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奇石

  黄鼠狼被抓住了,何一凡走了回去,道别了一下,看着莫小葵还想说什么,何一凡急忙说道,我留下两张符纸,你们经常带伯父晒晒太阳,应该一个月就可以恢复了,莫阿姨还想就一凡吃饭,却被何一凡拒绝了,带着黄鼠狼转身离去了,回到家里看着猴子和张和在说笑,看到何一凡回来了,就连忙照呼了过去,此刻的张哥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张哥走到一凡的身边,这次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活不到现在,张子龙对着一凡鞠了一躬,当晚三个人到外面吃了顿涮羊肉,听张哥说他就要离开了,谢谢我们帮他,没有几天张哥就被接回了部队,我和猴子的生活也安静了下来,当时抓到的黄鼠狼年岁已久了,当时莫伯父伤害了他的子孙,他才会动用法术的,这是一凡在莫伯父醒过来是何一凡又问了一下经过才得知的,虽然这样黄鼠狼险些铸成大错,何一凡在黄鼠狼的身上加了一道注灵符,就是把自己的一丝灵魄加在了黄鼠狼身上,如果他再去害人何一凡会有感知,就这样放走了他,何一凡找寻的厉鬼除了红衣厉鬼应该还有两个,可是一点线索都没了,何一凡给师傅聊了几次,这时也急不来,只能慢慢寻找了,但是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这天一凡带着墨镜躺在躺椅上,正在悠闲的听着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走来了一位美女,一脚就把躺椅踹翻了,摔了一凡一个狗吃屎,当何一凡正想妈娘时,看着身后站得美女却怎么也骂不出来了,来人是林舒雅,看着他还是那样的漂亮粗爆,也是让人无语,当何一凡定神看了看,才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位美女,只看她头发松散,一身疲惫的样子,何一凡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美女有事情找自己,还那么没有礼貌,在林舒雅的介绍间,何一凡才知道她叫黄萍萍,是林舒雅的闺蜜,何一凡把两人请进了屋里,冲了两杯咖啡,林大美女这怎么有时间降临我这小地方了,怎么你是看上我了,还是准备下聘礼娶我呢,其实在私下何一凡已经和林舒雅经常打闹,成了好朋友,林舒雅更是一副女汉子的模样,要老娘娶你,除非猪能上树,两人打闹了一会,这时店里来了一位身穿黑衣,带着一个大墨镜的人,只看他的黑衣已经把整个脸都盖住了,让何一凡看的这个人怎么这么怪,这人走路一点声音没有发出,功夫不低,何一凡把林舒雅两人先到楼上坐会,这时猴子先迎了上去,先生你要买点什么,只看他坐在椅子上并没有说话,接着猴子又问了一声,只听这人发出的声音像是从地狱出来的一般,声音特别的嘶哑,你们这里收东西吗?猴子听到他的声音愣了一下,猴子请黑衣人到里面说,这是听表叔说的,如果有人转让古董或着进行交易,都要在里面的房间交易,因为这样可以保证个人隐私,也可以保证一些财产的安全,只看黑衣男子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的手帕,打开手帕出现了一块黑乎乎的石头,何一凡透过屏风看到石头上有很强的阴气,这些阴气可能对普通人没有什么,但是对修道人来说,这块石头不一般,这时猴子大叫了起来,我们这里不收石头,你拿块石头算什么,只看黑衣人没有发出一句话,重新用手帕包了起来,当折叠手帕时,突然何一凡看到了一个图案愣住了,只见手帕上印了一个妖兽的图腾,但是看不清楚,何一凡这时起身走了过去,这位先生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你的东西,猴子还想说什么,看了看何一凡的眼神识趣的站在了一旁,何一凡拿起石头癫了颠分量还不轻,拿在手里有一股透心的冷,可以感觉的是这应该不是石头,何一凡不动声色的看了看他的手帕,只见手帕上印着一个像鹿一样的动物,只不过鹿的身躯和麒麟又有些相似,嘴里面又多了几颗獠牙,画的惟妙惟肖,何一凡只感觉这东西不一般,何一凡不动声色的把东西放了过去,你这东西准备要什么价,黑衣人伸出了两根手指,猴子叫到啥,两千,你这石头值两千,只看黑衣人摇了摇头,两万!