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嘴里能淡出鸟来

  阳城,凤栖山,松鹤观。

  “莲宿道长救的那个姑娘还没醒?”

  “是啊,都请了十个大夫了,还是不醒。怕是救不活了。”

  “这都已经七天了,再不醒,只怕当真凶多吉少。”

  “无上太乙度厄天尊,保佑这位姑娘逢凶化吉,早日醒转来。”

  “那她要是一直不醒,又半死不活的,咱们道观岂不是要养她一辈子?”一个小道姑恼怒的问。

  “静修,咱们修道之人,出入皆抱善心,你不该如此妄言。”一个老道姑谆谆教导道。

  “人行大道,号为道士,静修,你修行不足,还需多多习念经文才是。”又一个老道姑劝诫道。

  静修怕这些老道姑唠叨起来没完没了,赶忙道:“是,弟子记住了。”

  “吱呀”一声,寮房的门打开了,一个中年道姑喝道:“吵什么?”

  众道姑忙闭了嘴。

  寮房中的长榻上,莲宿道长正在喂那救回来的白衣女子汤药,她放下药碗,用帕子轻轻沾掉她嘴角的药汁,仔细打量这白衣女子。

  这女子好看极了,仙风道骨,姿态雍容,仙姑长得也不过如此吧。

  她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似要醒来,又好似沾了雾气的蝴蝶,展不开翅膀,迟迟不醒来。

  莲宿道长口中喃喃道:“无量天尊,慈悲为怀。”

  那白衣女子的睫毛又颤了颤,终于睁开了眼睛,两道虹光从她眼中激射而出。莲宿道长吓了一跳,忙起身后退,掀翻了药碗,当啷一声,砸在了青石地面,摔得四分五裂,碎成了渣。

  “有彩虹。”寮房外,众道姑大叫。

  “还是两条。”

  “白天怎么会有彩虹呢?又没下雨。”

  “好奇怪。”

  “彩虹淡了,没了!怎么消失的这么快?”众道姑一阵惋惜,山中日月寂寞,彩虹也是撩动心扉之景。

  开门的中年道姑也看到了彩虹,这彩虹与平常所见不同,直直往天上射去,好生奇怪。

  寮房内,那白衣女子闭上了眼睛,虹光淡去。

  莲宿道长心中惊疑不定,是神仙显灵?她稍定了下心,轻声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白衣女子刚闭上的眼睛,又猛地睁开,这次的眼眸黑白分明,“我叫……”

  “殷……七……七!”

  *******************

  “七七姑娘,山风太大,你披件衣裳,以免受凉。”一个道姑拿着件道袍,施礼后交给殷七七,又转身沿着石阶往道观走去。

  殷琪琪,不,现在叫殷七七,她笑着答谢,将道袍披在身上,紧紧裹住了自己。

  这里的山风真大。

  冷,真冷!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她明明是地球上的一个大学生,莫名其妙的进入到一个仙侠世界,看了一场仙魔大战,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都没有听过的世界。

  别人穿越,穿一次就够了,她居然穿了两次。

  穿两次也就罢了,魂魄占据的身体居然还不是她本尊。而是那个仙侠世界里牛逼无比的殷七七的身体。在殷七七的脑海里,她看不到七情六欲,看到的只有一心向道,问鼎天下的凌云壮志。

  好吧,其实是她占便宜了,能活着,是最大的幸运。

  真正的殷七七为她开启了一扇生门,她应该谢她,若非她最后关头,大挥袍袖,将自己的魂魄送入她的身体,恐怕她那微弱的游魂早已在天地巨力前灰飞烟灭。

  她救了自己,让她占据自己的身体。

  为了什么?看她可怜?,

  还是,这就是正道,这就是大义?

  她没有多么高尚的情操,开阔的眼界,宏大的格局。能想明白的就是这些了。

  现在,她活着,在这小小的道观里,成为一个小小的道士。一个无所事事的道士,不知往日,不知今日,不知明日。

  又仿佛知道的太多,这世间都装不下。

  她该像真正的殷七七那样,求仙问道,成为天下修真第一人吗?那脑海里各种各样的法术,取之不尽,信手拈来。还有那来自天地星辰的传承之力,无人能及。

  或者悄无声息下山去,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做一个世俗凡人,柴米油盐酱醋茶。像爸爸妈妈那样,也很不错。殷琪琪,本就不是一个伟大的名字,父母的愿望也不过是自己能平平安安,和和顺顺一辈子。

  只可惜……

  看到她血淋淋的尸体,他们会哭吧!会骂她为什么要边过马路边吃肉夹馍呢?还是伤心的连骂都忘了,只求她活转醒来。肉夹馍!

  啊!呸,肉夹馍!

  为什么这个道观顿顿都吃素呢?

  嘴里能淡出鸟来。——摘自《水浒传》

  咳咳,咱是文化人,一出口当然是名言名句。殷七七厚颜无耻的想到。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对,还会吃素。

第一章 嘴里能淡出鸟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