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收画魂

  在车里躺了一会,何一凡对着林舒雅说道,最近几天你最好别出去玩,要不然你很难活下来,何一凡从兜里又掏出一张符纸,递给了林舒雅说道,其实你一定很好奇,昨天的事,林舒雅眨着一双大眼睛点了点头,何一凡继续说道,其实昨天我们走了鬼的路,也就是通往冥界的路,我是一位道士,从一开始我就看到你身上有鬼气,所以才坐的你的车,如果我们一直走下去,你就会真的死了,刚才我给你的符纸,晚上睡觉时贴在胸口,暂时能保住你的性命,今天我准备一下,后天我去看看你的那副画,这时的林舒雅疑惑的看着何一凡,不过没有说话,何一凡继续说道,

  不过还有一点,晚上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去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对付,何一凡又想了想,还有我的外套你也先拿着吧,是施过法的,说完不等林舒雅说话,何一凡就下了车,只留下林舒雅愣在原地,等林舒雅反应过来,冲着何一凡喊道我怎么联系你。

  你后天还来这里吧,我在这里等着你,说完身也没回就走了。

  当他走到校门前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只见自己的女朋友莫小葵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而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死敌,俩人有说有笑的走着,何一凡的世界立马下起了大雨,心沉入了谷底,那一刻他的心特别的痛,而自己的双腿好像不听使唤一般,飞快的走了过去,那一刻他很愤怒,双拳对着走过来的那对男女就砸了过去,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在那幅眼镜上面,女的惊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哦,是何一凡啊,正好我正要和你说呢,我们分手了,我现在的男朋友就是他慕佳晨,

  何一凡怒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哪里比不上他。

  他比你有钱,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他能给我想要的,你却不能。

  这时慕佳晨摸着自己碎裂的眼镜,笑的很猥琐,你给不了小葵想要的,而我能,以后离小葵远点,今天我就不和你追究了,如果你在动手,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完两人抱在一起,开着车子走了,何一凡呆呆的站在原地,那一刻的他心非常痛,想要哭出来,可是自己强忍着痛,从兜里拿出那条项链默默的走着,紧紧的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林舒雅站在他的身后默默的看着他,想要安慰几句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走了过去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何一凡依旧没有抬头。

  有钱吗?借给我点,我会还你的。这时林舒雅从身上拿出几百块钱,递了过去,何一凡也没有数,接过钱道了声谢谢,从手上拿出项链递给了林舒雅。

  送给你了,如果你不喜欢,就帮我丢了吧。此刻的何一凡只想大醉一场或者大哭一场,那天他买了两瓶二锅头,打开就喝了下去,浓重的酒味呛的他直咳,这是他第一次喝酒,喝着喝着不知不觉间流出了泪,他来到他们相遇的大树下,尽情的呐喊,不觉间他睡了过去,此刻的北风在一直吹,只有他躺在大槐树下,脸上的泪水还在渐渐的滴落,慢慢的一滴眼泪掉落在了他胸前的玉佩上,只见那块玉佩又泛起了红光将他紧紧的包裹住,好像是躺在母亲的怀里一样温暖。那天何一凡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的师傅对他很是失望。

  这些年也许我看错你了,我教给你的,你一直在逃避,你用过几次,你的懦弱能守护到什么,只见师傅摇头离去。

  此刻的地府之中,有两人在讨论着。

  我说虚空这小子行不行,都这么多年了,他什么都没做,冥界快撑不住了,他要在不行,说到这样只见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虚空却哈哈大笑道,他终于悟了,或许还有希望。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这时的何一凡像一个僧人一般,盘膝而坐,他此刻想了很多,而所有的事情都转化成了阴阳八卦图,阴阳鱼在心中慢慢凝聚,而此刻的太阳也缓缓升起。

  冬天的太阳确实很是暖心,只有一人看着很是疲惫,眼角带着黑眼圈,好像是在等一个人,可是等了好久不见来人,好像他很急切,左顾右盼的等,这时只见何一凡一身黑衣,身上背了一个黄色布袋,身后背着一个用黑布包起来的像棍子一样的东西,慢慢的向她走来。

  只见何一凡一脸坏笑道,小雅啊,来的挺早,

  林舒雅愣了一下,他叫自己小雅??只有自己的父母才这样叫的,虽然疑惑,但是也没纠结,怎么叫只是一个称呼,你昨天没事吧。

  我有没有事我不知道,嘿嘿我知道你有事,昨天天台上唱了一夜戏怎么样,好不好玩。林舒雅说道你都知道了?看来你没事,你怎么知道我唱了一夜戏。

  这时何一凡边走边说,你难道没看手机,昨天晚上有一个神经病在出租公寓里唱了一夜戏。

  说道这里林舒雅马上拿出手机看了一遍,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热。何一凡见壮也不逗她了,好了,走吧!

