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八章春蒐开始

  那一抹明黄出现时,所有人都渐次噤了声。

  夏帝身着金甲,明晃晃站在那里,便叫所有人不敢抬头直视。

  夏帝笑容可掬,亲切之中不失威严。

  但殷璃死都记得,就在一个多月前。这个男人,捏着自己时如同索命厉鬼的阴鸷目光!

  殷璃目眦欲裂,犬牙紧咬。

  百里行歌突然感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浴血沙场多年的他对此再熟悉不过。

  那是……杀气!

  但竟从怀里的阿璃身上散发出来?!

  百里行歌默不作声,眼睑下垂,紧紧盯着怀里的小狐狸。

  殷璃目光如跗骨之蛆一直紧紧盯着夏帝,颈上毛发根根竖起。

  百里行歌眉头越皱越深。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阿璃,平时的赖皮样全然不见了。

  此时的殷璃充满了仇恨,似乎连毛发尖上都泛着寒光。圆圆的狐狸眼里,是深不见底的恨!

  到最后,殷璃竟控制不住自己,微微颤抖起来。

  阿璃盯着夏卫启,还如此血海深仇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百里行歌细想,一只大手将殷璃夺了过去。

  百里行歌瞪向令狐冲,令狐冲不以为意,冷冷一笑,抱着殷璃退到了一边。

  眯起眼睛,百里行歌不禁思量。

  阿璃,绝对和夏卫启有什么瓜葛,而令狐冲,绝对是知情者。

  一旁的令狐冲却不在意百里行歌。他此时所有心思都在殷璃身上。

  令狐冲手指轻轻安抚怀里不住颤抖的小狐狸。用只有殷璃能听见的声音安慰着。

  “璃儿,别怕,他不会再伤害你分毫!”

  殷璃全身紧缩在令狐冲怀里,眼前是却殷父临死前的温柔一笑,和夏帝那双骇人的嗜血双眼。

  殷璃紧紧咬着牙齿,只怕自己一开口就叫出来。口中渗出血来也不自知,更听不见令狐冲的低声安慰。

  令狐冲见殷璃完全听不进去,心里暗暗焦急,却也没有办法,只能不住地摸着殷璃头顶,以期殷璃能回过神来。

  百里行歌看见令狐冲脸上有隐隐急色,料定与阿璃有关,便凑了过去。

  等看见令狐冲怀里蜷缩一团不住发抖的阿璃,百里行歌心里只剩下心疼,哪还有心思去猜想这狐狸和夏帝的瓜葛。

  “给我!”

  百里行歌不容置疑地接过殷璃。

  令狐冲无法,只好给他。

  此时,夏帝已站上高台,所有人下马站定。

  百里行歌抱着殷璃退往后方。

  夏帝开口,百里行歌明显感觉怀里的小狐狸猛然瑟缩一下,抖得更剧烈了。

  “桓桓英杰,保我厥土,于以四方,克定厥家。惟时春蒐,宣以定之!”

  百官俯首称颂。

  有内侍递上一张装饰精美的硬弓。

  夏卫启爽朗一笑。接过硬弓,从腰间箭袋里摸出一根羽箭。双臂一展,将弓拉至满怀。

  站在台下的一名内侍,将早已准备好的灰鸽从手中放出。

  “嗖!”

  夏帝手中羽箭离弦,正正射中刚飞至半空的灰鸽。

  群臣齐声叫好。一时,场中气氛高涨,所有人都跃跃欲试,想赶紧上马进山去猎只好猎物来!

  夏帝环视场下,大手一挥。

  “春蒐开始!”

荔枝猫说
感谢宝宝我无敌了、,落清云,抬头触摸那一抹…,幽·夜冥的推荐票。呼……这一章好难,翻着诗经写。

第九十八章春蒐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