌灵师,那是因为莘昊不想以后为了修炼资源发愁。

  但是莘昊也知道,想成为一位灌灵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据莘昊所知,整个任氏家族也只有两位灌灵师,一个是任天星那个当长老的爷爷,另外一位就是现任族长。

  莘昊有心想要学习灌灵,但是以他目前的身份来说,无论是去找任天星的爷爷,还是去找族长,似乎都无异于自取其辱,唯一的办法还是只能靠自己。

  “小昊,为什么不去藏书阁看看呢,那里或许就有你想要的东西……虽然你不是任氏家族的嫡系子弟,但是到藏书阁去看看书总还是可以的吧?”

  关键时刻,还是段老伯提醒了莘昊。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只要是能找到一本有关灌灵的书,自己照着学不就可以了吗?

  莘昊学习灌灵的心情非常急‘切,与段老伯打了招呼之后,一阵风似的就离开了工坊,向着任氏家族的藏书阁走去。

  藏书阁离工坊并不是很远,坐落于广场的北面,是一座独栋小楼。看管藏书阁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莘昊虽然并不认识他,但是他却一眼就认出了莘昊。

  “你不是我任氏家族的嫡系子弟,按照族里定下的规矩,你没有借书的资格!”莘昊进入藏书阁的时候,似乎是没有什么事情做,中年男子正半仰半躺非常舒服地坐在那里。看到莘昊之后,他微微扬了扬眉毛,不疼不痒地说道。

  在任氏家族生活了十年,对于类似这样的冷淡态度,莘昊早已经习以为常。对于这种习以为常的冷淡态度,莘昊习以为常地直接过滤掉了,他从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让自己生气,因为生气多了对身体不好。

  “既然不能借书,那我看书总可以吧?”莘昊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态度非常坚决。

  “呦呵!小子,长本事了啊!那你想看什么书?”没想到一向话不多的臭小子,今天居然敢顶嘴,中年男子只得问道。

  “我想看灌灵方面的书!”

  “小子果然是长本事了,一个废体居然还想学灌灵!你是在逗我吗?”听了莘昊的话,中年男子似乎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捧腹大笑了半天之后,才不无戏谑地说道。

  “我要看灌灵方面的书!”莘昊一点都没有觉得好笑,甚至连面目表情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只是一字一句地重复道。

  现场的气氛在迅速变冷,冷到连中年男子都笑不下去了,无趣地看着没有表情的莘昊,中年男子手中点燃了一支短香。

  “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不准踏上二层楼阁,剩下的自便!”

  说完这句话,中年男子对莘昊再也不管不问,又重新坐回了那个舒服的姿势,冷眼看着莘昊。

  一般情况下,即便是只能看书,中年男子也是有义务告知莘昊,与灌灵相关的书籍大概放置的位置的。但是现在中年男子如此不配合,莘昊也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去找了。

  中年男子之所以要这么做,根本就是不想让莘昊看书,更是想要看他的笑话。藏书阁内的书,稍有价值的都放在了二层楼阁,当然这些书莘昊是不能看的。一层的藏书普遍价值都不高,但是数量还多得不像话,因为平时没人看,书上早已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在中年男子的印象中,有限的几本介绍灌灵术的书,全都放在了二层阁楼。如果说在一层真的还有与灌灵相关的书籍的话,那就是一本灌灵的基本常识介绍了,实在是与灌灵术无关,在中年男子看来毫无价值。

  即便如此,中年男子也敢确定,一炷香的时间,别说看书了,先能找出那本书来再说吧!

  在阁楼一层硕大的空间内,拥挤地放着一排又一排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se各样的书籍,而书籍上无一例外地都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莘昊并没有将这些书一本一本地拿出来翻看,而是在书架前走马观花地一览而过。莘昊之所以如此不经心,一来是因为时间确实紧迫,想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把这么多的书全都翻一遍,显然是不可能的。二来也是因为这些落满灰尘的书籍,基本都是各种不入流的修炼功法,莘昊又怎么会在这样的功法上浪费时间呢?

  即便是如此,莘昊看完一个书架之后,中年男子旁边的那一炷香就已经烧掉了三分之一。对于这一点,莘昊非常确定,因为他特意转头去看了一眼。

  莘昊这特意一转头,不仅看清了香确实烧了三分之一,而且还看到中年男子似乎在不经意之间看向某个方向。只在这转头一瞥之间,有心的莘昊便记住了中年男子眼睛所注视的角度,并且做出了大致的判断。

  那应该是一层阁楼的里面,大致在第六和第七个书架之间,如果判断得再仔细一点的话,那就应该是书架的上层,右侧。

  单凭莘昊按部就班地一个一个书架这么找下去,一炷香的时间确实很难找到自己想要的那本书。如今莘昊只能把希望放在自己的观察上了,把目标放在了第六个书架和第七个书架的上层,右侧。

  虽然莘昊这么做抱有非常大的侥幸心理,但是他也觉得值得一试!反正横竖也是找不到,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碰碰运气了!

