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修睿被打

  “当然,您当然会错意了!我跟言清只是好朋友,其他的半点也没有什么。”我着急之下是面红耳赤,眼圈一红,“难道都这个年代了,还……流行包办婚姻吗?”

  “啪——”

  我妈妈一巴掌朝我甩来,脸上的表情怒不可遏,“住嘴,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这么没大没小的。”

  掌风从耳畔刮过,脸上却丝毫不觉得疼。

  修睿身形快速的一动,高大伟岸的身躯挡在了我的身前,我妈妈的一巴掌准确无误的打在了他如玉一般白皙无暇的侧脸上。

  时间好像静止了,我妈妈僵在了原地。

  好半晌,她才有些愠怒的回过神,“这位……宫先生是吗?我在处理我自己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插什么手。”

  “青虹,你怎么随便就动手了!”我爸爸抓住了我妈妈还停滞在半空中的手腕,对修睿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对不起啊,言欢的妈妈性子太冲,动误伤了你。”

  “伯父哪里的话,长辈教训晚辈是应当的。”

  他身上透着与生俱来的桀骜与威严,此刻的谦逊没有一丝违和感,从我见过修睿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见过他为任何事服软。

  唯独在我父母面前,他真的平庸简单的像个普通人,身上不见平日里的半分气势。

  我心头百感交集,莫名的感动。

  “宫……啊!小宫,我知道你和我女儿的关系,也不想拆散你们。”我爸爸叫不出修睿的名字,还算亲切的喊他一声小宫,也算拉进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为难,好像有什么隐情一样,低声用商量的口吻和修睿说道,“但是你看现在,事情都弄成这样了,能不能请你先回去,让我们有点时间缓冲一下。”

  说完,就去扶受了内伤的裘叔。

  他问裘叔:“裘管家,你怎么样了?”

  “我老了,禁不住吓,所以让年轻人看上一眼心肌梗塞就发作了。”裘叔冷然说着。

  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裘叔发脾气。

  如此阴沉冷漠的裘叔,让人打心底里觉得害怕。

  我妈妈一惊,低呼了一声:“心梗?这个病可大可小,要不要我……我叫救护车,先送您上医院。”

  “送我上医院就不必了,言欢小姐,以你的品性,若不是少爷需要你。我根本不会来这里提亲!”裘叔言辞犀利,脸上的表情冷凝至极。

  品性?

  我心头略带讥讽和自嘲,裘叔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他居然会对我的品性有所怀疑。

  裘叔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但是,从他送我到医院手术台做人流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就回不去从前了。

  可是言清对我的点点滴滴,那是镌刻进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我心头放不下言清,张口就问及言清的情况,“言清的病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想让我照顾言清,才会向我爸妈提出要我嫁给言清的?”

  “你还会关心他吗?那你就该当即答应婚事,除此之外不应该说其他的任何话。”裘管家面带冷揶之色,与我争锋相对。

第七十一章 修睿被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