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猴子杂货铺

  当带回那副画后,何一凡没敢怠慢,当天晚上何一凡就带着香炉,跑到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拿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就差等到十二点以后了,何一凡把画从背后的背包里拿了出来,打开画轴慢慢的说道,出来吧我们说说话,瞬间只见画飘了起来,从画里慢慢的走出一个女子,而此刻的她不在面漏凶光,长长的头发肤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依旧给人一些美感,当然何一凡可不是看着漂亮会动歪心思,开玩笑这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等会我托人找找。咱们可先说好,等会找不到人可不能发脾气淡定点。

  此刻的她一身红衣,瞪着美目微微的点了点头,只见她慢慢的说道,我已经不知道我等了他多久了,我只依稀的记得那是清朝战乱时期,我们从小相识,本是青梅竹马,到了我十八岁那年,事情发生了变故,那时洋人入侵华夏烧杀抢夺,慈禧太后为保住自己的地位,签出不平等条约,逼的民不聊生,刘永福刘大人带着不平等条约南下,就经过这里,刘大人是个清官对民爱有加,正是当时这里正在抓壮丁充军,我丈夫躲无可藏时,我丈夫朱立选择了投靠刘大人,这一走我在也没见过他,我每天都会站在那棵桃花树下等他回来,最后传来的消息刘大人被小人所害,而我丈夫也不知了去向。

  何一凡听到这里已经沉默了,叹了声气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接近十二点了,何一凡拿出一瓶水放进了准备好的碗里,点了支香拿了一张符,嘴里念着请灵咒,

  太上三清,今助我请灵虚空真人,天道和一,阴阳相通,阳生八卦,阴生两极…何一凡念完咒语,结一个手印,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敇!他手中的符纸自燃起来,面前的水碗里也慢慢的抖动了起来,不久就看到一个白发老者盘膝而坐,犀利的眼睛看着侧方,这不就是自己的师傅嘛,刚叫了生师傅,只见老者没有回应,不一会何一凡又正想叫时,只见师傅动了,说一个字,碰,别动,八万,何一凡一头黑线,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八万糊了,只见虚空笑嘻嘻的转头就跑,后面三个男的在后面追,两个大背头一个穿白西装一个黑西装的男子,还有一个穿着红皮衣留着大胡子的男子,边追边喊到,你已经欠我们十个亿了还想跑,快还钱,这时虚空一边跑一边说道小子别看了,有什么事情,何一凡这时贱嘻嘻的笑着,看着狼狈不堪的虚空。

  师傅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真丢人。

  虚空这时翻了个白眼,还不都是应为你这小子,这么多年你找过师傅吗?你给师傅烧过一分钱吗?我不赌哪来的钱,别说了现在有冥币吗?先烧点应应急。何一凡翻了翻符袋,里面找到一百多万冥币烧了过去,只见虚空手里拿着钱嚷到就这点啊,太少了吧,虚空这时停下来躲个角里才躲过去。

  说吧:你小子找我什么事,这么多年有事了才想起我啊。

  何一凡一脸苦相的说道,师傅啊你还好了,你看我马上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你还有酒喝,要不然咱俩换换。

  行啊小子想过来了,我给你腾个空。我说你也是老子教你那么多本事,你就混成这个鸟样,好歹为师以前不是千万富翁也是个百万的。

  何一凡听到这里哈喇子马上都流出来了,师傅那你遗产呢?没给弟子留点!

  只听虚空说道,遗产都让我捐了,死人钱别拿多,能留点阴德,要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好了你找我什么事情。

  何一凡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边,只见虚空想了想,

  不知道这个朱立转世了没有,这样吧,明天你给我烧二十亿冥币,我帮你问问,好了就这些了,还有就是鼓楼快开了,别让别人抢了先机。

  何一凡又一脸黑线,我现在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拿什么给你啊,心想明天得找份工作了。

