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龙吟

  马的奔跑声和厉鬼的嘶吼声,震得何一凡他们几人头发懵,不一会身边聚集了数不清的鬼,我们几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不一会一凡他们三人身上都划出了很多伤痕,何一凡为了保护张子龙身上的伤更多了一些,衣服都已经破碎了,一凡此刻想到这次真的完了,死了一次又要死一次吗?何一凡看着身边的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一凡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红衣女鬼来到了他的身后,一手抓住了何一凡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里,疼的何一凡咬着牙,何一凡对着子午剑招了招手,子午剑飞了过来,对着红衣女鬼就刺了过去,可是被红衣女鬼一张拍开了,何一凡趁机跑了出去,自己的衣服却已经破碎不堪了,红色的血液顺着何一凡的肩膀,流到一凡的丹田,湿透了衣服,何一凡索性脱掉了衣服,只感觉胸口特别的烫,越来越烫,何一凡的肚子上的龙纹,由黑色变成了金光闪闪的金色一动一动的,何一凡流下的血淌在龙纹上,龙纹越来越大越来越烫,不一会何一凡飘了起来,从一凡的脑海里一条沉睡金色的龙,突然睁开了眼睛,只听从何一凡嘴里发出了一声,哞,的声音,所有的鬼四处乱逃,就连红衣女鬼吓得都在躲避,接着又从何一凡嘴里吼了一声,哞,这一声惊天动地,周围的树木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接着又一声怒吼,所有的鬼慢慢的变淡接着化成了乌有,就连红衣女鬼她的衣服不在是红色,变成了黑白色,跪在地上,只看何一凡走了下来,手指轻点厉鬼被送往了地府,此刻的地府只看一位老头,一脸笑嘻嘻的要着冥币,我说这小子可以吧拿来吧,何一凡三人相互搀扶着慢慢的走出树林,此刻的树林已经变成了火海,已经来了不少的消防车。

