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不知廉耻

  正前方的妇人穿了一身深色的对襟花裙,长发挽成了端庄的百花髻,纵然四十之龄,却是风韵犹存,李语婉淡淡呷了一口清茶,凤眸一挑,顿显狠厉。

  “大胆逆女,还不跪下!”

  白锦绣瞥了一眼妇人身侧一脸笑容的白锦萱,心下随即了然。

  她向来是一个不吃眼前亏的人,顶嘴嫡母这个罪名她还吃罪不起,于是白顺跪地,只是微微昂起了头,一脸无辜:“不知女儿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开罪了母亲。”

  “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知廉耻,你根本就不配做太子的未婚妻。”

  她敏感的捕捉到太子未婚妻五个字,脑海之中忽就浮现出一张刚毅的面孔来,每时每刻挂着一副谦和的笑容,仿佛对谁都是如此宽容,内心深处猛然一阵悸动,她清晰的感觉到原主对于这个男人是有多大的迷恋。

  她性格懦弱自卑,深知自己配不上太子殿下,于是从不敢正大光明的与那人相见,只是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那样静静看着。

  只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你一日未归,分明是去幽会情郎。”

  白锦绣微微昂起了头颅,回答的得体:“昨日女儿是去寻了徽山墨,母亲执掌中馈,应当知道徽山墨十分难得,女儿出去了一天方才寻到,难道说,女儿为父亲尽孝,是侮辱门楣了么?”

  双眸熠熠,不卑不亢的姿态撞进那一对阴狠眸子里,只看见那妙龄女子得意的勾了唇角,皆是算计。

  “姐姐想的十分周到,只是事实就是事实,怎么遮掩,终究是纸包不住火。”

  白锦萱望了一眼正座上的母亲,只见那妇人会心一笑,随即吩咐道:“将人带进来。”

  身后传来阵阵踏步的声音,声音有力,就算没有转过头,白锦绣也可以知道,这人是一个正直壮年的男人,而且长的十分雄壮。

  那人行到白锦绣身侧后跪地,声音十分粗狂:“小人王长,见过夫人。”

  “你说和你相会的女子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你且看看,是不是此人。”

  双目相对,白锦绣蓦地一怔,看着眼前这人,一瞬失神。

  不为别的,只是眼前这个男人,本该是昨日死在无际林里那个强壮的男人,她分明将那人一刀毙命,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是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是这人。”

  不可能!

  她回过神,看着王长,双眼染上一抹探究。

  她向来从不失手,更何况,他那时已全然没有了呼吸,她是一个医生,绝对不可能判断错。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眼前这个人,只是白锦萱拿来测试她的。

  只可惜,刚刚那一瞬间的失神,已经被白锦萱敏锐的捕捉到,这更让她坚定白锦绣绝对已非完壁之身。

  李语婉一把掷出手中的汝窑茶杯,准确无误的砸在了白锦绣的额头上,温热的鲜血从额头滴落,砸在白锦绣一袭碧色衫裙上,煞是惹眼。

  “贱人,竟然做出这般有辱门楣之事,你可知,侮辱皇家,是满门抄斩的重罪,你是想害死我们白家吗!”

  粘稠的血液滑到女子嘴角,只见她莞尔一笑,眼中杀意突显。

  很好,先发制人,这顶帽子给她白锦绣扣的挺大。

第十章:不知廉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