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万一是最聪明的人呢

  禅房内,静修揉着腿嘤嘤哭泣,她的声音很小,含着悲愤,更让人觉得心疼。

  赵静水轻轻一叹,静修是她从山下捡回的孤女,父失母亡,她与静修有缘,看到静修心中便起了执念,仿佛前世结下的儿女情分,今生要来还。

  她待静修好,别的老道姑待静修也好,那时观中只要静修一个小道童,人人都喜欢她,才宠成了她这样的骄纵性子,容不得别人比她更招人喜爱。

  静修其实并不适合做一个道士。她的好胜之心比寻常人还重些,参禅悟道此生怕是无望了。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赵静水柔声道。

  “师父,她打我,我从来……您将我带大,从未动过我一根手指头,她……她凭什么动手打我。观主不为我做主,师父您也不为我做主。”静修喉头哽咽,悲愤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好啦!观主也罢,师父也罢,都疼你爱你,你的性子也该改一改了。”赵静水拍着静修的后背,希望她能听进去。

  “你们都不疼我,她去题楹联,这么风光的事,我却要抄一百遍戒律,打我记事以来,从未有谁罚的比我重。还说疼我。我……我不信!”静修道。

  “题楹联风光无限?若题的好自然风光,若题得不好,只会惹人耻笑,到时这观中人人耻笑她,她待不下去,自然要走了。”赵静水耐心的给静修分析。她其实并不明白,为什么观主一心一意的维护殷七七,不过是偶然相救的平凡女子罢了,奉为上宾?许是过了!

  静修恍然大悟,原来在这里等着哪!题联作对,哪里那么容易,阳城最有名的才子也不敢夸口题的一定好。

  她心中一动,脱口道,“师父,您让她一日内题完十几幅楹联。”

  赵静水皱眉,这样过了吧!

  静修拽着她衣袖,轻轻地晃着她胳膊,哀求道,“师父,求您啦!早日将她赶出观中,我不喜欢她。”

  赵静水轻叹一口气。“好吧,我去和观主说。”她还是疼惜静修,那一晃,又像回到了小时候静修求她的样子。

  静修心满意足,止了抽泣。

  贱人,看你还怎么风光,人人都等着看你笑话呢!

  而后,又想到一个问题,好奇的问:“殷七七骂您爱信信,不信滚,您怎么不生气,我当时生气极了。”

  赵静水脸色略冷,道:“修道讲究清静无为,信是缘,不信也是缘,万事随缘,并不强求,我若生气,便在道法上落了下乘。她可精得很哪!”

  静修沉了脸,这个贱人,连师父都差点着了她的道。

  如今,她能依靠的只有师父了,静修紧紧挨着赵静水,“师父,弟子永远记着您的大恩。”

  *******************

  松鹤观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子孙庙,坐北朝南,分前院后院,大大小小山门,主殿,配殿十来间,若都题字,只怕也要十来副。

  更何况,这啥啥啥殿里供奉的啥啥啥像,殷七七根本就不认识。。

  在殷琪琪的地球世界里,道观早已经商业化了,道教真正意义上传播的远远逊色于后来的佛教,基督教等等教派,殷琪琪跟着父母一起旅游时,进过的道观不少,上过的香无数,大部分都敬给了财神爷,其它的神一尊也不认识啊。

  殷七七本尊的仙侠世界里,凡间供奉的神仙就是殷七七自己。她竟然占据了一个神仙的身体,想想都觉得自己牛-逼极了。冒牌殷七七摸摸自己的小心脏,激动不已。

  而现在的这个世界,不存在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完全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有些东西是相通的,有些东西则变化很大,比如道教依然存在,佛教却从未听闻,语言相通,文字相似,遣词用句,成语典故又不尽相同。更何况这山上都是道士,开口修道,闭口悟禅,从不乱讲别的东西,她自居山上,从未下过山,竟不知如今何年何月,何朝何代,发生了何种惨案!

