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季宗

  季宗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其余黑狐卫,微臣并不知晓,但是微臣这一组,微臣还是比较了解的。微臣所属的小组,十人之中,所擅专长各有不同,似乎是互有所补。”

  “微臣擅长用刀,近身功夫不错。因长相的原因被百里行歌看重,委以组长之职。”

  “其余九人中,善英华为人稳重,擅长谋划,黎英武练得横练功夫,寻常刀剑伤不了他,荆安邦一把长弓百步穿杨,慕文昌运筹帷幄熟悉兵谋,窦良弼……”

  突然,季宗停了下来,眼底一丝清白闪过。他想起来那个清隽爽利的男子。刀法一般,剑法一般,骑术一般,却独独一手疗伤接骨之术,堪比杏林国手。

  他接骨时,眼睛里的安宁能让人忘了所有的痛。

  想起窦良弼,季宗小腿隐隐发疼。那里,还有断过的痕迹。

  “继续说。”

  夏卫启想更多了解黑狐卫的事宜。

  季宗点点头,忘掉小腿,继续说下去。

  “窦良弼接骨疗伤手法熟练。韦俊一双鹰眼,十里开外也瞧得清清楚楚。干英三寸不烂之舌,死人也能说活,打探消息一把好手。曲俊逸一身轻功,几乎踏水无痕。晁鹏为人木讷,却心思细微,组内大小事宜,他都一一在心。”

  “十人所长各有不同,看似有强有弱,合在一起,其发挥作用,却堪比千人破域军!”

  夏卫启瞳孔紧缩,阴鸷之色外溢。好你个百里行歌!十万破域军还不够,竟还搞出个黑狐卫出来!若说你没有异心,只怕鬼都不信!

  夏帝打定主意,让夏慕瑶继续缠着百里行歌,麻痹百里行歌对自己的戒备,春蒐时,才能一举成事!

  想到夏慕瑶,夏帝记起今日夏慕瑶刚从百里行歌府上回来。便与季宗定好两日后再具体商议春蒐事宜,起身离去。

  夏卫启离去后,季宗仍久久的在地上跪着。

  小腿处早已愈合的伤口带着一丝丝钝疼,撞开他眼中清白。

  善英华,黎英武,荆安邦,慕文昌,韦俊,干英,曲俊逸,晁鹏,还有,窦良弼……

  三年,三年朝夕与共,三年同袍偕行,三年肝胆相照,三年,性命交付!

  自己终是负了他们!想起那熊熊烈火里燃起的九具尸体。季宗突然身形委顿,额头重重磕在地上,指甲死死抠进地砖缝隙,暗红的血顺着凹槽静静流淌,如同季宗的嘶喊,无声无息,却久久不停……

  自己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跪了很久很久,季宗才晕了过去,恍惚间,他看到了三年前第一次看到的,梦一般的场景,战神亲临。

  百里行歌一身乌金甲,刚从战场凯旋,骑着比所有马儿都高出一个头的赤宵。一手倒提着沾满血的霸王枪,一手提着一颗人头,西戎可汗,图尔扈的人头。

  据说图尔扈天生神力,每日要吃三头羊喝九大罐酒,一只手便可捏碎一个成年男子的头骨。

  如今,他的人头,漫不经心地提溜在百里行歌手里。

  季宗热切地看着百里行歌,同营的弟兄都说自己像主帅,他也很是好奇。

  但这一刻,季宗明白了,自己一点也不像主帅。这个浑身浴血的男人,是大夏战神!是自己永远追逐不到的极光……

  

荔枝猫说
呼……写完一章,睡觉觉去啦。

第八十五章季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