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军权

  “平沙王百里行歌觐见……”内侍尖利的嗓音响彻大内。

  “百里行歌?百里云殊的儿子?”

  “那个克父克母的丧门星?”

  “那小子不是只有十七岁?”

  “他不是还在孝期?”

  朝堂之上,一时间群臣侧目相询。

  夏帝阴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噤若寒蝉。

  “宣!”

  半个时辰后,百里行歌站在金殿内。

  “陛下,臣请出战。”

  玉阶之下,百里行歌俯身稽首,却依然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傲然。

  夏帝眯起眼睛。哼,这就来要军权了么?

  “行歌,朕知你为父报仇心切,但你百里嫡系只剩你一人,朕还是要为你父亲考虑的。”

  百里行歌并不言语,只是低头跪着。

  夏帝眉头皱起,这是跟皇帝要强么?姓百里的人果真都狂妄得很!

  “行歌,你尚未婚娶,战场上危机四伏,刀剑无眼,万一有个闪失,朕如何对你父亲交代。”夏帝一脸仁慈不忍。

  百里行歌倏地抬起头,“父仇未报,绝不娶妻!”眼神中一片仇恨。

  如今的百里行歌,正是十七岁,脱了少年的身形,脸上却依旧稚气未脱。心中的心思全写在脸上。

  夏帝心惊于百里行歌的恨意,却也稍稍安心。

  没了父母,这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心智不全的孩子。这样的人,好利用,也容易除去。

  幸亏,百里云舒走得早。

  而且……夏帝眼神微闪,战场上么,刀剑无眼……

  看得夏帝神色不明,赶紧有人越众而出。

  定安侯一贯喜欢揣摩圣意,惯于见风使舵。如今,正是他表现的好时机。

  “启禀陛下,臣以为,陛下爱护臣子,是臣等幸事。平沙王拳拳赤子之心,也着实令人敬佩。但是,如今我朝边患,正值用人之际,陛下还是要忍痛成全。”

  “平沙王尽得老王爷教导,行军布阵,胸中自有谋略。且老王爷常年与东蛮交战,定有研究。平沙王想必也对东蛮十分了解。这是其一”

  “其二么,东蛮之所以大胆来犯,其缘由在于常年对阵东蛮的破域军不曾出战。破域军百年来,一直为世代平沙王统领,寻常将领难以施令,如今有平沙王愿意领兵出征,正是再好不过。”

  “所以,恳请陛下成全平沙王一片孝心,老王爷在天有灵,也定会保佑平沙王凯旋!”

  所有人都知道,要打败东蛮,得寄希望于破域军,而要施令破域军,只有眼前这个单薄的少年能做到。

  哪怕,这少年很有可能……有去无回。

  群臣高执玉笏。

  “请陛下成全平沙王孝心,解我边患。”

  夏帝一脸无奈不忍,心中却已开始盘算。

  破域军!不知为何,当年太祖直接将破域军划为百里家所有。如同一把利剑,一直悬在夏帝头上。

  好不容易百里云舒死了。破域军名正言顺的到了自己手里,却发现,情况比他想的更加可怕。

  十万破域军,只忠于百里!这让夏帝心惊之余燃起无边怒火。

  没有姓百里的人施令,他,堂堂大夏天子,竟无法调动破域军一兵一卒!

  一只大夏最强大的军队,却无法为他所用,夏帝对破域军是又爱又恨。

  而如今,这破域军,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第十六章军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