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凤鸣匕首

  凤鸣匕首

  东鲁总督---周震,是夏国公的二儿子,也就是京城三少之一---周悟的叔父。周震贵为东鲁总督,在炎朝所有的公侯伯等豪门子弟中算是成就最高的了,从小就没有任何一丝纨绔子弟的作风。来到东鲁五年,周震一直勤勤恳恳,他要做的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但东鲁所有人都知道,总督周震从不是个好相与的人,杀伐决断,雷厉风行,颇有当年周家先祖的风采。周震一儿一女,一个‘好’字,也就是这个‘好’让这位周大总督头痛不已,他能管理好偌大一个东鲁,偏偏管不好一双儿女,周省就不说,虽然不会做什么坏事,但那嚣张跋扈的形象已经让济州府上下铭记于心,能坚持三天不闯祸就该烧高香了。女儿周楚十八岁,早就到了出阁的年纪,可是无论周震怎么着急,他这女儿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嫁不出去。周楚不是清高自傲的人,但她对自己的容貌学问十分自信,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她从来就不会听从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前还有不少青年才俊,名门子弟托人说媒,可是周省经过这位大小姐的授意把几个媒婆打出去后,就再没人有胆量去总督府说媒了。父亲管不了,母亲护着,周家大小姐每天这样潇洒的时候也会偶尔无病呻吟的悲叹:“难道就找不到一个能让我心甘情愿把那凤鸣匕首送出去的男子吗?”

  ‘凤鸣匕首’---周楚最心爱的物品,是她金钗之年还没过世的祖母送给送她的礼物,周楚能清晰的记得祖母送她这把匕首时说的话,‘小楚啊,祖母这身子骨怕是撑不到你出阁了,这把匕首你收好,留在身边能保护自己,等你洞房花烛的时候就把这匕首送出去,记住,千万不能委屈自己,那男子一定要能配得上你,一定要是你喜欢的,至于家世什么的都不重要’你把这匕首送给他,让他保护你’,周楚直到祖母去世后才知道,这把凤鸣匕首是祖母收藏多年的天外玄铁所造,因出鞘时伴有鸣叫声,因此得名凤鸣匕首。这匕首异常锋利,削铁如泥周楚没试过,但绝对吹毛既断,可是这天早上周楚却发现那把被自己视若珍宝的匕首竟然不见了。

  鲁王府前院,这时候热闹非常,叽叽喳喳的说笑声传出老远,连在后院练字的秦婉晴都能听得见,“娘娘,奴婢也想去看看那老虎,奴婢这辈子还没见过真的呢!”小翠在旁心不在焉的伺候着秦婉晴,秦婉晴听了一笑看着小翠说道:“|你这小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傍晚就去看过了,你那点小心眼还能瞒得过我呀!”小翠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娘娘,您也去看看吗!您不知道,那老虎看着好威风啊,那黄色带着黑纹的毛摸着可舒服了,王爷说了,用那虎皮给您做个躺椅,冬天用着一准暖和,”“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凑那个热闹,我也不要什么虎皮躺椅,当我是山大王吗?那虎皮留给彻儿自己用吧!他能有这份孝心就成,”说完这话秦婉晴坐下喝了口茶,“这彻儿越来越不像话了,昨天要不是陈喜和叶铮拼死护着,还真不知道会怎样,想想都后怕,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哎!”小翠上前安慰着秦婉晴:“娘娘,这不是没事吗?再说咱王爷肯定被老天爷眷顾着,要不然怎么能有陈师傅叶铮这样的人舍命相护呀,要奴婢说呀,您就别责怪王爷了,还是想想怎么奖赏叶铮和陈师傅吧!陈师傅还好说,他毕竟在王府好几年了,可叶铮我觉得就不一样了,他才来几天啊,能有这忠心和勇气,实在不容易,何况还是个太监,您说是不是啊,”秦婉晴看着小翠笑了笑;“你这小嘴呀是越发的厉害了,以后准要被你烦死,依我看哪,还是赶紧找个人家把你嫁出去才是正经,”小翠脸色大变,似是害怕似是害羞,刚要张嘴,又听秦婉晴道:“我看陈喜那几个徒弟就不错,以后我帮你物色着,你要是看上哪个也可说出来,我给你做主,”小翠大羞,脸似火烧,转身一溜烟就跑出了门。秦婉晴看小翠出了门,脸上黯然失色,仿佛一瞬间万般心事上心头。

