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活人蛊

  何一凡想了想陷入了沉思,这次估计要麻烦了,这种情况很难解决,不管了先走了再说,危险的事情不能干,牛已经吹出去了,不行就把人治好,拿他十万块钱就撤也好啊,既然已经来了,打定主意何一凡把猴子喊了过来,找猴子商量一会,看怎么要这个钱,要不然不是白忙活了,何一凡对着张伟说道,这件事情不好办,这样吧我找我朋友商量一会,再来治疗他们。张伟点了点头。

  你们要是能医好这几位,好处是少不了的,而且那里躺着的老年人,他是穆青山穆教授,在京城很有威望,如果你们治不好,你们就倒霉了,你们自己商量一下也好。

  猴子走了过来,何一凡两人商量一下,这十万块钱给的话就好办,何一凡还没有说出口,猴子就喊道。

  都给别人十万块钱,我们没钱不干,要你们的人情也没用,我们是乡下的,给钱最实在了。

  张伟摸了一下额头才恍然大悟,行,行,十万块钱是有的,只要你把他们医好,张伟从兜里拿出两万块钱,拿了一张白纸,写了一个字据,交给了猴子,猴子看着两万块钱口水都马上掉了下来,何一凡拉了一下猴子,猴子才发现自己失态了,猴子接过两万块钱,签了名字然后把钱交给何一凡,何一凡摆了摆手示意猴子先收下。

  做完了钱的事情,接下来何一凡说道,你们帮忙准备一些东西,下午我们出发,人命关天我们必须在下去一趟,张伟也挺大方,马上说道,行,需要什么东西我们马上去准备,一会去叫人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何一凡马上说道行,你们帮我找两只大公鸡,五斤五两重不能多不能少,还有黑狗血一盆,鸡蛋四十个,朱砂五两,还有绳索一类的你们自己就准备一下,还有就是一根绳索用黑狗血泡一下,就这些东西,你们要不要来个人跟我回去拿点东西,张伟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何一凡让猴子在这里等着,虽然猴子不愿意,但是拗不过何一凡只好留了下来,临走时何一凡悄悄的让猴子带了一点汽油,以防不时之需,何一凡急急忙忙跑了回去,拿了午子剑和师傅留的符袋,他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然后找了一些白石灰,拿了一些吃的,回去已经中午了,如果赶去后山深坑估计得四五点了,天色如果黑的话就会更麻烦,必须加快速度。

