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怀疑

  过了一会儿,白锦绣转头,看见韩水微微点了点头,便起身告退了去。

  “怎样?看清楚是谁了没?”

  白锦绣把弄着手中的茶杯,如是问道。

  “是夫人右侧的那个婆子,穿着深色的衣裳。”

  她眉头皱了一皱,而后染上一抹笑意:“近些日子就注意着潘妈子,她做了什么,事无巨细,都向我禀告便可。”

  “是。”

  韩水领了命令,便躬身朝外退了出去。

  木门刚刚关上,眼前便多了一个身穿白衣的翩翩公子,此时危险的眯上了双眼,吐字清晰,给了白锦绣猛然一击:“你不是白锦绣。”

  她正在斟茶,白桑一字刚落,那茶水就从瓷杯之内溢满了出来,洒在红木桌上,折射出白锦绣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

  “我看你是在玉佩里待久了,脑子被捂坏了。”白锦绣随即镇定的下来,呷了一口热茶,避过了白桑那一双让人无所遁形的眼睛。

  “从前的白锦绣从不会这些,她很蠢,没有你这般的心机。”

  “人总是会变的,有时候尝试的东西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了。”

  白桑转瞬便移至到了白锦绣的眼前,对上了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缓缓说道:“其实你大可也不必瞒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白桑,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狂妄自大?”

  白锦绣起身,拉过白桑的手直直冲到铜镜面前,指着镜中人那一张惨不忍睹的脸,怒声说道:“你看清楚了,这镜里面的人究竟是不是白锦绣。”

  一样的脸,一样的眉眼,一样的鼻,一样的唇。

  她忽就松开了那只冰冷的手,声音之中含杂了冬日的冰凉:“你是不是觉得我白锦绣就该懦弱,就该任人欺凌,就该被万人侮辱,若是有一天我反击了,我学会保护自己了,那边就不是自己了,是不是在你眼中,我就不该处处小心,步步为营。”

  身后是良久的沉默,白桑没有开口,没有回答。

  只是过了很久后,白桑才缓缓走到了白锦绣的面前,说了一声轻微的对不起。

  夏季的夜晚都是十分炎热的,窗外的虫鸣鸟叫吵得人睡不着觉。

  烛火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木床之上,白锦绣褪下外衫,穿着白色的亵衣,盘腿打坐,青丝之上滴答着水珠,此时褪下一身铅华,灯下观美人,如出水芙蓉一般。

  已是夜深人静,白锦绣将脸上的药汁洗了去,静静了坐在那,就占尽了春光颜色。

  待到周身灵气都已然被全部收入体内,白锦绣轻呼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眸。

  可是谁知道霎时间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张被放大了无数倍脸,还有那眼如铜铃,顿时就将白锦绣吓得身子向后倾的半寸,待到反应过来时,却发现是慕容炎这个闲散王爷。

  “君子有四德,不知道这夜闯女子闺房,行为粗鄙不堪,算是何德?”

  慕容炎却是闻言一笑,又上前一寸,呼吸的热气洒在白锦绣的脸上,一张脸上顿时如染上了胭脂般的红色。

  “为了美人,不做君子又何妨?”

  指腹摩挲上了白锦绣滑如锦缎般的脸颊,像是对待着易碎的琉璃,珍而重之:“你说以前,本王怎么就没有早早遇到你呢?”

第十九章: 怀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