  去哪?

  还能去哪里,大早上的当然去吃饭了,林舒雅下意识的说道你不是要帮我吗??何一凡有点头疼的说道,林大校花你以为鬼能像你一样大白天的跑来跑去,先去吃饭,我有点饿了。林舒雅憋着嘴说,吃吃吃就知道吃,你属猪的啊。何一凡这时一脸坏笑的说道,先说好我帮忙搞定画,我借你的钱呢??你明白??

  林舒雅自幼家里有钱,也不在乎那几百块钱,不过她心中此刻也来了一点玩味,一向高傲的她,此刻嘴角也带点坏笑,这个是这样的,昨天你拿我六百块钱,我一向借钱都是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从昨天来算的话,昨天一共涨了三百,然后今天到天黑之前共涨到一千二百块钱,到后天就要涨到一千八百块钱了,如果你解决画的问题暂时把利润抹去吧,算便宜你了。何一凡听到这有种骂娘的冲动,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呢。

  这时林舒雅嘴角带着坏笑说道,抢银行我不敢,但是你不还我,我就会喊非礼了,何一凡瞪大了眼睛说了句,算你狠,怪不得别人说越漂亮的女人心越狠,林舒雅接着说道随便你怎么说,晚上好好干活,兴许本姑娘一高兴不让你还了也是有可能的。

  夜晚龙腾小区里一片寂静,深夜带来的寂静让人心中产生许多恐惧,而此刻的何一凡,带着林舒雅缓缓的走了过来,当林舒雅要打开门时,却被何一凡制止了下来,这时只见何一凡拿出符纸帖在了门上,然后要了钥匙,说道你在外面等我吧,一会免得出现意外,这时何一凡又拿出一根香,和一张符纸说道,待会我进去之后,你看着这根香,如果他灭了,我还没有出来,你就把这张符帖在门上,你就跑,有多远跑多远,不用管我不管谁叫你都不要回头,这时何一凡慢慢的打开门走了进去,屋里面倒是挺整洁,何一凡慢慢的走进卧室,这时何一凡才看到林舒雅所说的画,安静的躺在桌子上,何一凡关上门并贴了一张符,然后拿出自己的法器放在窗户边上,才慢慢的打开画,果然和林舒雅说的一样,画中有一女子,站在桃花树下,向前方望着,何一凡慢慢的放下画,坐了下来,对着画说道,出来吧我们聊聊,只见屋里起了风慢慢的,画中漂起一阵黑雾,慢慢的行成一个女子,一身红衣面色娇美,只见他说道,臭道士我劝你别管嫌事,我又没害人你凭什么管我,再说你那点道行还不行,这话说的何一凡一阵无语,何一凡感到怎么有点像放电视剧,何一凡劝道,你都死那么久了早点去投胎吧,你是没害人,但是你留在这里已经影响别人的气数了,你在不走不就死人了,我送你投胎不好吗?你留在一张画里也不是事,你说对吧,不对啊你说你没害人,前天不是你把我们差点弄到冥界的。

  我只是在这里等我的夫君,没有害人,什么冥界我不知道,你要是拦我,今天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何一凡看了看这女鬼不像说谎,那到底是谁想弄自己,也没跟谁有仇啊,想了想想不到索性不想了,先封了这个再说,何一凡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改天问下地府看你夫君在哪里,如果他投胎了你也得跟着去投胎,别在人间了,我先把你带走,这样行不行,不行的话也别怪我动手了,其实何一凡也没把握对付这个鬼,先稳住以后再说。

  女鬼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妥协了,何一凡也松了口气,

  你先进画里吧,我用符先把你带走,你留在这里不行,这次没有动手还是意想不到的,看了看时间也快差不多了,何一凡带着画就走了出去,事情行了,不过这房子里得几天不能住人了,何一凡来到门外安排了几句,林舒雅也同意到朋友那里住几天,最后说道钱的事情,林舒雅只是随便说了几句,笑着跑开了,只留下何一凡在凌乱中,心想自己慢慢挣钱还吧,想到这高利贷都有点想骂娘的冲动。

第四章 收画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