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同桌

  她不过多久便要行及笄礼了,而行过及笄礼她就应当尽快与太子完婚,为皇家延绵子嗣,诞下龙孙,就算是白魏峰再怎么忽视她,也不得不做个样子给百姓看,给当今的皇上看。

  白锦绣应了一声,直直走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镜中人的容颜,只看见那双眸之内显而易见的忧虑,她是不可能嫁给楚夜的,这门婚事,必须得想法子推掉。

  可是究竟要怎么做呢?怎么做才能顾忌了皇族的面子,又能让自己脱离这段婚姻。

  “小姐,不能让丞相久等了。”

  韩水从屋外端着铜盆走了进来,看见白锦绣呆愣的模样,不免提醒道。

  白锦绣这才有了动作,执起了木梳梳着三千青丝,脑海里蓦地就闪过那个人的模样,纵是嬉皮笑脸,对她却是有良多的帮助,白锦绣转过了身子,压低了声音:“那件事,查的怎么样?”

  韩水上前了几步,为白锦绣挽起了发髻,从背后看,并无什么不妥,可是韩水却是缓缓开了口,声量极低,若不是近在咫尺,听不到一星半点:“奴婢查过此事了,纸条之上所言非虚,只是那毒药,不知道被夫人下在了哪里,奴婢饮食和熏香都已然调查过,都没有发现。”

  “只要确有其事便好,只要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

  三千青丝被挽成清秀的堕云髻,之上簪上一根低廉的木簪子,之后,潘慧同孙笋儿又服侍上了白锦绣穿上一袭青衣,若是远远望之,确是聘聘婷婷的美貌佳人。

  白锦绣到达时,李语婉和白锦萱已然坐到了餐桌之上。

  “哟,姐姐还真是架子大,竟让长辈等待你入席。”

  白锦绣却是没有理会白锦萱,朝着主座上的白魏峰屈身行礼,说道:“还望父亲见谅,昨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是吵闹,导致女儿晚上没有好好休息,所以今日才起晚了。”

  不可察的,白锦萱的身子怔了一怔,一双眸子里的愤怒呼之欲出,下意识的右手蒙上了左手手腕被包扎的白纱布上

  白魏峰一双凌厉的眸子缓缓转向了身侧的李语婉,询问道:“昨夜发生什么事了?”

  毕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李语婉换上一副大方得体的姿态,恭敬的回答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夜府内出了贼,都是妾身管教不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倒是叫锦绣不得安眠,说到底,还是我持家不力,还望夫君,不要怪罪锦绣了。”

  “嗯,不是什么大事,那就入座吧。”

  “是,谢谢父亲,谢谢母亲。”白锦绣垂首道谢,掩下眼底的一抹讥诮,缓缓朝着白锦绣身侧行去,欣赏着白锦绣的神情,她倒是觉得,心情都好上了不止一倍。

  “锦绣,下个月便是你的及笄礼了。”

  一听到这句话,白锦绣还没什么大反应,却是见白锦萱的脸色忽变,一双筷子从手中脱落了下来。

第二十九章:同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