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你是母的?

  等百里行歌到得近前,殷璃才猛然发觉,两人(两,人?)离得太近了。

  雾气中的百里行歌似乎更美了。墨色发丝倾泻而下,曳入水中,攀附在百里行歌的身体上,让百里行歌染上一丝暧昧的妖娆。

  水珠沿着削瘦的锁骨一路蜿蜒而下,滑上胸膛,最终掩入水中。

  “咕嘟”殷璃咽下口水。

  不料百里行歌突然伸出长臂,将殷璃揽了过来。

  殷璃大惊失色。

  要干嘛要干嘛,妖妖灵!救命啊!

  百里行歌将殷璃捉过来,仔细在小狐狸身上摸起来。

  我靠!你手往哪放呢?!你摸哪呢?!

  殷璃扭地格外厉害,反抗十分激烈。

  “嘶~~你!”百里行歌疼地收回手,手臂上已添了三道整齐的血痕。

  殷璃呲牙咧嘴,跳到浴池边。湿着毛,恶狠狠地瞪着百里行歌。

  “咳咳……”百里行歌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你……你,是母的?”

  百里行歌转过身去,留下一个背影。从后面看去,耳朵红红的。

  殷璃心头跑过一万头小动物。你大爷的,搓着洗澡也就罢了,刚刚往哪摸呢?!

  想起刚才,殷璃简直无地自容,脸上火烧火燎的,耳朵尖的毛都泛起了粉色。

  百里行歌讪讪地摸摸鼻子。

  “我不知道~”语气弱弱的,一点点“战神百里”的气魄都没有了。

  殷璃觉得自己无法直视百里行歌,悻悻转身,往浴室外走去。

  百里行歌耳力过人,听见小狐狸离开,自己略微泡了泡,便起身出了浴池。

  想了想,将寝衣穿好,才跨入浴室。

  殷璃湿漉漉地趴在躺椅上瑟瑟发抖,看起来很是可怜。

  百里行歌拿起一块白绢布,盖在殷璃身上,刚要动手擦拭,却突然想起什么,顿了一顿。

  “我,我给你擦一擦……”

  百里行歌神情很不自然。

  殷璃也不看百里行歌,低着的头默默点了点。

  百里行歌轻轻吁了口气,隔着白绢布抱起殷璃,也不在意殷璃湿漉漉的身子,将小狐狸放在自己腿上,轻轻地擦拭起来。

  殷璃看起来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任由百里行歌摆布。

  百里行歌见殷璃这样,更觉尴尬。

  一时,房中无语,只有百里行歌手中的白绢布与殷璃毛发摩擦的窸窣声。

  殷璃很烦恼,自己这是真的会成为一只狐狸,一辈子,困在这狐狸的身体里。

  百里行歌把她当作宠物养,她不乐意。可是如今,百里行歌把她当做人来看。甚至现在小心翼翼顾着性别差异,却让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郁闷。

  殷璃烦躁地甩甩脑袋。圆圆的眼睛也耷拉下来。

  百里行歌不知殷璃为何如此,只以为是自己刚才唐突。心中越加愧疚,手中也越发轻柔。

  手臂上的伤痕不小心与袖口擦过,百里行歌轻轻晃晃手臂,小狐狸看起来软软的,抓起人倒挺疼。

  殷璃看见了,小心地把头转过来,刚想伸出爪子摸一摸。转念又想到刚才就是自己的爪子抓破了人家,便吐吐舌头,缩回了小爪子。

  

第二十六章你是母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