  鲁王府大门前忽然一阵嘈杂,众人抬眼望去,原来是周大公子到了,李彻笑嘻嘻的迎上去,小手一伸,手掌向上拦住了周省,另一手背在身后,两眼像是在天山寻找着什么东西。周省看着李彻咬牙切齿的说道:“李彻,你别太过分,本公子愿赌服输,我周省的名号在这济州城里就是块金字招牌,再说,你不过是运气稍好而已,用得着你这副模样吗?”?李彻听了转过头来:“那好,本王的匕首呢?”周省从怀里慢慢的掏出一把匕首,心不甘情不愿的往李彻手上递,李彻看他的样子感觉好笑,“拿来吧你,”说着伸手飞快的抢了过来,周省‘你’了一声,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做出气愤的样子道:“说给你就会给你,本公子一口吐沫一个钉,撒泡尿都能在你家这石砖上泚个坑,还用你来抢,哼!”说完有恋恋不舍的看着李彻摆弄那匕首。叶铮陈喜等人也来到近前,定睛一看,好家伙,真不简单,众人只见那匕首金光闪闪,一只凤凰刻与其上,作势欲飞,另一面两个金字‘凤鸣’。李彻反过来调过去看了一会,然后把那匕首从鞘里抽了出来,一把闪着寒光通体漆黑的利刃出现在众人眼前,周省在一旁赶紧提醒:“小心,这把匕首过于锋利,别伤着你,”李彻反击道:“本王可是高手,玩个匕首而已,”说着话左右划了两下,周省在一旁看的心里滴血,嘴上还不饶人:“本公子好心提醒你,哼!好心当成驴肝肺。”李彻舞了几下就把匕首揣在腰间收起,“周省,本王正在给那老虎剥皮,晌午陈师傅还要做老虎肉吃,怎么样,你要不要一起,”周省一听马上兴致高涨:“好,本公子就不走了,”他浑然忘记了回家怎么面对丢了匕首的周楚。

  众人回到操练场,场地上搭了一个架子,那老虎被头下尾上的吊着,周省围着老虎转了一圈说道:“啧啧!李彻,快让你家这两人再详细的说说,这老虎到底是怎么遇上的,又是怎么杀死的,”说着又对陈喜道:“昨天去救你们,跑到半路上他们就不让我们俩去了,说是太危险,我俩当然不愿意啊,可是没办法,他们硬是让我俩回去等着,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呀?”说完话,众人都是一脸求知欲的看着陈喜和叶铮,陈喜呵呵笑着对众人讲了起来。叶铮左右看看李彻和周省,心里感觉好笑,这两个小屁孩一口一个本王一口一个本公子的,要是就在那等你们来救命估计老子早就变成老虎的便便了,不过这李彻的运气还真好,不但不用冒险去挖那位娘娘心爱的梅花,还搞到一把匕首,那匕首看起来真是个好东西,自己差点把命搭上一点好处都没有,那位娘娘不知道这是个很大的功劳吗?真是的,一点表示都没有,还好等会可以吃到老虎肉,哎呦!槽糕,赶紧把那虎鞭拿走泡酒喝才是正事。叶铮看众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陈喜说书,就偷偷溜过去拿了把刀在那虎身上割了一刀,然后转身向中院小跑过去。

  等叶铮回来的时候陈喜已经讲完了,当众人知道那打虎的主意是叶铮出的后,再看叶铮时都带有几分敬佩的眼色。众人一通忙活,李彻和周省二人兴奋的瞎指挥,全然忘记了刚刚才斗过气,就像床头吵架的夫妻一样,很快就会在床尾和好了。折腾了两个多时辰众人才吃完了饭,你别说,这肉还真不错,叶铮心想,好在现在老虎不是保护动物,在后世要是干这样的事情估计会被警察叔叔枪毙五分钟。吃饱喝足后的周省打着饱嗝对小王爷说道:“李彻,和你商量件事,把你家这小太监叶铮卖给本公子,我出一百两银子,在送你一匹从西北弄来的战马,哈哈!怎么样?本公子大气吧?”叶铮差点被一口水呛死,表情很是无辜的看着周省,转头又看看李彻,靠!你们把老子当成什么了,是耕地的牛还是拉磨的驴呀?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第十六章 凤鸣匕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