  不知走了什么时候,三个人已经精疲力尽了,现在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了,何一凡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碎了,三个人躺在路边晕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何一凡才醒了过来,醒来时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何一凡起身活动了一下,基本已经恢复了,出了病房感觉到饿了,刚好迎面碰见了猴子,只见猴子在和一个小护士聊的正火热,妹子不是哥给你吹,想当年哥扛过枪打过鬼子,你要想听我的故事晚上一起吃个饭,一起聊个天我和你慢慢说来,何一凡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家伙,这样要是能泡到美女,猪都可以上树了,没想到那小护士脸色微红居然同意了,而且还偷偷的把手机号给了猴子,一凡有些汗颜,这猪真能上树了?只看猴子和小护士嘴快吻到一块的时候,何一凡轻咳了一声,两人才回过头看到来的何一凡,猴子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一凡,只看小护士脸更红了,亲了猴子一下急匆匆的跑开了,何一凡看着一脸不高兴的猴子,拍了他一下,两人来到张子龙的病房,看了看他还在沉睡,何一凡打开被子看了看他的双腿,已经有了血色,开始有了体温,在外面交了医药费,两人吃了点东西,回来时张子龙已经醒了过来,张子龙的亲人都不在他身边,张子龙想恢复了在回家,没办法何一凡就把张子龙带到了自己的古玩店里住了下来,他的腿还要一段时间恢复,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子龙的脾气很直很好交往,当时间静了下来,何一凡才打开自己的衣服,看着自己肚子上的龙纹,由上次的金色变成了黑色,一凡可以感到龙在身体内的存在,可是怎么都不能唤醒他,没办法只好选择放弃了,何一凡觉得很闷下了楼,看到猴子和张哥在开心的聊天,何一凡没有惊动两人,走了出去,一个人不知不觉间居然走到了中南医学院外面,看着进进出出的学子,让何一凡感慨到,如果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或许自己已经在某个医院看着病人呢,造物弄人啊,何一凡走在学校前面的人工湖边上,看了看边上的椅子,这里应该就是救林舒雅的地方了,轻轻的何一凡坐了下来,一顿感慨时间过的真快,正在何一凡无所事事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莫小葵,她一脸疲惫,当两人四目相对时,莫小葵明显愣了一下。何一凡只报以微笑,何一凡说道最近你很疲惫坐一会,何一凡给她腾了一个地方,最近你过的还好吧?只见她默默的点了点头,两人沉默了很久,不知道该如何说,何一凡说道你可能还有事吧,我就先走了,转身间看到莫小亏流下了眼泪,何一凡拿出纸巾递给了她,或许不管以前有多大的伤害能帮她的还是会把你吧,何一凡又重新坐了下来安慰了她几句,两人聊了一会,才知道原来慕佳辰只是跟他玩玩,慕佳辰的家里人也不会同意两人的感情,在毕业时莫小葵回到了母校任教,莫小葵他的父亲得了一种怪病时好时坏,医生通知她,她的父亲时日不多了,原来她是去医院看望父亲,看着莫小葵起身落魄的背影,何一凡有一丝的不忍心,就算她伤害过自己,都怪那时太年轻吧,何一凡起身说道,我和你一起去看看伯父吧,莫小葵有一些差异,或许她想不到何一凡还会和她一起吧,两人一路走去没有太多的话语,何一凡走在路边上买了一些水果,两人向医院走去,不一会来到了医院,在莫小葵的带领下,不一会就走进了病房门前,出来开门的居然是一位贵夫人,她很年轻又和莫小葵张的的像,何一凡看向莫小葵,以为她有个姐姐,当莫小葵开口喊了一声妈,何一凡瞪大了眼睛,何一凡礼貌性的叫了生阿姨,在莫阿姨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病房,莫阿姨请何一凡坐下,不住的对着一凡点点头,聊了一会家常,在何一凡看向病床时,他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瘦弱的像一把骨头,瘦弱的身躯卷缩在一块,何一凡看向他的额头,突然他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的眼睛何一凡吓了一跳,只见他的眼眸中变成了一片漆黑,身上的三把火还有一把就快要熄灭了,额头上程乌紫形状,就连嘴唇都已经变得发黑,何一凡看了看莫阿姨,对她说道我能看一下伯父吗?我也会一点医术,莫阿姨遁了一下点点头,好吧你去试试吧,你莫伯父已经活不过几天了,只见他的眼睛中流露出了伤感,莫小葵想说什么,被一凡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何一凡拿出莫伯父的手,把了把脉,脉象一切正常,也就是说不可能是有病,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中邪,何一凡问道莫阿姨莫伯父在生病前有没有如果什么地方,只看她想了一会你伯父他以前酷爱登山,他生病前就去过长白山游玩,回来时性情大变,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没有过几天他就趟在床上起不来了,何一凡若有所思的看着莫伯父的身体,好一会何一凡点了点头,应该问题不大,她是冲撞了某种东西,应该不是鬼,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冲撞了邪气,或者说是得罪了某种有灵智的动物了,何一凡想了想这种生物不看到他死不会罢休的,看着莫伯父的额头,应该就在今天晚上那种东西会过来,何一凡想了想把莫小葵叫到了一旁,那个莫伯父他好像中的是邪,如果想要救他,晚上关好门窗我会过来,你跟莫阿姨说一下吧,莫小葵高兴的流下了眼泪,你是说父亲还有救,何一凡点了点头,莫小葵见状就要跪了下来,被何一凡扶了起来,这一切都被莫阿姨看在眼里,只听她叹了口气,一脸惋惜的看着何一凡的背影,或许莫小葵也在为那段感情感到羞愧吧,不管如何这段感情已经结束了,何一凡走到外面吃了顿饭,买了一个渔网,画了几张符纸,在经历了几次生死,何一凡每次出门都要带上几张符纸,然后何一凡又给猴子打了个电话,猴子正在和小护士热恋中,简单的说了几句晚上不回去了之类的话,就匆匆挂了电话,夜晚何一凡安排了一下,莫小葵和莫阿姨让他出去转转在回来,何一凡拿出银针封闭了莫伯父的魂魄,让他成为一种假死的形态,一切看似简单,其实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何一凡已经把这些学的滚瓜烂熟了,一直等到九点多,突然一阵怪风刮了过来,把原本上锁的窗户刮开了,何一凡见状急忙装作睡觉,不一会只看一个小脑袋贼溜溜的钻了进来,只看一只黄鼠狼他的毛发居然是纯白色,发出呜呜的声音,只看他有一些犹豫,捏手捏脚的向着病床走了一圈,只看他爬上病床,居然知道试探一下还有没有呼吸,见状他爬到莫伯父的脖子想要咬下去,被何一凡一把抓住了,看着黄鼠狼不断的挣扎,然后居然死了,何一凡挠了挠头这东西怎么会死,放在地上拨弄了两下还是不见起来,何一凡一位真死了吧,突然黄鼠狼在何一凡愣神间一下跑了出去,跳到阳台一下就跳了下去,何一凡见状不妙哪里肯放过这小家伙,马上追了出去,夜晚天很黑,在大路上远远的就看到黄鼠狼在跑,何一凡拿出渔网追了过去,在离的很近时,何一凡一网撒了过去,居然撒中了,精心的把黄鼠狼装到了袋子里,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敢回去。

第十六章 龙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