  何一凡做完这些与师傅的通话挂断后,自己一个人结束了一晚的忙碌,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直到下午才醒来,这几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下午起来何一凡借了室友的电脑就一阵狂找,可是投了几十分简历都被刷了下来,何一凡心中又一阵失望,正在失望时突然电脑弹跳出来一个刚发布出的工作,何一凡眼疾手快马上就把简历投了过去,这才看到这是一家杂货铺,看了一下地址位于清泉路上,靠近中心街,名字叫做百万杂货铺,月薪实习期三千元,转正后四千块钱,销售量多了可以提成,这个工作也还算轻松。

  到第二天何一凡早早的吃点饭就跑了过去,可是找来找去都没找到百万杂货铺,找了半天才找了个人问了问,面前的是一位大姐,她指着何一凡身后,只看到一个小木板,大概有一个西瓜那么大小,上面写着百万杂货铺,何一凡道了声谢,走了进去,店面里面才二十几个平方,满满的房间里,门前有一个收银台,里面坐了一个梳着大背头的胖子,一脸笑嘻嘻的看着电脑,何一凡说明了来意,这个胖子为人也比较好爽,只见他大大咧咧的伸出手来,你好我姓候,单名一个三字,这里人都叫我猴子,接着猴子又介绍这间杂货铺,其实是自己家的房子,闲着也是闲着自己就在这里开了个杂货铺,里面烟酒啥的都有,我看了你的简历是大学生,这里只招聘夜班人员,夜里也没多少人,没人的时候也可以在里面睡觉,一天十个小时,也不耽误你上学,你看你有什么意见没有,还要不要考虑考虑,何一凡当时就订了下来,猴子拿出合同说,行了今天晚上就来上班吧,晚上里面有菜有饭,你自己做也行,热着吃也行,两人约定好后到了晚上何一凡也如约而至,晚上八点钟,何一凡接过班,打扫了一下卫生,店面小反正也没多少事情,来个人就是拿下东西收点钱,夜晚十二点左右,何一凡正想睡会觉,不知打哪里刮开一阵阴风,吹的何一凡打了个哆嗦,何一凡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心中暗暗想到,难道自己最近太敏感了是错觉?何一凡暗自摇头,接着又躺了下去,这时又吹来一阵阴风,这次何一凡敢肯定有鬼在捣乱,何一凡这次又起来四周看一下,走出大门并没什么,除了远处有一些形形色色的情侣,并没有其他,何一凡摇头正想回去时却看到走来得一对情侣,男孩长的挺帅气,但是女孩就特别漂亮了,不是一般的漂亮而是像仙女一样,何一凡不由的也多看了两眼,何一凡却感觉哪里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又想不出来,何一凡回过头又看了一下,这次看到了女的影子里多了个尾巴,就是多了根尾巴,当他在看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何一凡只好店里了,当他刚坐下,他却听到有人说,那个女的不是人,吓得何一凡一哆嗦,回头看去只见梁上挂着一个女人,舌头伸的老长了,何一凡这时才明白,原来头上有个梁上君,刚才的阴风也不难解释了,此刻何一凡也装作没看到没听到,悄悄的从兜里拿出一张符,来个出其不意,只见梁上的女子慢慢的走了下来,她十七八岁死的样子,慢慢的走到何一凡身后,做一个鬼脸,说道你看不到我,让我捉弄捉弄你,说着就跑到何一凡的面前,用手慢慢的放在桌子上,桌子飘了起来,何一凡对着她就把符扔了过去,天罡镇魂符,敇,只见那女鬼倒飞了出去,等她起身的时候,何一凡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这小姑娘也是的,你没事不去投胎在这里捉弄人,你天天来回的在这吊一次不难受?看你也没有恶意,进来说吧。这女鬼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很高兴,眨着眼睛问着你怎么能看到我?还知道那么多,跟我何一凡又回到了店里。

  何一凡继续躺了下来,说说怎么回事,说不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叫小蝶,本来这家店是我租的,我是个孤儿,父母去世的早,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感觉自己胖了,就在这跳绳子,本来这上面有个电风扇的,结果缠了上去,把我也挂了上去了,最后我去了冥界,可是她们不收我,还说生死簿没有我的名子。何一凡看着嘟着嘴小蝶,感觉有一些可爱。只是对此微微一笑,暂时让小蝶留了下了。何一凡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不过这个小蝶话太多了,一直问东问西。

第五章 猴子杂货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