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杀气

  看到花想云一时半会不会写完,就想去花想容的屋子看看。刚转身,花想云就忽然丢下笔低声喝道:“别动!”

  “小姐?”

  玉竹愕然地转身,看着花想云。只是她所处之处昏暗,屋里的另外两人也没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花想云没看玉竹,也没说话,只是忽然走向窗户,倏地伸手推开窗户。窗外,天空如墨,夜色深沉,低温的天气外面万物冬眠。

  漫天大雪吹袭进房间,彻骨的寒冷让温暖的房间骤然就像外面的冰天雪地一样低温冰冷。

  书桌上,墨迹未干的宣纸被风吹的掀起了,飘飘然落在地方然后往角落里飘去。

  墙上的字画也因为狂风的突然袭击而噼里啪啦的撞击着墙壁,发出咚咚的声响。

  玉竹和云苓因为寒冷而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都不明所以地看着花想云,只见她衣袂飘飘,却不知她此举为何?

  花想云皱着眉头,站在窗前久久不动。实际上,她的感知力已经渗透到四面八方去了。

  杀气,夹杂在风雪之中,从很远的地方传送而来。她刚刚就感觉到了,开始是以为冲着别的地方去的。现在才发觉,目标就是她的霓裳阁。

  “你们两个去保护好姐姐!”

  玉竹和云苓迟疑,相互对视一眼后咬牙转身离开。她们不想走的,但是相对于会武功的二小姐,不会武功的大小姐更需要保护。而且,大小姐没人保护的话二小姐也会分心所以两人听从命令离开。

  房间里,花想云笔直地站着,半响后忽然觉得不对劲。倏地转身,往姐姐的房间走去。

  刚走近,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异样的声响。花想云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纵身一跃,身子轻盈地掠过走廊。只见一抹紫色闪烁一下,花想云的身影就消失在走廊里了。

  花想容的房门大开着,里面有轻微的说话声。花想云已经没有心思去听里面的声音说的到底是什么内容了,轻飘飘地落在门口乍一看到里面的情形脸色巨变。

  房间里,花想容平躺在床上不知死活。地上,云苓闭着眼睛蜷缩在那里,玉竹蹲在地上拿着短刀正准备割断她的喉咙。想来,刚刚的说话声就是两人的对话传出来的。千钧一发的时刻花想云吼道:“玉竹,你做什么!”

  借由声音分散玉竹注意力的瞬间手里的银针忽然迸射而出。寒光一闪后,玉竹手里的刀被打掉了,接着第二个银针扎入玉竹的手中。

  银针上带着麻痹的药剂,见血生效。玉竹闷哼一声后,躺倒在云苓的旁边。狰狞而又阴狠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花想云看得直皱眉头。玉竹怎么变了一个人?

  但是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花想云心里一直响着的警铃告诉她,房间内还有人。

  果然才举步进屋,刚过门槛眼前就一道寒光。门后冲出来一人,全身黑衣只露出双眼,举刀就砍。花想云心中的警惕变成杀气从心底弥漫而出,双眼微眯缓缓地抬手了。

第七十七章 杀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