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荒唐真相

  谢老夫人让把谢云季叫了出来,没一会谢云季睡眼朦胧的出来,还不明所以的问道:“祖母是什么事这么急着让我出来,我都还没睡醒呢……“

  谢老夫人大声呵斥道:“跪下!你这个畜生!”

  被这么一骂,这谢云季的睡意醒了八分,望着谢老夫人说道:“祖母到底是何事如此生气?”

  “这个护身符你可认得?”谢老夫人拿着谢云季的护身符对着谢云季说道。

  谢云季看着自己的护身符在祖母的手上,自己摸了下腰间,自己都忘了是何时护身符不见了。

  继而谢老夫人又问道:“那堂上的人你可认得?“

  谢云季抬头望了眼四周,一眼就看到了昨夜和自己缠绵的女子,但是惊讶为何她会在自己家中,而且王大人也在。

  “认……认……认得,祖母我知错了,千不该万不该都只能怪她自己倒在我的身上,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肯定会有反应,您也不能只怪我啊……“谢云季这时却委屈了,又不是他主动要对她怎么样的,一个美女投怀送抱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不会动心吧?

  虽是这么说,但谢云季依旧跪在地上,因为平日里自己的祖母很少怪罪他,今日之事恐怕也是难辞其咎了,不认也难,就随她处置。

  王莺知道昨晚是与他做了那般事,哭着说道:“怎么会是他?我不相信!”

  于是谢老夫人这次便做主道:“今日我们谢家也算有错,我们云季也尚未娶妻,如今你们的事情已成定局,我们云季也是仪表堂堂,虽还未成大器,但也是个好苗子,若是王大人没有意见,便可以择日成亲,这本是他爹该操心的事,事到如今,我这老太婆也不得不管了!“

  这王克想了下,觉得既然都是嫁入谢家,而谢云季又是这谢家的长孙,父亲又是太子的先生,是比这谢舒书还要合适做这女婿人选,于是也不带拖沓道:“既然亲家母都这么说了,这事也就这么定了,既然谢大人京中任职,这成亲得拜高堂,那三日后小女便随您孙儿回京再办喜事,您意下如何?“

  谢老夫人也没什么意见,这刚好让这谢博远管教管教自己的儿子,便点头说道:“好!”

  而王莺却不能如愿以偿,于是恼羞成怒的说道:“父亲我才不要嫁给他,我要嫁之人是谢舒书!“

  “你难道忘了你已经是谢云季的人,不要在这给我丢人现眼,回去教训你!”王克佛然大怒道。

  待他们人走后,谢老夫人则是问谢云季:“祖母这般处置,你可有不满?”

  “云季不敢有不满,祖母是为云季着想才如此,云季没有怨言。”谢云季这时依旧是跪在地上。

  谢云季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这随意上个女人还能上到自己叔父的未婚妻,还真让他这次长了心眼。

  而看戏的谢舒书则是无所谓,仿佛事不关己的走开了,到了晚些依旧给姚梦玲送药。

  姚梦玲现在起色好了不少,于是想起前日之事便说道:“曼陀罗花摸过也不会留下痕迹的,更不会因为油而变色,你为何要撒谎?”

  谢舒书拿起汤勺继续喂药,说道:“为了不让你再难过,为了不让你再舍命去帮我……“

  “我什么也没做……“姚梦玲这时又用着无神的双眼抬头望着他,不愿意喝谢舒书喂的汤水,因为他说中了。

  “治寒哮之药有千百种,为何只要这一种?而且你这寒哮来的说巧不巧又偏偏那天王莺来了,综上种种,如果我再不知道,那我便是个傻子!“谢舒书用汤勺使劲想掰开姚梦玲的嘴,让她把汤药喝下去。

  谁知汤药却直接撒在了床上,谢舒书已经失去理智的喝了几口汤药,堵上姚梦玲的唇瓣,使劲咬了一下姚梦玲的下唇,才让她张嘴把汤药灌进去。

  姚梦玲惊吓得想推开他,谁知这谢舒书却怎么也推不开,反而还趁机吻上了她的唇,她本想给他一巴掌,却不慎被他紧紧抓住手,轻轻喘着粗气说道:“我记得我上次说过,不要再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这次算是惩罚……”

  虽然他松手了,还停下了方才的举动,但是姚梦玲却突然冷静了下来,淡淡的说了一句:“舒书,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欢我?”那三个字说出之前姚梦玲还不确定的顿了一会。

  谢舒书此时却定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不知道何为喜欢,他从来未喜欢过一个女子,因为他一直都是一个人,至于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个不知道的难题……

  “舒书方才无意冒犯姨母,还请姨母责罚……舒书只是……只是想起了一个喜欢的女子跟姨母很像所以才做出了方才的事情……”他甚至连撒谎都不会,他明明是个无牵无挂的人又怎么会有喜欢之人。

  而姚梦玲比他更清楚不过他的为人,方才那番话也只是他在为自己狡辩,不过既然他不承认,那甚好,于是又轻声细语的说道:“姨母从来就没有责怪你,我也知道你只是年轻气盛才会那样,若是有喜欢的姑娘你到时候可以带回来,我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你永远记住,我是你的姨母,这个身份永远也改变不了,而你也只是我的儿子……”

  谢舒书握住姚梦玲的手,有些无奈的抿嘴说道:“姨母说的是,舒书铭记于心,舒书有些乏了先回去了……“

  回到房中的谢舒书像疯了一般,把书柜上的书都狠狠扔到地上,把墙上画了几个月的穴位图,都撕的粉碎,他为何听到她这么说会感觉胸口透不过气,那些话句句就像是用针扎进他的身体,有些绞痛还十分难受?

  他曾听人说过一句话“医者不能自医“本也只是当成玩笑话嗤之以鼻,谁知这姚梦玲就像是有毒的罂粟,毒液慢慢流进了他的体内,融入他的血管,甚至最后进了他的心。

  他也自然不知道这种病也只有简单的三个字,俗语“相思病“

  所为”两相思,两不知“因为这姚梦玲对他也并非无情,她也因谢舒书的到来而欢喜,因为他的离开而懊恼,但是她忘不了娄氏那时候的挣扎,没入水中愤恨而无助的表情,她不愿意谢舒书出什么事……

第八章 荒唐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