  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太少了。殷七七躺在榻上胡思乱想着。

  写什么楹联好呢?殷七七闭上眼睛冥思苦想,自从占据了这具身体,本尊的法术虽然不灵,记忆力却大幅提升,从前死记硬背记不住的东西,现在轻轻松松在脑海里浮现出来,简直人脑照相机一样的存在。

  她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人类对大脑的开发仅有百分之六到百分之十,最聪明的爱因斯坦也仅仅开发了百分之十八。

  殷七七本尊的大脑开发了多少?她都不敢想了。

  万一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怎么办呢?想想都好骄傲。

  多的不说,要去学习啦。

  殷七七打开房门,“我要求见莲宿道长。”

  *******************

  窗外,月朗星稀,树影婵娟,清风美好,一片姿态恬淡。

  窗内,烛影摇摇,沧桑面容泛出几分柔光,一室温馨娴静。

  莲宿道长手执豪笔,正抄录一份经书,殷七七坐在椅子上捧起一本《太上真经》,细细的读了起来。经文奥义晦涩不明,殷七七只能领略一二。好在,她并不在乎这些,看的飞快。

  字是繁体,能看懂。

  意思大体明白,不求甚解。

  看过一本,又翻下一本。

  莲宿道长轻吁一口气,挽袖收笔。

  “姑娘从何处来?”她淡淡的问,目光看着抄录的经书,很是满意。

  殷七七微微一顿,从何处来?从前,她可以对舍友说,从家乡来;对歪果仁说,从中国来;对古人说,从未来来;对宇宙说,从地球来。现在,她算从哪里来?

  “一言难尽?”莲宿道长对她的迟钝一点儿也不惊讶,仿佛理该如此。

  “生从何来,死往何处?我的出现对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世界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世界?时间是否有长短,宇宙是否有尽头?过去的时间在哪里消失,而未来的时间又在何处停止,我在这一刻提出的问题还是您刚才听到的问题吗?”殷七七道。

  这一段话是殷琪琪那个世界火遍全中国的电视剧《武林外传》的经典台词,吕秀才靠此宇宙终极问题说死姬无命,真正杀人命题。

  殷七七说出来,只是想表达此时心情,太复杂了。比一口气吃了五种调味料还复杂。

  莲宿道长难掩眼中震惊,忙细细品味了这一番话,静默片刻,才道:“姑娘一番话,令贫道茅塞顿开。多谢!”

  修道讲究开悟,并非多读经书就能悟道,常思常辩,日积月累,机缘巧合,才有可能开悟。

  莲宿道长今日有幸聆听殷七七抛出的哲学必杀题,对她日后的修道大有裨益,因此诚心实意的感谢殷七七。

  “一时感悟,道长谬赞了,七七愧不敢当。”殷七七客气道。这个世界对哲学的思考才处于萌芽阶段,任何人听到这段话都会懵了的,而在殷琪琪的那个世界,这句话已经是烂大街的题目了,你要敢跟人讨论从哪来,到哪儿去,绝对会得到很多逗比的回答。

  “万物皆从大道演化而来。宇宙二字贫道只从《道德经》残卷中见过,还不能参悟。”莲宿道长道。

  “残卷?”殷七七惊讶极了,殷琪琪的世界《道德经》随处可见,想买随时能买到,再艰难的秘籍,如《九阳真经》,《九阴真经》,《如来神掌》,五块钱就能买到,在这个世界,《道德经》居然变残本了?

  “靖武帝灭道之后,大肆拆除道观,驱赶道士,焚毁经义典籍,如今流传下来的,仅有部分残卷了。”莲宿道长细心的为殷七七解说,一点儿也不觉得她不知道人人都知道的史实有点奇怪。靖武帝是前前前朝旧事,当今皇帝崇扬道教,信奉三清,也乐意臣民辱骂前前前前朝皇帝昏晕无道,这些旧闻天下皆知,茶余饭后,总能谈一谈。

  “原来如此!”殷七七沉默了。她清楚这事情有多么的惨烈。在殷琪琪的地球世界,曾有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史实,古往今来第一始皇帝,一声号令,焚烧经典无数,坑杀方士,术士,儒生四百六十余人。其中最重要的一本方士《道经》(并非老子《道德经》)被焚烧的仅仅留下来了十六个字: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这十六个字牛气冲天,殷琪琪曾经屁颠屁颠儿的背过。

  这十六个字还有个牛皮哄哄的名字尧舜十六字心传,又叫中华心法。

  这十六个字意义非凡,号称开万世哲学之源,道统之传,为政为学不可不知。

  她拿起一本焚烧了无数破洞的经书,正是曾经被抢救下来的残本《道德经》。

  翻开第一页。

  “道可……,非常……,名……,非……”

  与殷七七地球世界那大名鼎鼎的《道德经》是一模一样的。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第四章 万一是最聪明的人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