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七窍流血

  “我当年抛下过你?我怎么不知道……”我蹙起了眉头,感觉事情越来越蹊跷,“难道不是你自己出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我丢在国内……”

  不仅仅是宫修睿误会我,言清居然也觉得三年前是我抛下了他。

  可是我脑子里清楚的记得三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每一天的内容我都记得啊了,从来没有断片儿过。

  按照道理,是不可能存在失忆的可能啊。

  大概是阴河水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不轻。

  在言清怀中,我缓缓的昏睡了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一辆加长的型的轿车里。

  轿车停在一家医院门口,皎洁的月光从外面照射进来。

  脑袋上枕着一只修长的大腿,大腿并不瘦弱,反而给人感觉练出了结实的肌肉。脑袋靠在上面很舒服,让人醒过来还想再继续睡死过去。

  抬眼去看的时候,却吓了一跳。

  月光下那个男人靠着车座的椅背,银光中的五官柔和俊美,可却面色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

  眼睛、鼻子、嘴里,还有耳朵都流出了黑色的血。

  在那一刻,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飙了下来,双手抓住他身上的衣料,“言清……言清……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裘叔呢?裘叔……”

  我四下里张望求救,平日里裘叔无论如何都会陪在言清左右。

  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没有一个人。

  路边种植的柳树之间还飘着诡异的磷火,磷火飘飘荡荡的,让这里变得好像坟地一样的恐怖。

  “瞎嚷嚷什么……你吵到我睡觉了。”

  言清不耐烦的声音传入耳中,有些睡眼惺忪的清醒过来,好像刚才只是睡了一觉罢了。

  发现我满脸都是泪水,愣了一下。

  我指着他的脸,声音有些颤抖,“血……你……你流了好多血。”

  言清分明就是七窍流血,可我根本不敢说。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七窍流血,除非是他又发病,就像小时候一样只要一发病就会危及生命。

  言清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迹,看了一眼,一脸的无所谓,“这没什么的。”

  “少爷,您终于醒了。”

  裘叔的声音突然传入耳内,他打开了车门,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您魂魄出窍的时间太长了,魂魄一定受了阴气感染。请您……一定要把这碗参汤喝下去。”

  说着,从递上来一个保温壶。

  我这才注意到言清并未穿道袍,而是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

  方才跑去阴间救我的,应就是他离体的魂魄。

  魂魄回归体内以后元气受到损伤,才会在车上昏睡起来,真是吓死我了。

  他拧开保温壶,嗅了一下味道,递给我:“你知道我从小最讨厌药味,就像小时候一样,你替我喝了。”

  “我……我喝?”我指着自己,看着热腾腾的参汤有些为难。

第三十五章 七窍流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