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千古第一情种

  李挽澜的随从虽心中疑惑,对主人的命令,却执行到底,立刻上前冲向殷七七。

  众人料不到这一变故,均吃了一惊。

  四九此时毫不含糊,他与那随从两人打了一架,不分胜负,心中一直对他暗暗戒备,此时,见他行动,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两人缠到一起,又打了起来。一时间,桌子歪了,椅子倒了,茶水撒了,乒乒乓乓,叮叮当当。

  殷七七心无旁骛继续降妖做法。

  李挽澜此时顾不得什么,什么也顾不得了,他快速起身,冲到殷七七跟前。

  这一次,毫不客气,大手卡住殷七七纤细的脖颈。

  殷七七被大力一推,踉踉跄跄撞到墙上,符纸无人指挥,也跌落下来,本要拘住的第三只鬼,刚显形,便退了回去。

  她被卡的透不过气,脖子更是难受。

  “你做什么?”梁母和老大夫喊出了她想喊的话。

  你干什么?我一没害你,二没赶你出去,让你看本神仙做法现场,你就这样报答我?二话不说掐脖子?

  卑鄙,小人,忘恩负义。

  殷七七腹诽不已,我只是想治病救人,当个好人,为什么这么难。

  “为……什……么?”殷七七硬憋出这三个字。

  “你此时收手,我饶你性命。”李挽澜略松了松手,面无表情。

  “为什么?”殷七七略好受一些。

  “梁山伯必死无疑,这是天命,你乱改天命,世所不容。”李挽澜面容严肃,凛然正义之气令人仰视。

  殷七七心生怪异之感,必死?“为何他必死无疑?”

  “我为他卜过一卦,今日便是他死期。”李挽澜勉强道。

  “可笑,你技艺不精,算的不准,你若算我今日死,我若不死,你便要杀了我,证明自己算的准?”殷七七艰难说到。

  这理由太过可笑。

  梁母和老大夫齐声喝道:“不得胡来。”

  四九恍然大悟,怒声质问,“你们是祝家还是马家的走狗?”

  那随从不答,心中却暗道,猜的真准,不过不是走狗,而是座上宾。

  梁母怒极,这两家也是书香世家,怎能如此卑鄙?

  “快住手,放下她。有本事冲我们孤儿寡母来。”

  李挽澜置若罔闻,手下却用力,梁山伯为什么必死?他的理由无法说出来,难道说史书上有载,梁山伯与祝英台结亲不成,梁山伯病死,祝英台跳坟?

  他从这个世界几百年后的世界而来,回到古代,成了王府侯门公子,本该恣意妄为,却小心翼翼不去改动这个世界的历史。

  如果历史都改变了,他存在的根本又在哪里呢?难道说他的未来是一场梦?

  他是一个古人,却梦到自己来自未来世界?

  还是现在是未来世界,他梦到自己成为一个古人?

  他说不好,唯一的信念便是,历史不能更改。梁山伯必死无疑,否则哪里来响传千古的悲剧爱情呢?

  为了见这千古第一情种,他撺掇了刘意请命做巡视钦差,随同来到阳城,如愿见到了梁山伯。

  他惋惜梁山伯风采人物,却对他必死早有己见。

  他留了银子给梁母,知道她后半生孤苦,生活不易,这些小事,他随手做了,做的心安理得,这些都不会改变历史。

  可如今变数出现了,殷七七竟能救了梁山伯,她竟能改变历史?这个变数让李挽澜心潮汹涌,惊慌失措。

  杀了梁山伯?还是杀了殷七七?

第五十二章 千古第一情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