  既然已经有了决断,莘昊就不会再浪费时间,直接跑到了第六和第七书架中间通道的右侧,并且搬来了木梯。大致又过了不到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莘昊那一直专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喜的神se,因为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无比庄重地取下那本书,轻轻地掸掉厚厚的灰尘,这才露出了书的全名——《论灌灵师的自我修养》

  还剩下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莘昊来不急抒发心中的喜悦,赶紧翻开封皮,查找目录。一直快要到目录结尾的时候,莘昊才找到自己想看的篇章——灵力与器胎

  不得不说,这是一本理论著述,而且还是最基础的理论著述。因为里面没有记录任何一种灌灵的方法和技巧,所以对于一般的修者和灌灵师来说,这本书并没有什么吸引力,这也是它会被束之高阁,被灰尘蒙蔽的原因。

  但是,就这样一本无人问津的理论著述,莘昊却捧在手心看得津津有味。之所以会这样,并不是因为莘昊看书追求高逼格,而是因为莘昊在这本书里找到了答案,解答他内心疑惑的答案。

  按照书中所说,灵力既然可以用来给器胎灌灵,那么理论上也就应该能够用来锻造器胎!

  而且使用灵力锻造器胎,似乎可以在器胎成型之初就提升它的基础属xing!

  这是莘昊在书中找到的答案,既然无法学习灌灵,若是学会了使用灵力锻造器胎,对于现在的莘昊来说,无疑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虽然答案只有寥寥数语,虽然这寥寥数语在整个篇章里显得支离破碎。但是对于此时的莘昊来说,能解答他内心疑惑的这寥寥数语,每一个字都在闪耀着璀璨的金光,为他照亮了一条通途。

  这寥寥数语映照在莘昊的脑海里,他反复琢磨,细细品味,寻找着字里行间的广阔意境。

  相比较于对灌灵的茫然不知,对于锻造一道莘昊就非常熟悉了,因为他已经在锻造工坊里工作了六年,而且在锻造一道上,莘昊也算是小有所成了。

  顾名思义,锻灵就是在锻造的时候使用灵力,或者说是使用灵力来进行锻造。而对于锻造,莘昊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所以,相对于学习灌灵的无从下手,对于莘昊来说,学习锻灵似乎更贴合实际一点!

  但是这毕竟是一本理论著作,至于如何使用灵力来进行锻造,以及使用灵力锻造究竟能提升多少基础属xing,书中都没有涉及。

  即便是如此,莘昊也已经非常满足了,因为一条通途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脚下,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至于这条路究竟要怎么走,能够走多远,那就需要莘昊去实地探索了。

  这正是莘昊喜欢做的事情,莘昊喜欢自己去探索未知的事情,因为那样很刺激,也很有成就感!

  也正是因为莘昊的这这样一股子劲头,才使得他十五岁便熟练掌握了冷锻工艺,并成为了任氏家族工坊内锻造方面的翘楚。而且,正是因为这一爱好,莘昊的冷锻工艺也是别具一格,拥有属于自己的特se。

  虽然在这蛮元大‘陆上,莘昊还没听说过有谁成功使用灵力锻造出了器胎,但是少年的莘昊相信,只要自己认真地去摸索,不泄地去探索,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而且,即便是探索失败,莘昊并没有能够摸索出锻灵的奥秘,亦或者说,《论灌灵师的自我修养》中关于锻灵的论述,只是作者的一种大胆猜测,根本没有任何一丝实践成功的可能!

  那么,莘昊也不会认为自己误入了歧途,白白地浪费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因为他还年轻,有着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因为他在六年的锻造经历中有了一个感悟,那就是不论成功还是失败,对于实践探索来说都是不存在浪费时间和精力的问题的,因为实践探索本身就是最宝贵的财富!

  心里这么想着,莘昊也暗暗地打定了主意,这个锻灵术,自己是一定要去尝试一下的。

  “喂!小子,一炷香烧完了,你找着那本书了没?”诚心想看莘昊的笑话,中年男子一边大声宣告时间结束,一边移动他那慵懒的身体,在书架间寻找莘昊的身影。

  看到中年男子的身影出现,非常轻松地将手中的书放回了书架,放到了它原本就存在的位置上。

  原本想看笑话的中年男子,如今却在莘昊的脸上看到了满满的笑容和喜悦,这让他很是意外,也很诧异。

  “谢谢你!”莘昊非常平淡地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与中年男子错身而过,不慌不乱地一步一步向藏书阁外走去。

  “谢谢我?我如此刁难他,他居然还谢谢我?”

  “他谢我什么?他为什么要谢谢我?”

  莘昊扬长而去,留下中年男子在那里疑惑不解,如果让他知道,是在他眼神的指引下,莘昊才顺利找到了那本书,不知道他会不会郁闷到吐血!

谷粱高地说
三千六百字大章送上。。。

第八章论灌灵师的自我修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