猴子瞪大了眼睛,两万你讹人呢,何一凡看了看他,两万确实太高了,我虽然喜欢你这块石头,但是也太贵了,如果你准备出手的话一万块钱,我留下来当观赏了,如果你不卖就到另家看看,只看黑衣人点了点头,何一凡让猴子取钱,猴子一脸不情愿的,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万块钱,交易完成后,猴子埋汰了一凡几句也就不在说了,何一凡回到楼上一直看着黑衣人离开,一凡总有个感觉,这人以后还会见到,看了看时间快中午了,何一凡让猴子关门今天放假一下午,请林舒雅和黄萍萍出去吃顿饭,林舒雅提议到香翠楼吃顿好的,狠狠的吃你一顿,一凡看到黄萍萍精神恍惚,额头上发紫,便没有动声色,猴子和我一起钻进了林舒雅的车子里,我们一路狂飙的来到了香翠楼,这里基本上都是有钱人消费的,但是何一凡这两年手里还是有一些积蓄的,吃顿好的也算犒劳犒劳自己了,在香翠楼里要了个包厢,中间一凡又看了看黄萍萍,猴子和林舒雅还有黄萍萍聊的挺开心,暂时也没有多问,何一凡明白林舒雅让她过来,是让一凡帮忙的,可能是刚才的一点事情,没有说吧,何一凡对着黄萍萍说道,把你的事情说说吧,几个人静了下来猴子更是一脸惊讶的说,她有什么事情,何一凡笑了笑说他有病,林舒雅和猴子正想发火,只见黄萍萍点了点头,何一凡说道,有因就有果,你晚上经常做噩梦,还经常梦游,而且你还经常做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这次换成了她一脸的惊讶,这时他才叹了口气,回忆了起来,原来事情的原委都要从婚后说起吧,原本生活过的还可以,丈夫是个二婚,带有一个孩子,直到一年前,丈夫的企业倒闭了,原本的生活都已经消失了,不过生活还算过的去,丈夫喜欢出外旅游,不过半年前丈夫出外遇到了一场车祸,从此半夜的门窗会经常打开,开始不以为意,可是时间久了就发现了不对劲,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男士,穿着打扮都很古朴,我本来是做一些房屋装修设计的,本以为是一位客户,也没有在意,在谈好图纸和和设计费时,他交了五千块钱的订金,我顺手就放在了抽屉里,可是当时我接了个电话,当我回过身来时人突然没了,当时我就找抽屉里的现金,可是却都变成了冥币,当时我也找丈夫问怎么回事,他也是一头雾水,在接着丈夫就是忘东忘西,晚上在加上原本锁好的门窗都会打开,我才发觉着不对劲,晚上时刻留意着四周的情况,一到晚上我就会害怕,有一天我晚上突然听到有布谷鸟叫的声音,很像我的家里传来的声音,我就撞着胆子穿上衣服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声音好像是杂物间发出的声音,当我走进杂物间里发现门是锁着的,怎么都打不开不知道丈夫什么时间换了把锁,白天我找过丈夫问他,他却说我多想了,为了这些事情,我每天都活在惊恐中,我很害怕就找到舒雅,最后就来你这里了,何一凡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看来要走一趟了,这时只看猴子也巴拉巴嘴,你确定不是你的错觉,黄萍萍点了点头,我们几个吃过饭,聊了一会天,林舒雅看了看何一凡,喂!姓何的别再这里装大师啊,这事情你能不能办,何一凡点了点头,办是能办,但是我想怕她不让办,何一凡看了看黄萍萍,何一凡付过钱,几个人到广场走了走,又聊了一会,接着就是回去拿了一些法器,我们三人就陪着黄萍萍去了他的家里,还别说黄萍萍的家里在田野的中间,是一栋别墅,总体来说空气不错,环境也好,有一种让人心凝气爽的感觉,走进他的家里,院子很大种了一些花花草草,屋里更是干净整洁,出来迎接的是他的丈夫,在看到他时一凡愣了一下,在一翻介绍后,何一凡得知他的名子叫做黄赫,就在两人握手时,何一凡发现他居然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何一凡故意抓住他的手腕,发现他没有一点脉搏,林舒雅看到两人握手握了那么久,就推了一下何一凡,何一凡故意的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不动声色的在他房间里走了一圈,明白了其中的一切,几个人在房间里喝了一点茶,林舒雅就问到看出什么没有,黄萍萍又说我带你去杂物间看看,不知怎么的他老公就突然发起了火,不一会两人就吵了起来,他老公说道,你每天就疑神疑鬼的,能不能正常一点,何一凡几人都劝了一会架,才平息下来,他刻意的保护那个杂物间,估计里面有他不想让人看到的东西吧。

第十七章 奇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