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为其解围

  次日

  娄氏被被人用手链脚链绑住,装进了一个竹制的猪笼里,任凭她如何喊叫也没有人理她,几个下人把她抬到了离家较远的河边,几个会水性的下人把她拉到了河中央又回去了,河水把娄氏淹没,直到河面上冒出几许泡泡,那些人才算了事离开。

  下人见姚梦玲还不愿意走于是便问道:“老夫人该走了,已经结束了。”

  姚梦玲点点头喊住了正要走的谢舒书道:“舒书,你过来一下,烈日当空不远此行,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你们先行一步吧,我在这帮姨娘把把脉……”谢舒书对那些下人说道。

  等那些人一走谢舒书便放开她的手说道:“说吧,什么事……”

  被他一眼就看穿自己只是装病,只能试着抓着他手臂把他拉近说道:“能不能去救娄氏,行医也是救人这也是救人,你就当日行一善可以吗?”

  “不行,这是我们谢家祖制,谢家子孙不得逆之……”没想到却被谢舒书一口拒绝了。

  听到他这么说姚梦玲也不再求于他,而是松开他的手,自己瞎摸瞎转的走,直到她感觉脚下有水才一直往前。

  “我救她,你上来!“谢舒书本不屑救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但是,却又看不得姚梦玲这般不要命,于心不忍只能同意。

  谢舒书跳入碧绿的河水中央,惊起一片波澜,过了一会便把娄氏拖上来了,把娄氏腹中的水全排出她才清醒过来,一看是谢舒书和姚梦玲站在她的身侧,她便不解的问道:“你们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吗?为何还要救我?“

  “我知道你只是听信谢云季的谗言才会如此,我这里有些银子,你先拿去,别再回这里了!“姚梦玲摸索着她的手把钱袋放进她的手中,她看不到娄氏此时的表情,也不知道她现在心情如何,只知道自己能帮的就这些了。

  娄氏接过银子,感激万分的望着姚梦玲说道:“大恩大德永生难忘,姚梦玲你是我娄氏的恩人,若有机会定当相报……“

  直到谢舒书提醒娄氏早已离去,姚梦玲才拉着谢舒书离开。

  姚梦玲向整日行医问诊的谢舒书问道:“你难道就不想做官光宗耀祖吗?”

  而谢舒书的答案是:“功名利禄犹如过眼云烟,做官最甚者只是光宗耀祖,而行医却救人一命胜七级浮屠,你觉得哪个更显难能可贵?”

  姚梦玲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自然是行医救人,我知道你总有办法说服我,因为你都已经说服你娘了……”

  除了谢云华考取功名之事将近,这谢舒书和王克王大人的女人婚事的考虑时间也迫在眉睫,谢舒书虽然是知道此事也当漠不关心,而老夫人倒是很满意这门亲事,毕竟王大人的女人也算是大家闺秀,上次有幸一见,这丫头长得也挺水灵,所以老夫人并不反对这门婚事,于是让下人开始筹备起来。

  而这日月如流,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期限,王克进门就嚷嚷着要见谢舒书,果不其然谢舒书还是之前那态度,见到王克便说道:“王伯伯,小侄有一难题不明,还望王伯伯能指点一二。”

  王克想着反正不是悔婚只是问他一个问题,又何乐不为之?于是问道:“世侄想要问什么?”

  “小侄不明白的是这城中的公子个个比之有过无不及,为何偏偏只选我这酒囊饭袋之辈?“谢舒书想问的正是这个,为什么就非他不可,不知道答案接下来的就免谈。

  这王克也不是好惹的,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这个小白脸,还有他以后有事也需要宫里宫外的照应,一个是太子的先生,一个是禁卫军统领,他必须要获得他们谢家的帮助,只要成为谢家的亲家那什么事都好办多了……

  王克转了一圈眼球,对着谢舒书说道:“世侄,这你就不懂了,你伯母吃斋念佛多年我也跟着耳濡目染,你悬壶济世,救死扶伤,那就是佛家的慈悲为怀救世人于溺海,这恩同再造啊!怎么能跟别的公子相提并论,王伯伯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只要你对我们莺儿好别的都不重要……“

  谢舒书心想这老狐狸为了让他娶他女儿连佛家都扯出来了,看来不娶他女儿他或许就会跟他聊道家了……

  而这时姚梦玲跟着搀扶的丫鬟出来了方才她也听到了王克说的那些话,便目光无神的望着前方,说道:“王大人的美意我替我们家书儿答应下来了,您回去等候我们的好消息,相信不久聘礼就会抬去你们王府门口了……“

  听到有人突然出来插话王克虽有不快,但是还是礼貌的向谢舒书寻问道:“这位是?”

  “他是我父亲生前所纳的偏房,也是我的姨母!”谢舒书实话实说道。

  王克连忙客气的说道:“原来是亲家母,失礼失礼,既然您也答应了世侄的婚事我也就放心了,那就此别过下次相见时希望是在我家莺儿和世侄的喜宴上……“

  待王克走后这时谢舒书才说道:“简直是无理取闹,我是不会娶他女儿的……“

  “我知道啊……“姚梦玲耸肩说道。

  谢舒书此时更是哭笑不得的问道:“那你方才那般话又作何解释?“

  姚梦玲微微笑道:“为了帮你解围啊,我觉得他今日没得到他要的答案他应该会跟你把道教,孟子孔子老子都说上一遍……“

  “嗤……你越来越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了,母上大人……“听到姚梦玲说的正是自己的想法不由的笑起来,他笑的样子就像一幅画可惜姚梦玲看不到。

  “知子莫若母嘛……“姚梦玲像个孩子一样嘴贫道。

  谢舒书捏着着她鼻子说道:“我没你这样的母亲,别倚老卖老啊!“

  却不料姚梦玲想挣开他的手却不小心跌入他的怀中,抬头却正中对上了他的双眼,姚梦玲无神的双眼显得无辜至极,让谢舒书心中一颤……

  “以后,不许,不许用这种眼神看我……“谢舒书羞红了脸说道。

  而姚梦玲却更加匪夷所思了,打趣的说道:“我是瞎子又看不见,话说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谁知这谢舒书并不回答,趁她不注意蹑手蹑脚一溜烟不见了人。

第四章 为其解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