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饮茶

  丢掉了两截棍子,便听见慕容炎极为倨傲自信的说道:“和本王在一起,她李语婉哪里敢多什么嘴。”

  白锦绣不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

  “王爷,你若是再多说几次这样的话,我的麻烦会更多的。”

  “况且,我也不能事事都靠你吧。”

  “为何不能?”

  女子转过了身,微微仰头望上了他的眸子,一字一句,都说的异常清晰:“因为我白锦绣不是菟丝花,也不想做菟丝花,我还是比较想成为雪地的寒梅,长得挺好看,还挺耐寒。”

  说完之后,白锦绣便坐到了石桌之上,执起了雪白的茶壶:“陆羽在茶经中说过,瓯越州上口唇不卷,底卷而浅,受半升而已。这应该是北方邢窑吧。”

  慕容炎眼底的笑意更浓,世人怎的都说丞相府的白锦绣蠢笨不堪呢?今日所看,却都是恰恰相反啊。

  “若是不以北方邢窑,怎能配得上锦绣的茶艺呢?”

  但见白锦绣从茶器里抬起了头,露出一个极为温柔的笑容:“若是如此,我倒是应该拼尽全力,不叫王爷失望。”

  白锦绣双手相托起茶壶底盘,动作优雅曼妙,像是在跳一支舞曲般的优美,行云流水,慕容炎倒是一眼都没有离开白锦绣,直至那茶水缓缓从茶壶中倒了出来,撒杯均匀,如关公巡城,余沥全尽,不留一滴,正应韩信点兵。

  白锦绣微微伸出一掌,朝茶杯上拂过,笑目盈盈的望向了慕容炎。

  “韵味缠绵悠远,暗藏香味于杯底,锦绣姑娘真是越来越让我佩服了。”

  “雕虫小技而已。”

  两人相视一笑,皆是淡淡饮下一口茶水,好的茶叶好的茶杯好的人。

  慕容炎只觉得这是他喝过的最美味的茶,就算当世茶圣都不能俜美一二。

  待到这一壶茶水饮尽时,都已经是夜半三更,白盘升至头顶,周遭皆是明亮的星星。

  “可以送我回去了吧。”

  “我突然就不想动了。”慕容炎说到这里,就懒懒的趴在了石桌上,闭起了双眼,看起来像是十分疲累的模样。

  白锦绣咬了咬银牙,两三步就走到了慕容炎的身后,刚想一掌打下去,却不料慕容炎却是极为灵敏的避了开来,导致白锦绣这一张扑了空,失了平衡力,便向前倾倒了去。

  本以为会华丽丽的撞到桌沿上,却是被一个搂抱,身子便跌进了一个宽厚的怀抱,有着淡淡的龙檀香,沉重悠远,醇厚飘逸。

  “你看看,若是我是你的敌人,你现在便死无全尸了。”

  白锦绣一个瞪眼,作势要从慕容炎的怀里起来,看慕容炎毕竟是男子,微微一使力,却是让白锦绣连动也不能动。

  “你可知你这个行为叫什么?”

  慕容炎挑了挑眉,深感有趣的往前凑了凑:“洗耳恭听。”

  “衣冠禽兽,卑鄙无耻,狗鼠不食汝余。”

  “嗯......这几个成语说的还都挺好,你说说,究竟是哪些不长眼的无知小民居然说你打字不是一个。”

第二十五章:饮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