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捉鱼

  眼见着夏煜掉入池中,殷璃差点惊叫出声。

  所幸,池水清浅,夏煜跌进去才堪堪没过膝盖。

  不过,夏煜一身锦衣华服浸了水,模样颇为狼狈。

  殷璃稍稍放下了心,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

  不过,这小鲜肉怎么说也是大夏太子,万一感个冒发个烧,夏帝怪罪下来,会不会对百里行歌有什么影响。

  想到这里,殷璃脑中突然轰然作响,反应过来。

  这孩子是太子,夏卫启是皇帝。

  所以说,这个孩子是夏卫启的儿子?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沦为兽行的仇人之子!

  殷璃原本抬起爪子要招呼夏煜赶紧上来。此时,那只爪子略略僵硬,似乎有千钧重。

  殷璃看向夏煜的眼神十分复杂。

  就是眼前孩子的父亲,杀了殷父,杀了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的依靠。

  殷璃放下自己的小爪子,定定地看着为了给自己抓鱼而落得狼狈的少年。

  此时阳光正好,湖心亭中光线很是柔和。池中本来粉莲袅袅,莲叶婷婷。

  夏煜掉进来搅动了一池碧波,给原本恬淡静好的画面添了一丝生气。

  白净好看的脸庞映着池水的波光,和着阳光折射出迷离的神采。

  此时的夏煜干净的如同光线中稍纵即逝的精灵。眼中纯澈如同锦鲤扫过的湖水。

  这样美好的少年,怎么会是那样一个变态的孩子。

  想起夏帝当时捏着自己脖子扫过来的阴鸷眼神,殷璃仍不免心中胆寒。

  那双眼睛,没有生死,没有温度,所有东西在那双眼睛里,都是脚下尘埃。

  殷璃轻叹口气,伸出自己的小爪子,向夏煜挥了挥,示意他赶紧上来。

  夏煜坐在水中,有些愣神。这种掉水里的蠢事,他还真没干过。

  平日里身边的太监宫女乌泱泱跟一大堆,唯恐自己有个闪失。

  今日本来跟着一队禁军,进王府大门时也让自己留在了外面。

  是以夏煜在水中愣了半天,竟没人管他。

  良久,夏煜才反应过来,正好看见小狐狸跟他挥爪子。

  夏煜连忙从池中站起,试探着踏回了岸上。

  夏煜上了岸,依旧有些不知所措,这该如何是好。

  这副样子成何体统?

  殷璃扭着头,自己不能说话,也不能暴露智商,只能傻傻地看着湿漉漉的夏煜。

  夏煜突然觉得身上有异样。

  锦袍被水打湿,很是沉重,夏煜艰难地在怀里翻找着。

  刚刚是什么东西?

  终于,夏煜拉开中衣,从里面钻出来一只透红的鱼儿来。

  那鱼儿贼头贼脑地刚钻出来,便要溜出夏煜身边。被眼疾爪快的殷璃一把按住。小鱼儿奋力挣扎着。

  夏煜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小鱼儿。

  刚才是这小鱼儿在自己身上钻着?

  夏煜想起自己掉入水池前的目的,又看看如今状况,眨眨干净的眼睛。

  心中一点也没有因为掉入水池而觉得倒霉,反而,有一种从来没有的畅快。

  夏煜看着一只爪按着小鱼儿的小狐狸笑了。清朗的笑声轻轻荡漾开去。

  殷璃抬头,正好看见夏煜如同端阳一般温润和煦的笑。

  清朗若徐来清风,不带一丝烟火。温煦如初升赤阳,扫净世间暗浊。璀璨似飒沓流星,划破暗暮苍穹。

  夏煜美好的笑容稍纵即逝。

  一道可怕的声音在头顶炸响。

  “你们在做什么!”

  

第四十九章捉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