  何一凡赶到居委会看到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其实除了躺下的几个,还在几个学生,我们匆匆的吃了点东西,马上就赶了过去,山路崎岖不平,特别难走,我们走了两个钟头才看到那一个大坑,,这个大坑其实不是很大,有一间房子这么大吧,何一凡打量了一下洞口,拿绳子过来,拿根蜡烛,何一凡拿着绳子点燃蜡烛,慢慢的放进了坑里,里面氧气正常,何一凡拿出登山绳,何一凡先下去,一会下面安全了你们在下来,何一凡伸手拿了一个照明弹一会你们看到照明弹亮了你们就下来,何一凡慢慢的下到了深井的深处看了看里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才把照明弹扔在了洞口,不一会人都下来了,何一凡一行人拿着手电,看了看四周,大家不要乱走,以防不测,大家跟着我走,何一凡拉了拉猴子,给他使了使眼色,让他见机行事,保护好自己,猴子会意的点了点头,墓道不是很长,一会走到了尽头,只见一个高大的石门,门的两侧镶有两条龙,很是逼真,大门上却画着一个图案,这个图案像是我们道家用的,具体何一凡实在看不出来,可能有点年代的风化,有点模糊不清,此刻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可能是穆教授他们打开的吧,我们一行人走了进去,何一凡警惕的看着四周,并没有什么机关装置,何一凡有点想不透,不对这么大的墓怎么会没有设有机关,到底是哪里不对说不出来,何一凡想了一会没有结果,提醒大家还是小心点,不要触碰这里的所有东西,此刻的墓室和墓道没有一点陪葬品,和一丝贵重物品,这么大的墓怎么会这么单调,更不对劲,我们一行六人,一直向前摸索着,难道这墓被倒了,不可能啊就算被盗也拿不了这么空,这里并没有耳室,在往前只有单独的一间墓室,门口有一个石碑,何一凡还算对古字了解一点的,看着石碑上写着襄阳王彼陵,让何一凡感觉更加的不对,这个好歹也是个王陵吧,怎么会这么寒酸,我们小心翼翼的走进主室,中间摆放了一口棺材,棺材像是金丝楠木的,何一凡走进看了看猜想,难道这就是穆教授所看到的棺材,上面的的官盖已经被打开了边,何一凡走到棺材看了看棺材居然是空的,里面的人呢,何一凡越想越感觉不对,转身对着众人说道,快跑,何一凡拉着猴子就跑,当我们来到石门前,石门忽然关闭,我们被困在了里面,几个年轻人试着推开石门,可是不管怎么样石门还是纹丝不动,何一凡看着众人满头大汗,我们歇一会,吃点东西,我想想办法,你们不要到处走动,何一凡挠了挠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呢,何一凡突然喊了一嗓子,快我们回到主墓室,何一凡带着众人走到主墓室里,眼前的景象又是让人一惊,原本空旷的棺材里,躺了一个美女,看着他脸色微红,有点想睡着了一般,何一凡看着她的胸前捧着一个盒子,正在疑惑间,猴子伸手把盒子拿了出来,看着把玩盒子的猴子,何一凡飞快的一脚就把盒子踢飞了出去,直接那盒子喷出三根银色的针,射在了石壁,扎了进去,此刻的猴子吓了一身冷汗,这什么玩意这么厉害,居然石头都能扎进去,何一凡气氛的看着猴子,猴子知道自己错了把身子转向了一边,此刻何一凡再看女尸,何一凡感觉他的手好像动了一下,何一凡擦了擦眼睛,看着女尸突然睁开的眼睛,何一凡马上闪到了一边,喊了一声别回头跑,何一凡回头看了一下此刻女尸,居然从棺材里伸出了双手,何一凡来不及多想,拿出一张符纸转身丢了过去,可是好像女尸并不害怕符纸,对她没用,怎么会这样,我一直跑着,后面传来咯咯咯的声音,我们一直跑着,不知道这个通道此刻怎么变得这么长了,石门没了,我们一边跑一边观察,一个不注意就撞在了猴子身上,还好猴子的肉多,何一凡问到怎么都停下来了,只见猴子用手指了指前面,我看到此刻那女尸正在我们的前方站着,何一凡一咬牙,他玛的拼了,我让猴子拿来黑狗血泼她,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猴子把狗血泼了过去,可是被她躲了过去,看着女尸靓丽的脸,让我顿时感到特别恶心,拿狗血淋过的绳子快拿出捆他,我们前后的形式,果然狗血对她有用,只见她的力气特别大,虽然身上冒着黑气,但是前面一个学生被她抓着了,当我发现已经晚了,几个人想要去救他,只见死尸的身上出了很多虫子,瞬间这学生化成了灰,何一凡才知道这是蛊,何一凡想到师傅交给自己的书上,有一种方法是把人练成蛊,现在这种方法已经失传了,所谓说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只有毁了母体,才能解除所有人的毒,何一凡想了想看着猴子他们快撑不住了,何一凡喊到猴子快用汽油烧她,只有毁了她,所有的人都会好起来,猴子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猴子骂了声娘让你得瑟,今天灭了你,猴子哪里汽油喊了声都让开,只见女尸抬手就把装有汽油的桶直接打碎了,汽油浇了她一身,猴子用一个防风打火机本来还想去用个东西点燃,何一凡看着女尸怒了,几个学生都倒了过来,何一凡看到撑不住了直接一脚就把打火机踢了过去,瞬间一片大火覆盖住了女尸,一阵阵的烤肉味扑鼻而来,女尸没有挣扎几下就躺了下去,化为了灰烬,何一凡和猴子擦了擦头上的汗,终于解决了这个麻烦,我们思索着怎么回去,走了一遍又一边的通道怎么都走不出去,可是到底哪里错了,何一凡仔细看了看通道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楚,难道是困阵,道家的困阵,有八个方位石门上的不是符,而且阵法,困阵是由北斗七星组成,七个方位是有,艮,汝,镇,乾,昆,洧,煞,组成,每个方位走错一步,都会走向万仗深渊,何一凡看着大家灰心的样子,大家跟着我走不要走错一步,我们就能出去,试了一便真的出来了,面前还是我们下来的的洞口,我们爬了出去,今天有点阴天,面前一片漆黑,何一凡吐了口气,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让我们遗憾的是,死了一个学生,甚至连灰都没有留下,我们回到老居委会,看到穆教授他们吐的一地黑色的水,还有一团一团的黑色的虫子,我们当晚睡在了居委会,可能太累了我很快进入了梦中。

第八章 活人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