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怎会被欺负?

  殷七七当晚退了客房,不敢再住,客栈掌柜夫妇良善之辈,坚决不收房钱,谦逊道:“招待不周,让客人受了惊吓,哪敢再收房钱?”

  又不好意思道:“咱们阳城在马太守治下民风淳朴,从未发生过如此之事,只是近日,天下群道云集阳城,良莠不齐,才有如此伤风败俗之事发生。”言下,以身为阳城人自豪。

  殷七七不好再推,但祸事因己而是,总不好白吃白喝,占别人便宜。

  便画了几张符送给掌柜。

  掌柜苦笑不已,刚才就是一个道士欺负了你,你若当真法力高深,怎会被人欺负?你的符若当真管用,怎会被人欺负?

  但他面不改色,仍旧恭恭敬敬的接过符纸,表示谢意。后来将符纸随手放在账册之中,后来日子平平顺顺,和和美美,也不知与这符纸有无关系。

  殷七七背起行囊,走了。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天下之大,将去何处?

  莲宿道长曾说凌云山二仙观玄静道长对她有恩,并有书信一封让我转交玄静道长,不如去凌云山一趟,看是否开坛传戒,先把道士毕业证拿到再说呀!

  打定主意,便一路往东行去。

  凌云山在扶风县境内,乃郓城治下,郓城文风鼎盛,出过几届状元,多才子夫子。

  殷七七一人出门在外,但好在经验丰富,晓行夜宿,绝不落单,倒也安全。

  只是出阳城不久,竟然又遇到郑冠中,郑冠中一见她,便如仇人,使出阴毒符箓方术暗算。

  殷七七此时道行已不同往日,略施薄惩惊走郑冠中,又施了一个诅咒术,郑冠中眼睛肿胀,记忆复苏。第一次相遇这贼道姑时,便得了眼丹,当时只道是邪祟内侵,原来,那时就被这贼道姑暗算?

  他又惊又怒,奈何此时已打不过殷七七。

  他眼睛肿痛,仙风道骨全失,好在脑子还清醒,猛然想起自己师叔,天一观的韩纯元道长此时尚在阳城走访师友,他道法精深,何不请他出马收拾这贼道姑?

  他打定主意,恨不得立刻给自己来个遁术遁回阳城,可惜,道法未够,此技难通,他心急如焚,要赶在眼丹没消失之前找到何师叔才是。否则,只怕不能轻易打动师叔。

  郑冠中惶急的去了。

  殷七七不过几日,已到扶风县城,这扶风县曾是状元故里,一门出过两位状元,有一座状元府声名赫赫,第一位状元姓李,曾官居翰林学士,如今已告老还乡,含饴弄孙,人称李国老。

  李姓在扶风是大姓,殷七七住的客栈掌柜便姓李,殷七七要了一间客房,将钱袋里的钱一股脑儿的倒出来,居然没听到几声响儿,这样只出不进会饿死的。

  这是古代,没有信用卡提前透支,所有的一切开支都是实打实的现银。

  殷七七很快穷的叮当响了,她躺在床上绞尽脑汁想赚钱的办法,最后决定还是去问问掌柜,在这里每个客栈掌柜都号称小百科,东家西瓜,西家芝麻没有他们不知道的,真是神奇。

第七十七章 怎会被欺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