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19

  这场慈善宴会,各路大牌云集,顾家显然也在受邀之中。

  他老早就埋伏在酒店大堂,趁着苏迷落单,拉着她就来到无人角落里,做了他最想做的事。

  他的吻,带着隐隐的愠怒与妒火,更多的是幽怨和委屈。

  苏迷被他蛮横的力道,弄-得有些痛,但她还是抬揽住他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的安抚着。

  顾凉砚身形一僵,但随即加强了攻势,泄愤般肆意,让苏迷差一点要承受不住。

  一记深wen过后。

  顾凉砚紧紧拥着苏迷,在她耳畔沙哑出声:“迷迷,我不开心……。”

  苏迷小口喘着气,轻声呢喃:“我保证,很快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但等会,你要先帮我一个忙。”

  ……

  回到宴会之前,苏迷去洗手间补了唇妆。

  走进宴会现场,苏迷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见到慕容琛跟林锦予,正聊的开心。

  嘴角不禁溢出冷笑,苏迷此刻真心为寄体感到不值。

  “迷迷,这边,快过来。”

  林锦予早在苏迷进入场时,就看见她了,所以才故意跟慕容琛聊得开心,想要刺激刺激她。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林锦予瞬间觉得,这白莲女主没得救了。

  看来这男主,果真是属于他们这些炮灰配角的!

  苏迷走到两人面前,尴尬笑了笑:“阿琛,刚才我差点在酒店里迷了路。”

  慕容琛看着苏迷娇憨的模样,微微颦眉:“迷迷,以后你要学着独立一点,不能太过依赖我。”

  苏迷一怔,像似没想到,慕容琛会对她说这些话。

  但随即,她认真想了想,轻轻点头:“阿琛说得对,我确实不能老依赖你。”

  “我们去吃点东西罢。”林锦予见场面有些冷,拉过苏迷来到自动餐面前,端给她和慕容琛各自一杯酒水:“来,为我们美好的友谊干杯。”

  苏迷看着手中酒水,有些迟疑。

  她抬头看了一眼慕容琛,怯生生问道:“阿琛,这酒……。”

  “迷迷,是因为我和阿琛没有等你,所以你生气了,不愿意喝我递给你的酒么?”林锦予满脸委屈打断苏迷的话。

  苏迷张口想要反驳,突然迎来慕容琛一记不悦的眼神,她直接怔在了当场!

  下一瞬,苏迷倏然笑弯了眼,素净白嫩的脸庞上,染上几分俏皮之色:“阿琛让我喝,就算里面有毒药,我也会喝下去的。”

  慕容琛微微恍神的时候,苏迷已经将一杯酒水,彻底喝个干净。

  与此同时,这一幕也被角落里的相机,拍摄了下来。

  没过一会,当苏迷说临时有事,转身离开的时候,慕容琛却看见她的脸开始变红。

  他突然想起什么……

  这么多年,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苏迷喝过酒,难道她对酒精过敏?

  这一认知,犹如一棍子重重砸在他头上,喉咙似乎被人死死勒住一般,想要叫住她的声音,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等他回过神,想要去追苏迷,某处突然涌上一股邪火。

  慕容琛紧拧着眉,思绪纷飞。

  这时,林锦予走过来,眼神关切地问道:“阿琛,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被林锦予这么一碰,慕容琛愈发觉得,那股邪火烧得旺了。

  慕容琛反手扣住他的手臂,二话不说,直接将林锦予带离了现场。

  ……

  苏迷没有去寻顾凉砚,或苏父苏母,只是走到路经洗手间的阳台,将手包里的醒酒药,直接服下。

  慕容琛只猜中了一半,寄体只是轻微对酒精过敏,但酒量却是极其的差。

  想来配角逆袭的林锦予,应该也是知道这件事。

  所以酒里下的药,分量并不多,最起码此时的苏迷,是忍得住的。

  可作为寄体男友的慕容琛,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反而还让她喝下去,想想还真是可笑至极。

  苏迷正腹诽着,突然听到有些动静,她不慌不忙躲到暗处。

  没过一会,远远就看见慕容琛拖着林锦予,神色着急地走进男洗手间,随后重重关上门。

  苏迷遵从原剧情的发展,小心翼翼走过去。

  刚动作极轻推开洗手间的门,就听见男人间不可描述的声响。

  脚步停顿了片刻,探头望去,紧接着,就看见慕容琛扣住林锦予……逞凶!

  苏迷将洗手间的门,轻轻关上,在门口站了一会,随后就听见林锦予小声说道:“阿琛,哦,门,关门,嗯……。”

  下一刻,随着一道反锁的声音,洗手间内的声响,渐渐变小,似乎在刻意压抑着。

  苏迷冷冷勾着唇,回到宴会后,在一群豪门世家子弟中,找到了顾凉砚和秦嘉、于暮他们。

  她对顾凉砚使了个眼神,后者便对周围的人说,要去阳台那边透透风,一群世家子弟,都想要结交军区上将家的顾小少爷,便殷勤跟着他一起去了阳台。

  苏迷在宴会场上找到苏母,拉着她的手说道:“妈,我的礼服好像破了,您陪我去一趟洗手间,帮我看看罢。”

  苏母对其他的富家太太说了声“失陪”,带着苏迷走向洗手间。

  ……

  顾凉砚在阳台抽着烟,含笑看向与人交谈的秦嘉:“刚才不是要去洗手间么,怎么还不去?”

  秦嘉一阵莫名,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他怎么不知道。

  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对上顾凉砚意味深长的眸眼,怔了一瞬,当即颔首:“是,我是要去洗手间,那我现在就去?”

  顾凉砚倨傲点了点下巴,秦嘉听话离开了。

  结果两分钟不到,秦嘉就回来了:“洗手间的门反锁了,我去不了。”

  “叫酒店的安保,还有经理他们去看看,得,我陪你走一趟罢。”

  顾凉砚走出阳台,刚要拐弯,迎面就看到苏迷与苏母。

  “顾学长好。”苏迷礼貌叫了一声。

  顾凉砚礼貌颔首,又跟苏母问了好,这才率先来到洗手间的门前。

  酒店的经理,以及投资这家酒店的几位世家子弟,都站在顾凉砚与秦嘉身边,等待着安保,打开洗手间的门……

  

游之靥浅说

第19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1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