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百年厉鬼

  在一凡和中年人沟通中了解到,中年人叫做张子龙,今年三十一岁,暂时就管他叫张哥,这次本来厉鬼的一点消息没有,已经等了大半年了,不管什么情况,碰见了就去看看,一凡让张子龙

  在这里等一会,何一凡跑回店里,给猴子打了个照顾,可是猴子非得要跟着,没办法只好关门了,猴子帮一凡伶着法器包,一凡和猴子来到了和张子龙约定的地方,早早的张子龙就等在了这里,比较这是他能站起来的唯一机会,看到张子龙站在那里,一凡就迎了上去,我们三个人一边说一边笑,来到了张子龙住的地方,当我们走到大门前,一凡愣了一下,眉头紧皱一脸疑惑的样子,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人可以住的地方,周围的草和树木都已经枯死,没有一点生气,在看房屋的风水很好,就是不知道什么愿意造成了所有的植物枯死,现在正值夏天可是院子里却刮来阵阵阴风,张子龙和猴子回头看了看何一凡,你怎么了发什么呆,何一凡嘿嘿一笑表示自己没事,让他们先走,何一凡的右脚踏进院子里,然后又退了回来,这很不对劲,何一凡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可是又说不上来,马上酒喊到猴子快回来,猴子快点回来,可是不管怎么叫喊,猴子和张哥都没有反应,何一凡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有一个结界,只有破除了结界才可以出来,可是张子龙怎么进出的,难道他也不是人,如果他不是人,难道他认识自己,这大白天的鬼可以出来吗?一系列的疑问有点让何一凡头疼,何一凡不敢向前,可是无论怎么呼喊猴子,都没有反应,只能看着他们慢慢的消失在院子里,结界只能找到阵眼,可是如何找,何一凡拿出罗盘左右看着,慢慢的何一凡盘膝而坐,现在急也没有办法,慢慢的何一凡额头都是汗,猛然间他睁开眼睛,不管了不管怎么样都得进去,正当何一凡起身想要抬脚进入时,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院子里的水缸特别的奇怪,水缸在冒着黑色的气体,水缸周围的土地都已经变得很黑,应该那个水缸就是结界的阵眼了,看着院子里的水缸如何破掉,想了一会看着周围的墙院,何一凡一拍脑袋,有办法了走墙上,何一凡凭借着功夫的低子,几下就跳了上去,慢慢的走着还别说,真的有用,何一凡向前走着笑了,突然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只黑色的猫,眼睛发绿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对着何一凡就吼了起来,就这样僵持了一会,猫对着何一凡怪叫了几声,何一凡慢慢的蹲了下来,拿了块砖头,猫猛然就窜了过来,何一凡的胳膊被挠了一道,何一凡反手抓住了猫扔了下去,可是脚下一滑,向院子里摔了进去,说是急那是快,何一凡把手里的板砖对着水缸扔了过去,当何一凡落地时,听到一声脆响缸也破了个洞,瞬间周围的空间场景变得扭曲,仿佛把人撕裂的感觉,慢慢的何一凡爬了起来,只看张子龙和猴子躺在院子里,旁边的水缸碎了一地,何一凡来到猴子身体踢了踢他,你丫的别睡了给我起来,猴子破口大骂,你大爷的你谁啊,何一凡又踢了踢他,猴子醒了过来和一凡相视笑了一下,看着旁边的张子龙还没有醒过来,何一凡把经历的说了一遍,猴子也摇了摇头,这位张哥不像是死人啊,为什么他可以进出?猴子骂了声娘,此刻张子龙也醒了过来,疑惑的看着何一凡和猴子的表情,本来猴子还想说什么,被一凡拉了一下,何一凡忙跑了过去扶起张子龙,摸着他的身体有体热,还有脉象,不向是死人,何一凡问道,你为什么可以进出这所院子?张子龙听的也是云里来雾里去的,只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不知道,怎么问也问不出来,一凡也是无奈,跟着张子龙就走进了屋里,他的房屋里很捡漏,但是很朴实干净,一凡问到,你平常就一个人吗?