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何去何从

  百里行歌和夏煜在花厅分主次坐下,夏煜不断找话题与百里行歌攀谈,百里行歌虽不至无礼却也冷淡。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百里行歌不动如山,认真喝茶。夏煜俊秀的脸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额,如此不易近人的百里王叔要如何相处。

  思索间,夏煜开口。

  “子亮听闻王叔府上的泣露芙蓉是大夏绝无仅有的名种,娇艳无双,王叔可否一偿子亮所愿。”

  百里行歌放下茶杯,有些不耐。

  夏卫启这儿子怎么回事?不顺着他老子的意思,一直围着他平沙王府转是怎么回事?!

  “请。”

  百里行歌率先引路,态度冷得可以。

  夏煜苦笑,百里行歌一年之中多半时间待在军中,只有奉诏述职才会回京,且回京所待时日短暂。

  要来拜访这大夏战神,十分不易。所以,他才会厚着脸皮东拉西扯赖着不走。

  这个十四岁的少年,虽贵为大夏太子,面对百里行歌,却如所有仰慕大夏战神的寻常少年一样。忐忑而生涩。

  夏煜心中一直有一个小小的愿望。

  终有一天,百里行歌会带着他并骑而驱、快意山野。或是执剑弯弓、沙场御敌。

  满怀憧憬的夏煜亦步亦趋跟在百里行歌身后。

  夏煜少年身姿略显削瘦,跟在雄姿英发的百里行歌后面,远远看去,倒像一对父子。

  百里行歌带着夏煜来到西苑,下人早已在水榭中摆好了点心茶水。

  百里行歌不想和夏煜多做交流,一屁股坐在水榭中。端起了茶杯。

  “太子请随意游赏。”

  夏煜无奈,耷拉着脑袋,独自去看那池自己压根儿就没兴趣的泣露芙蓉。

  看着夏煜远去,白郑晟低声问自家王爷。

  “王爷,这样真的好吗?好歹是太子,这样对他,是不是有点……而且,小的看太子和皇上不一样,倒是个好的……”

  百里行歌闻闻手中清茶,看了看远去的瘦弱身影。

  “夏煜是个小毛孩子,但也是大夏太子。十四岁的年纪,有些事他该懂了,我和他父皇,他只能选一边,左右逢源,皆大欢喜,那不可能。”

  百里行歌看夏煜的眼神晦涩不明。

  “皇上疑心甚重,他若想坐稳太子之位,最好离我远远的!”

  百里行歌饮下手中清茶。

  十四岁,那时,他也正是如此年纪。一转眼十年已匆匆而过,夏卫启有没有想过,当年那个清冷单薄的少年如今会成长为让他寝食难安的眼中钉、肉中刺!

  果然,人在逆境中才会迅速成长。

  百里行歌放下手中茶盏。看着长廊上垂头丧气的夏煜。

  若是这个孩子的话,大夏会不会免去一场腥风血雨?

  想起夏帝近日种种所为,百里行歌知道,夏帝等不及了。

  掌握十万破域军的百里行歌,已然成为夏帝的心魔。

  百里行歌心中十分清楚,夏帝要除掉他的决心,已经坚决到可怕的境地。

  百年沙场御敌,千里疆土并入大夏,数万忠骨埋作他乡。都敌不过夏卫启心中的猜忌。

  良臣择主而事。如此君主,当真让人心寒。

  百里行歌看着削瘦天真的夏煜,长长叹息。

  “太子,还是太小了……”

  大夏,何去何从……

荔枝猫说
感谢落清云,低调的里昂的推荐票!

第四十七章 何去何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