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爸爸的病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修睿,坚定了内心,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适合再进楼家照顾言清了。言清身子虚弱,你当多劝劝他,让他接受佣人的照顾。”

  修睿把自己的命节都给了我,我绝不可辜负他对我的一番深情。

  哪怕……

  哪怕因此要赌上我和言清之间的友谊!!

  “你为了他,居然对少爷如此绝情!!”裘叔整张脸彻底阴沉下来。

  我眉头一皱,说道:“裘管家,既然你觉得我绝情我就绝情吧。虽然我在楼家多蒙你和言清照顾,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我在照顾言清的病。说一句不好听的,你们楼家还欠我苏家一份人情。”

  自小就离开家,在人生地不熟的楼家生存。

  即便言清对我极好,我也不是全然没有怨言,只是一直以来都压抑在心底罢了。

  “言欢小姐,既然你不顾往昔情分一意孤行,那我们两家的情分就此恩断义绝。”裘叔听我这么一说,也是把话给说死了。

  随手勾起了斜靠在沙发上的一只黑色长柄伞,看样子是打算要走。

  “裘管家,你怎么说这么严重的话,言欢只是小孩自不懂事……您说的只是一时的气话的对不对,我们家现在的的情况你也了解,您不能放着我们家不管。”我妈妈看见裘管家要走,感觉都快疯了。

  眼圈发红,拽住了裘管家。

  裘管家一低头,看到我妈妈那伤痛的眼神,似乎也是有些动容了,“我楼家庙小容不下言欢小姐这尊大佛,从此以后是帮不了你们了。可是……也别小看了言欢小姐,她的新男朋友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啊?”

  我妈妈愣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看着裘叔。

  裘叔借机就把我妈妈拉着他胳膊的手轻轻的给掰开了,头也不回的开门出去了。

  外面隔壁的玄光镜照进来,是一通的晃眼。

  我妈妈心神不宁,立刻就把门关上了,眼泪从她的眼中缓缓落下。

  在我的面前,我那么坚强的妈妈居然泣不成声。

  “妈妈,你怎么了?”我去帮她擦眼泪。

  妈妈的眼泪掉的更厉害了,她带着哭腔问我:“言欢,你知道为什么你会被起名叫做言欢吗?”

  “我听……裘叔说,我刚去楼家的时候名叫苏欢,后来和言清一见如故关系要好。楼家的长辈因为疼爱我,就在我的名字中加了一个言字。”我轻声说着。

  心里明白,言清是家里的言字辈。

  我有资格名字里家个言字,实际上是言清的家人把我当做言清的妹妹,也当做楼家人看待。

  “是啊,你知道就好!”我妈妈语气终于软了下来,目光哀然的看着我,“楼家对我们家恩深义重,你方才同你裘叔说那番话,真的有些过分了。言欢,你和言清的婚事……”

  她摸了摸我的头顶,似是要劝我答应和言清的婚事。

  可能是因为修睿还在一旁,让她不方便继续把话往下说下去。

  她目光扫了一眼修睿,甚是恼火,没好气的谩骂道:“姓宫的,言欢的爸爸不是让你走了吗?你怎么还在,就不能让我们家清静清静吗?”

  “青虹,你别这么说话。”我爸爸阻止道。

  他叹息了一口气,给修睿递了一根烟,“你……可别怪言欢的妈妈,我最近身体欠佳,得了比较难治的病,好像是因为受到了隔壁针对我们家的风水术的影响。她才会那么想要依靠楼家,要是换了别的时候……哎……”

  我爸爸突然说不下去了,叹息了一声。

  我格外的震惊,爸妈请和裘管家相商我和言清的婚事,竟然还有这样的隐情。

  难怪妈妈刚才如此的激动,生怕得罪了裘管家。

  他们并非向牺牲我的幸福,大概也只是想先让楼家帮忙破解此劫。

  谁知……

  我却严词拒绝,才导致他们如此尴尬和生气。

  “苏伯父,你得的什么病?可以让我诊脉看看吗?”

  修睿忽然问道。

第七十二章 爸爸的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