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恍似故知

  “我的名声已经很臭了,反正也没有人娶我,嫁给太子又有什么不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从此任谁都不能欺辱我。”

  白锦绣微微扬起了头,撞进慕容炎深如寒潭的眸里,乍见涟漪。

  “白锦绣,你不是这样的人。”

  “我们相识不过三两日,你又怎知我白锦绣的为人。”

  他转过了身子,背对着白锦绣,看着窗外月明星稀,语调温软缠绵:“钟子期见伯牙不过三两时辰,却能引以为知己,高山流水,绝弦不弹。谁又能说,时间才能决定相识二字的定义呢?”

  “白锦绣,初初在无际林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该是一个凡人。”

  心中顿起波澜,她扶着梳妆台桌,眼神未曾离开他的背影丝毫。

  “慕容炎,你.....”

  “今晚你便先歇息吧,明日我再来找你。”

  刚说完这一句话,那一袭紫色的身影便彻彻底底消失在了白锦绣的闺房之内,只有这房间残存着的冰冷,提示着白锦绣,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

  “这个人,实力深不可测。”

  这声音突兀的出现在白锦绣身后,就算不转身她也知道是白桑,一向这样,来无影,去无踪。

  “不用你说,这事谁都知道。”

  “他们所知不过皮毛,而慕容炎真正的实力,却是连我都不能窥探一二。”

  “你不能窥探,这很奇怪么?”

  白锦绣转过了身子,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句话后,难得的看见了白桑哑口无言的神情,突然就觉得心情大好。

  “我的实力,并不弱。”

  半霎过后,白桑才悠悠吐出这七字,却发现身边没有一丁点的动静,看向床榻,这才发现,白锦绣早就呼呼大睡了。

  白桑无奈一笑,走上前去为白锦绣盖起了一床被子,转瞬,又消失在眼前。

  夏日的阳光和煦温暖,白锦绣懒懒的睁开了双眸,在丫鬟的服侍下梳洗装扮,而后便去梧桐苑问早安。

  刚一踏进苑内,只听见白锦萱的阵阵怒吼,还带着哭腔。

  “刘真那泼皮,非诬赖我伤了他的赤金蟒,害的我被太子一番教训,说我不识大体,刘真分明就是血口喷人。”

  白锦绣在门外,恰恰将这段话一字不落的听了去,包括那声太子殿下。

  双拳微微攥紧,白锦绣踏着步子缓缓入内,心里却是暗暗想着究竟如何解除与太子殿下的婚约,否则自己迟早得被膈应死。

  “女儿给母亲请安了。”

  白锦萱此时停止了哭声,可是那一圈红红的眼圈,却是令谁都看得出来。

  “若是没有事,便回去吧。”

  李语婉此时正忙着安慰女儿,哪里有空理会白锦绣,便早早的将白锦绣打发了出去,刚好自己也乐得清闲。

  王府之内的花园,景色正好,偷得闲光。

  白锦绣坐在四角亭内,看着周遭美景,心情大好。

  “锦绣,怎的在这里。”

  这声音并不陌生,反而很熟悉,是刻在骨子里的深刻,这就是白锦绣日思夜想的东宫太子,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和自己亲生妹妹狼狈为奸的未婚夫。

第二十一章 恍似故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