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男神还是敌人?

  百里行歌怀揣着殷璃,一路不敢停歇,朝着早定好的地方奔徙而去。

  路上,殷璃偷摸着伸出脑袋。

  哎呦我的妈,这就是轻功了?艾玛,比过山车还刺激啊!

  殷璃兴奋的张开嘴,感受着疾风吹过毛发的舒爽。

  如果她自己能看见自己傻兮兮的样子的话,铁定不会这么干!跟从车窗里伸出头的二哈似的。

  百里行歌感觉怀中松垮,低头将殷璃又给塞了回去。

  殷璃,“……”

  不一会,目力过人的百里行歌远远地看见约定地点影影幢幢的人影。他放慢了身子,在不远处停下,仔细观察了一盅茶的功夫,才现出身形,走上前去。

  “王爷!您来了!”马上有人凑上接应。

  百里行歌却一个冷眼扫过去,那人自知有错,赶紧改口,“公子”。

  百里行歌转过头去,不再理他。那人暗自缩缩脖子。

  原先坐着的人马上起身,纷纷行礼,“公子。”

  方才说错话的那人又凑上来,“公子,您伤势如何?”

  百里行歌面不改色,拢拢衣襟,“无妨。”

  顿了顿,百里行歌问道:“那一队人马如何了?”

  “昨夜寅时,属下顺着既往路线前去查探时,发现,那队人马尽数被杀,尸身也被焚烧,没留下任何线索。”说起正事,百里行歌的小厮白郑晟也收了刚才的小心样,端端正正的回答。

  听到尸身被焚,百里行歌眼中一抹寒光闪过,眼中杀意浓烈,几乎要喷射而出。

  “那个人呢?”

  “被掳走了。”白郑晟补充道“并未取其性命。”

  “整合人马,立刻上路!”百里行歌眼中讥嘲之色一闪而过。

  “可是,公子您的伤……”白郑晟急切道。

  “上路!”百里行歌大步向前走去。

  其余人等只能听令行事。

  挤在百里行歌怀中的殷璃郁闷的要吐血了。

  那一声“王爷”她听得真真的!

  她穿越而来,但却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她再清楚不过,这天底下,除了大夏,再没有其他像样的国家!大夏一只“破域军”,百年来,为大夏开疆拓土,大杀四方。如今,这天下除了大夏,只剩了周边依附残喘的小国。

  眼前男神长这么帅,根本不是周边小国出品啊。

  难道,是大夏的王爷?那么,这个“王爷”是夏帝的叔伯还是兄弟?自己这算不算羊入虎口?继而又想到生死未卜的殷父,殷璃暗暗啐了一口。呸!亏得刚还把他当男神,却原来是变态家的。

  想到这里,殷璃再也憋不住,挣扎着要从百里行歌的衣襟中钻出来。

  “咦?公子您在哪捡的这狗儿?”白郑晟刚好牵马过来,正好看见自己王爷怀中钻出个白绒绒的脑袋。

  殷璃气极,你才是狗!眼睛是摆设么?姐姐我是狐狸!灵巧的狐狸!虽然这也不是啥值得夸耀的,但殷璃还是冲着一脸惊奇的白郑晟呲了呲牙。

  百里行歌低头看着怀中的小脑袋一脸的忿忿不平,心情却莫名的松了松。

  抬手摸摸那白绒绒的脑袋,纠正道“狐狸。”

  殷璃的脑袋罩在百里行歌的大掌之下,没了脾气。心恨自己为什么会是狐狸,竟然就这样被摸头杀安抚了。

  白郑晟却牵着缰绳,一脸见鬼的表情。我的乖乖,刚才王爷是在纠正他么?王爷什么时候把别人放在眼里的?王爷,说好的一生一世不理人呢?

  白郑晟呆若木鸡的样儿暴露了心中所想。百里行歌摸着怀中的狐狸,抬起眼角横了他一眼,他立马打了个寒噤,狗腿地陪着笑,将百里行歌的马牵过来。

  百里行歌翻身上马,一只手却一直护着怀中的小狐狸,那毛茸茸的温暖触感很是舒服,百里行歌黑沉的脸色缓和不少。

  

第九章 男神还是敌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