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开始怀疑

  姚梦玲回头只见陈叔陵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身后,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跟踪自己的?还是自己走的太急没留意?

  “他啊……他是……他是我表哥!也就是我舅家的表亲家的姨娘的儿子!“此时姚梦玲还能说什么呢。

  姚梦玲连忙说道:“表哥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都说不用送我了!“

  怎知这陈叔陵也很配合的说道:“表妹就是这般待客的吗?天色已黑,但不成你让表哥我流落街头……“

  “表哥……你不是住客栈的吗?“姚梦玲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了,这个男人简直太难缠了!

  这个陈叔陵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说道:“表哥身子弱,万一这回去遇到歹徒可如何是好?“

  姚梦玲这时盯着陈叔陵得意的脸,便有些想揍他的冲动,他这副硬朗的身板都能直接打死老虎了好吧?

  谢云华诡异的望着这两人两眼,然后说道:“既然是亲家,夜深人静了你先在这住一宿再说吧!“

  “不要……“姚梦玲焦急的喊道。

  谢云华云里雾里的问道:“不要什么?“

  陈叔陵随着谢云华进去,然后说道:“不要客气!我表妹是这意思!既然都是亲戚那更无须客气了!“

  姚梦玲现在心想她究竟是怎么认识这个乱认亲戚的男人的?现今他还跟着自己到了谢家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于是便拉着陈叔陵的衣服对谢云华说道:“云华你也累了,先回去吧,我送表哥去厢房便好!”

  谢云华总觉得这两人有些古怪,但又说不出是哪里古怪,只能提着灯笼先回去了。

  姚梦玲把他送到厢房后关门前小心谨慎的望了一眼外头,确认无人才关上厢房的门,便道:“你是何居心?为何一路跟着我到谢府?“

  “表哥来看表妹很正常不过,难不成你还想我告诉他们你收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到家中?“陈叔陵觉得戏弄下她觉得蛮有意思的。

  可是姚梦玲并不觉得这样有意思,只是愤愤的望着陈叔陵道:“不要装模作样了,这里就只有你我二人,你究竟是谁?“

  陈叔陵抚平床上的折痕,坐下望着姚梦玲说道:“问别人名字之前不该先自己报上名来吗?”

  姚梦玲拉起床上人的衣服便道就往外拽,说道:“我叫姚梦玲可以了吧?总之你不能留在这里,我们谢家已经很穷了养不起你这样的金贵之躯!“

  陈叔陵实在太重了姚梦玲一个人根本就拖不动,只要放弃了,转而说道:“公子?你就说你究竟要怎样才愿意离开谢府?“

  只见陈叔陵拿出一叠厚厚的银票说道:“这算是我这些天住在这的补偿,你考虑下……“

  现在姚梦玲是看见银子眼就发亮,但是还是被自己的理智战胜,说道:“无功不受禄,花自己赚来的钱才踏实……“

  见此法不行便起身,然后开门出去,姚梦玲以为他改变心意了,于是兴高采烈的说道:“你终于想通要离开了?你等下小声点别吵醒他们,我这就送你出去……“

  只见陈叔陵低下头盯着姚梦玲的大眼说道:“不……我是打算把他们都叫醒,然后说明我的来历,我相信他们会很欢迎我住进你们谢家!“

  “你疯了!你哪也不许去!今夜你就住这吧!明天天一亮你必须走!”姚梦玲只能这么做了,不然他真的说出去她也就完了。

  姚梦玲走后陈叔陵才舒服的躺在床上,没一会便有一个人影从房梁跳下,说道:“迷踪拜见王爷!属下看那黑衣人的身手矫健,跟属下不相上下,一番较量却不料他跑了,是属下失职!”迷踪跪在地上迟迟不起。

  只见床上的陈叔陵这时才睁开眼说道:“此事也不怪你,皇兄身边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你抓住呢?恐怕他早就发先你跟踪他了,我们只是画猫不成反类虎!”

  “王爷是怎么知道那人定是太子身边的人呢?”迷踪不解的问道。

  “你是本王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本王自认不居功自傲,平日也无宿敌,能和你不相上下又对我又有怨的人,除了太子还能有谁?”这时陈叔陵怒不可以的一座而起。

  这时迷踪依旧不解的问道:“属下不解为何王爷要住在这里?”

  “因为有件事我需要弄清楚,你继续跟踪太子,本王有些私人恩怨需要自己解决!”

  陈叔陵脑子现在浮现的是姚梦玲的脸,他一定要查出这个女人究竟和玉琼堂有何关系。

  而此时的花楼里,陈叔宝美人入怀,酒池肉林好生快活,追风包扎好今日被刺的伤口便说道:“殿下,属下认为他已经知道是您派属下过去的,此地不宜久留,不然就怕夜长梦多!”

  但是陈叔宝吃了一口美人递过来的葡萄便说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也不必过于担心,这里有美酒美人伺候,你觉得哪里比这里还适合落脚的?”

  “就是嘛,公子走了人家可怎么办啊?“一旁的美人拉着陈叔宝的手娇媚的说道。

  这时的陈叔陵兴致大好便一把抱过那个美人,捏着那个美人的下巴道:“只要你伺候好本公子,本公子怎么会舍得走?”

  “公子人家也要拉!”另外一个美女也拉着陈叔宝的手撒娇道。

  陈叔宝左拥右抱的说道:“一个个来,本公子一个个的宠幸!就怕你们受不了!“

  “公子你真坏!”那个美人趁机摸上了陈叔宝结实的胸膛。

  那些女人望着陈叔宝邪魅刚毅的俏脸,还有那诱惑的胸膛就舍不得走了,这花楼什么时候来过又有钱又英俊的公子哥,难得来一个就算没有捞到油水,自己也赚了。

  不过陈叔宝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会碰,他只要美得动人心弦,而且是别人只能排队候着也等不到的女人,他喜欢看着那些人感受下被夺取所爱的挫败感。

  就在这时陈叔宝突然想起一个人,然后便问道追风:“那日我被伤之时,你可见那个从我房里出来的女人?“

  追风反想了一下,好像有些印象,却又不是很清晰,回道:“回殿下,不知可是个身穿绿衣的姑娘?“

  他上楼的时候刚好擦肩而过一个绿色的身影却望不清相貌。

  “对,你若是能找到她,把她带过来!我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完陈叔宝意味深长的勾起嘴角,伤了他,就想一走了之,没这么容易。

第十九章 开始怀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