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该怎么报答我

  符?

  众人一惊,又很是无奈。

  这世道懂得福符箓方术的道士,是不在少数,可是哪一个不是岁数见长,胡子老长。

  而且福禄以驱邪避秽,消灾挡难为主,害人性命,谋人钱财,伤人体肤的阴邪之术虽然也有,但哪一个不是要开坛步法,收集各种零碎之物,方可奏效。

  即便郑冠中的符箓,也不过以幻象掩人耳目实则毫无用处。

  害人如果成本那么低,公道何在呢?

  李挽澜很是无语,她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随从貌似恭敬实则嘲讽,“道长这是用符纸作答?”

  “你说的我的确不会,可是谁告诉你,我是中医?治病消灾,巫蛊之术未尝不可,苗医,巫医,藏医,哪一个不能治病救人呢?”殷七七急中生智,一番话侃侃而谈。

  李挽澜神色郑重,“道长说的不错。不过,苗医,巫医,藏医,你会?”

  “我不会!”殷七七面不改色。

  掌柜等人大摇其头,方才那一点儿震撼改观,又通通收了起来。

  掌柜咳嗽一声道:“病人事大,道长既然不会,便与我一同下去吧。”

  “没看到我手中的符吗?用它治病如何呢?”殷七七手一摇,符纸发出响声。

  李挽澜大笑,“妙极,道长请!”身体却往中间一横,和随从一同将路堵的严实。

  “好狗不挡道”殷七七怒道。

  “可曾听到犬吠?”李挽澜状似无意。

  随从笑道:“回禀先生,是一只雌犬再吠。”

  雌犬?你妹!

  殷七七大怒,手一甩,取出两张符纸,又抖抖索索拿出火折子打着,烧了。

  随从忍不住笑出声来,哎呦,这是号称能符箓医人的高人?火折子烧符箓。

  掌柜的面容古怪,给殷七七留了三分薄面,没有当面笑她,实则忍得辛苦。

  梁母冷眼旁观,心中本存了万一的希望,如今也随着殷七七烧符的姿势,被烧的一干二净了。

  “诸位请走吧!”梁母开口逐客。

  李挽澜向梁母行了一礼,一把抓住殷七七的手腕,将她带了出去。

  随从关好门,里面传来梁母嘤嘤的哭声,压抑绝望。

  “喂!放手!”

  李挽澜一手抓住她手腕,气势逼人,身体压了过来,将她逼到墙上。

  这个动作太暧昧。

  掌柜看的目瞪口呆,嘴唇一动,便想说话。

  随从截断道:“我家主人与这位道长有话说,还请掌柜行个方便。”一包银子顺手塞了出去。

  掌柜还欲再说,随从笑道:“我家主人自由分寸,掌柜请放心。”二话不说,将掌柜架到了楼梯口,自己堵住楼道,任何人都上不来。

  掌柜极无奈,来人出手大方,非富即贵,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只好希冀那女道士吉人天相。

  “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李挽澜悠悠的道。

  废话,这鬼姿势我说的出来才怪。殷七七涨红了脸。

  “嗯?”李挽澜眯起了眼睛,很是不善。

  “我……,我……,你松手啊”鬼知道你想听什么,他的鼻息喷到殷七七脸上,殷七七的心莫名跳的厉害。

  “救命之恩,你该怎么报答我?”李挽澜循循善诱。

  救命之恩?我呸!

第四十八章 该怎么报答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