你是当兵了是执行任务时受的伤,国家应该有待遇,不应该住在这里,张子龙说其实这里并不是他自己,还有一个叫做张伯的管家,平时都是张伯收拾这里的一切,一个月前张伯出了车祸去世了,国家也经常来人看望他,让他搬到省城入住,因为这里是他长大的地方,所以搬到了这里,不想离去就想留在这里安静的离开这个世间,何一凡看的出他眼神中的悲伤,无奈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这大夏天的让猴子和一凡感觉房间里特别阴森,扶着张哥出来透了口气,中午张哥叫了一些饭菜,我们三人各有心事草草的吃了一些,白天也看不出什么,只好坐了下来和张哥聊了一会军队的事情,张哥提起军队,吐沫星子直飞,让一凡感觉到,她是一位好军人,为国家付出了这么多,何一凡问猴子要来法器,拿出一盒银针,摸了摸张哥的腿扎了下去,张哥和猴子还不清楚怎么回事,正想问时,只见何一凡已经扎了五六根银针了,何一凡抬起头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好了,张哥还觉不觉得疼,张子龙动了动,一脸惊讶的看着一凡,居然不疼了,你这么厉害,现在的张子龙已经对一凡佩服的五体投体了,弄完这些几人趴在桌子上歇了一会,不知不觉间三人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何一凡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庞然大物追着何一凡,这个怪物头长了一对琦角,眼睛犹如脸盆,看不清他的身体一片漆黑,对着一凡吼了一声,然后对着一凡就冲了过来,猛然间一凡惊醒,一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发现现在天已经黑了下来,月亮已经挂在了天上,茭白的月光撒满大地,一凡四周看了看,猴子还在熟睡,旁边的张子龙却不见了,何一凡急忙推了推猴子,两人连忙四处找了起来,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可是却没有发现张子龙的身影,突然房顶上一个身影闪了过去,何一凡指着房顶上的身影和猴子追了过去,追了几个时辰,黑影停在了一个树林里,回头诡异的笑了一下,何一凡这才看清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子龙,他的身体被某种东西控制住了,猴子想要上前去,却被一凡拉住了,猴子别去他不是张哥,你看他的脚,猴子看过去只看张子龙的双脚离地飘了起来,何一凡看着他的样子,拿出子午剑对着张子龙挥了过去,可是不管怎么打,就是碰不到他的身体,却被张子龙一掌拍了几米远,何一凡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气急的何一凡从兜里拿了一张掌心雷符,口中念咒一掌拍了过去,居然这次打中了,张子龙掉了下来,何一凡悄悄的向前看着张子龙一动不动的,踢了踢他没有反应,难道一掌打死了有点不可能,何一凡扶起张子龙,把他交给猴子,一凡警惕的看着四周,突然狂风大作,好几个颗树被连根拔起,何一凡手里紧握着符纸一把撒了过去,原本自燃的符纸变成了蓝幽幽的火光,何一凡心里暗叫不妙,十几个蓝幽幽的火光对着猴子和一凡跑了过来,说是迟那是快何一凡咬破手指涂在子午剑上,几剑斩了下去火灭了,眼前出现了一个红衣女子,长长的头发,脸色苍白,咯咯咯的笑着,小子可以啊,但是你的道行还不够,但是把你的身体留给我,还可以将就着用用,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只看他大手一辉,何一凡和猴子飞了几十米远,一凡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破碎,何一凡没想到,这个厉鬼如此厉害,不知不觉间何一凡的身后又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小娃娃怎么样啊,何一凡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献血,看着旁边的猴子已经晕了过去,张子龙也睡在地上,何一凡捡起子午剑,从兜里拿出八卦镜,用鲜血在八卦镜上画了一个斩鬼符,借助月光,何一凡嘴角念起来,天道茫茫,地道苍苍,厉鬼索魂,今斩鬼保卫正道,急急如律令,斗,者,艮,阵,兵,大喝一声去,只看何一凡周围刮起了旋风,月光照射在八卦镜里,向一个光筒一般,直射在了厉鬼身上,在厉鬼的脸颊上划了一道裂痕,突然天空中一朵云彩挡住了月光,只看面前厉鬼消失了,周围的阴气大涨,空气中像是在冰窖中一般,猴子也被冻醒了,只听到远处传来嘶哑的声音,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不客气了,看着四周黑雾飘起,周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厉鬼,在一步步的靠近他们,越来越多的鬼,然后又听到四处传来喊杀的声音。

第十五章 百年厉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