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他又娇羞了

  刚问出口,我便捂住了唇。

  哎哟,我真是被自己蠢哭了。

  他还不知道,我那天在阴河的木筏子上虽然昏迷着意识却是清醒的,还偷听了他和阴河船夫的对话吧?

  果不其然,宫修睿眼睛一眯,捏住了我的下巴。

  伟岸的身躯沉了下来,那张丰神俊逸的脸和我靠的是如此的近,审视一般的看着我,“苏言欢,你怎么知道探灵术的?”

  “我……我瞎猜的。”我咽了一口口水,实在没勇气厚着脸皮说出偷听的事。

  宫修睿则是一脸的不信,冷冷的“哼”了一声。

  我只能打岔,把话题换出去,问络新道:“络新,看我的心,真的能找到你的小少爷吗?可是我……我的记忆里,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招对我未必有用吧!”

  “夫人想不起来小少爷的下落,可能是因为脑子坏了。”络新由我挡着宫修睿,似乎胆子就肥了不少,解释起宫修睿不让说的探灵术滔滔不绝的,“可探灵术,看的可是夫人灵魂深处的记忆。只要是夫人经历过的事情,全都可以探查的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早点对我用。赶紧用探灵术找到孩子的下落,这样你就不用苦苦追寻他的线索了。”我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脸赶快对我用探灵术啊,快点找到孩子线索的表情。

  那样子颇为豪放,心里也是委屈。

  感觉之前被宫修睿威胁,还有万鬼噬心都白受了,有这个法子他们怎么不早点用啊!

  谁知道宫修睿苍白的脸上又泛起了一丝红晕,此情此景,恰似落尽水中的红纱。

  无所依凭无所定势,美的让人陶醉。

  娇……

  娇羞了。

  他又娇羞了!!

  我结巴了,“有……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没有,探灵术消耗比较大。等你喝了药,休息一番,我才方便对你用这个术法。”他看起来很是镇定,脸上的红晕片刻就消退了。

  我点了点头,可是能眼花了吧。

  这么个大冰快,脸皮厚着呢,哪那么容易脸红啊。

  不多时,络新端药上来。

  我喝过了药,人便困倦了,倒在床上小憩了一段时间才醒来。

  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房里多了一个木桶。

  “醒了?”

  宫修睿斜靠在木桶旁,低沉的问了我一声。

  我点头,“嗯,我醒了。”

  蓦地,却见他摘下了腰间的腰带。

  身上的一层白色的汉服被他随手褪了下来,倒扣玉碗般的锁骨。

  皎洁坚实的胸膛,窄细的腰肢全都一览无余。

  身材……

  身材也太好了吧!

  我看的移不开眼睛,却还是虎躯一震,大义凛然的一吼,“宫……宫修睿,光天化日的,你是想……想耍流氓吗?”

  “是你自己要求,我对你用探灵术的。”他反倒一副平淡无所谓的态度。

  依旧我行我素的将身上的衣物褪去,将完美的身形展露无遗,皎洁的玉足步步生莲一般的朝我走来。

  脱……

  脱光了!

  我感觉有一股血涌从身体里直冲脑门,马上就要从鼻子里喷出来了,就连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探灵术需要脱衣服的吗?你别过来,别过来……你这个样子辣眼睛!!”我张牙五爪的挥舞着有些绵软无力的胳膊,却发现根本没法阻止这块大冰块过来。

  时间好像凝固了,我雕像一样看着他绝美的身躯低俯下来。

  

第四十九章 他又娇羞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