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聘礼

  此时,我们已经到了家门口,我瞄了一眼门上的青龙年画,感叹道:“好在门上贴了辟邪的青龙年画,它进不了我们家。它被关在外面,说不定在外面等烦了,自己就会识趣的去阴间投胎了。”

  门口那些辟邪的东西,那小鬼才成鬼一年定是进不去的。

  它进不去自己走了,想来还能再修睿面前捡回一条命。

  “它若识相,自行离开,我自不会轻易取它性命。”

  修睿惜字如金,冷淡的说了一句,便将我从怀中放下。

  藏在他高大挺拔的身躯之前,避免被前后两扇镜子直接照射。

  我刚打算敲门,家里的门就打开了。

  我妈妈站在门口,脸上挂着笑脸,半开玩笑的嗔怪我们:“你们怎么才回来啊,等你们都一个下午了。合八字的先生,还有媒人才刚走呢,你们要是早点回来,说不定就能遇上呢。”

  “已经走了吗?你们不挽留一下他们么?”我有些失落。

  我还是从没见过媒人说亲下聘是什么样子,更不知道阴阳先生是怎么合八字的。

  这一次错过了,以后可能就没机会见识了。

  我爸爸接过我的话茬,说道:“是我和你妈让他们先走的,本来媒人和先生都要等你们回来的。他们已经等你们很久了,再等下去,就得留在我们家吃晚饭了。”

  桌上琳琅满目,摆满了各色的菜色。

  坐在饭桌前的爸爸大病初愈,脸色却已经十分红润了,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修睿和我一起坐下,他开口问道:“岳父岳母,不知道……我和言欢的八字是否相合。”

  这家伙也太能装了,居然在我妈妈面前明知故问。

  “合适的不得了!!我们家言欢和你太合适了,两个人在一起可以旺子旺夫,让你的事业更上一层楼。”妈妈把我夸上了天,顺便拿出一张红色折子放在饭桌上。

  那张红色折子上烫着金线,隔着一段距离还能闻到墨香,想来那一张就是先生给我和修睿的八字的批文吧。

  我拾起红色的折子看了一眼,上面写的还真是把我们之间的姻缘,夸的天花乱坠啊。

  修睿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我和言欢的婚期,是否也研究妥当了?”

  “哎哟,后天就有黄道吉日,可是……会不会太着急啊?我感觉婚礼太仓促,会不会来不及准备。”我妈妈看了一眼阴阳先生留下来的黄历,指了一下下周五的时间,“这个月就这两个日子合适,言欢她爸,你怎么看。”

  我妈妈遇到我要结婚的事,也有些因为激动慌了手脚。

  “后天?后天怎么来得及准备,最早也只能是下周五。”我爸爸显示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一边说还一边不满道,“下周五我都觉得有些仓促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准备。”

  “那就依岳父之言,下周五举行婚礼吧。”修睿十分的有礼貌,只是眼神里透着一股冰冷。

  我揉了揉眼睛,甚至都觉得自己眼花了。

  只觉得他此刻对待爸妈的态度,是突然之间冷淡下来的。

  爸爸自是无法同我一般对修睿的一举一动观察入微,瓮声瓮气的问道:“那来得及准备吗?这要是放在平时,我是绝不会答应你的。婚期太仓促,对一个女孩家的名声不好。大家会觉得……是我们言欢紧赶着要嫁人。”

  “你怎么这么跟修睿说话,他可是才救了你的老命呢。”我妈妈见爸爸教训修睿,有些不满的嗔怪道。

  爸爸眉毛一拧,说道:“难道就因为他救了我的命,就要延缓受委屈吗?”

  “岳父放心,我绝不会让言欢受到任何委屈的。”修睿眼神坚定,一字一顿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连忙帮腔,“爸爸,修睿不会让我受委屈的。对面窗户上的照在我们家阳台的玄光镜,还是修睿亲自摘下来的。”

  “摘了?”

  妈妈听到我的话吃惊不小,惊声问道,“那玄光镜可是害人性命的东西?他们那么容易就同意了?”

  “昂……嗯,对,他们同意了。”

  我随口应了一声,想把这件事糊弄过去,可不敢告诉爸妈对面那户人家全都死了。

  爸爸想事情比较长远,听到玄光镜摘了,并没有急着高兴。

  他依旧心存担忧,提出疑虑道:“你们去之后有没有搞清楚他们为什么要害我们?他们以后还会不会在窗户上挂玄光镜害我们,万一他们又起了歹念怎么办?毕竟这种事防不胜防……”

  “岳父不必担心,对面的那所房子已经被我租下来,不会再有人有机会用此邪术暗害我们家。”修睿冷淡的言语之间,似是把事情都考虑周全了。

  就连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修睿已经默默的把对面的房子租下来。

  做事可谓是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你这么帮我们家,我们其实不能要你的聘礼了。可那媒人苦苦哀求,我们才暂时手下的。”爸爸低头扒了几口饭,才抬起头看修睿,“我……打算把聘礼都退给你。”

  “只是薄礼罢了,对于你们来说,言欢才是无价之宝。”修睿脸上带着清俊的笑意,可那笑意却是极冷,看我爸妈就好像冷然看着一对路人罢了。

  这变化太微妙了,我有些适应不过来。

  在爸妈面前又不好提出来,只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修睿。

  爸爸蹙眉,“薄礼?你给的并不算薄礼。”

  也不知修睿送了什么,让爸爸居然想把聘礼给退了。

  “既然修睿不想让我们退回聘礼的话,那我们就收下好了,我们家可以送宫家一些的嫁妆还礼么。”妈妈在这件事上算是比较开明的,急忙打圆场。

  爸爸思虑了一会儿,对修睿说道:“你岳母说的对,我们不能白拿你的聘礼。一会儿饭后,你到我房间一趟。”

  吃过了饭,修睿便和爸爸进了卧室。

  我本来也想跟去看看的,可是爸爸却把门反锁了,把我和妈妈反锁在外面。

  我只好洗了碗,先去洗澡。

  洗完澡回去卧室的时候,修睿正身姿颀长的斜靠在我的衣柜上。

  衣柜旁正是我的书桌,书桌上放了那张写着我们八字的红色折子,他的手指头一下一下敲着折子的封面。

  看样子,好像是在房里等了我许久。

  “睿,你和爸爸聊完了啊?”我发现他眼底冰寒一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他面色冷峻,冷眸扫了我一眼,冷淡道:“聊完了。”

  “爸爸……都给了你什么嫁妆?”我刚问出口,就发现他指节分明的手指头上,挂了一只翡翠扳指。

  这扳指我小时候见过,爸爸说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

  修睿将拇指上的扳指缓缓的取下来,递到我手中,“这是上乘的好玉,岳父还真是出手大方,一点也不比我送来的聘礼差。”

  “你都送了什么聘礼,弄得爸爸紧张兮兮的,连祖传的玉戒指都给你。”我触摸那只扳指,只觉得扳指上带着一股阴凉之气。

  触手感觉滑腻舒服,也能让人心神宁静。

  

第九十六章 聘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