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末世之春

  “我的新羽!”

  父亲―

  一个男子从他的睡梦中惊醒,大声地喊叫了出来。他正坐在床上,一动不动,颗颗细小的汗水爬满了他的脸,似一条条安静的小虫子,在和煦温暖的朝阳下,晶莹透亮,闪闪发光。男子此时还没有从梦中回过神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张大了眼眸,瞳孔格外地大而亮,眉头紧缩,微张着红润如玉的嘴唇,脸上写满了恐惧和疑惑。

  门外,一个身影正跪坐在门前。一听到那个男子的喊叫,便慌忙地起身,随后犹豫一下,头颅低垂,如同美丽动人的天鹅。又慢慢悠悠地跪坐下来。

  男子终于回过神来,脸上不再惊惧不解,一朵稠密的愁云开始在他的脸上游荡,似乎永远无法消散。这是他的一个无法解开的心结,他永远为他的父亲的消失而愁苦。他长舒了一口气,左手摸了摸昏沉如铅的脑袋,又揉揉紧张的太阳穴,低语了一句,像是在深深叹息,又温柔如丝羽。“唉!又梦见他了!”

  这个男子名叫新羽。等他的脸上的汗水蒸发以后,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面容姣好的美男子。不是有多美,只是美得让人心生波澜,春心荡漾。而且,没得独具一格,不像那种庸俗的美。一头凌乱飘逸的卷发,柳眉如风,一对漂亮的单眼皮,像两弯皎月悬挂在脸上,仿佛一笑起来就会使得清风荡漾,少女怀春。双瞳炯炯有神,瞳中光芒闪烁,似乎有勾人心魄的魔力。鼻挺如峰,唇红如血,齿白似雪,整张脸美得让人流连忘返,美不胜收,稍微化妆一下,几乎不会有人认出这是个男子。

  这时,新羽掀开早已溽湿的雪白的被子,起身,跪坐在一旁,仔仔细细地整理好整个床。整理好一切之后,他跪坐在原地不动,任时光缓缓流动,仿佛在深思着刚才的噩梦。他不明白梦的意味,难道父亲现在被困在某处,无法脱身,并且受到了残酷非人的折磨。他不知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温柔如父亲的手的阳光照着他的笔挺的背,一切安安静静的,像个婴儿吃奶后满足地睡觉。

  这是一间和室,和室的干净的地面上铺满了一张张整齐的榻榻米,榻榻米在阳光温柔抚动下,散发出不易察觉的清香,在稀薄的空气中游离,和数不清的光子跳着动人的舞蹈。榻榻米像初春的小草,嫩绿嫩绿的,使人的感觉很舒服。

  “新羽君。还没起吗?上学要迟到了。”

  和室外面悠悠响起一个中性的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但是声音格外温柔,很是动听悦耳。

  听到门外的温柔声,新羽这才回过神来。转过头去,突然变得十分高兴地对门外的人说道:“哦!马上来!莫离。”接着,他急忙爬起身,焦急地翻箱倒柜,寻找着什么东西,汗珠又一次爬上了他的脸面。终于,他找到了。原来是一件灰黑的干净和服,他赶忙把身上已经打湿的和服褪下,又着急地换上新和服。嘴里还念叨着“要迟到了”,不停地念着。最后,还没整理好和服就匆匆向右滑开拉门,急急地跑出门去。

  门外,春光大好,繁花似锦,鸟语花香,风景入眼,没得让人心醉不已。

  门外安静地跪坐着一个男子,也是美得让人心醉,忍不住多看他几眼。跟新羽的美相比,他的美更像是少女之美,一袭鲜艳明媚的红装,勾勒出如同水草荡漾般的柳腰,就像是画里面翩翩而来的曼妙少女。秀发一束,轻系脑后,清香袭来,侵鼻萦耳。粉面含春,眉眼如山,唇红齿白,盈盈而动。一切都是那般美妙,光亮夺目,人心微颤。

  此时,男子一看到新羽出来,就马上小心翼翼地起身,动作柔美,如风扶细柳。他就是新羽口中的莫离,一个无比害羞的男子。他不敢直视新羽的双眼,低眉,像萎落的花似的,弯了粉色头颅。

  “莫离君,要迟到了。走啦!”新羽宠溺似的抬手,像抚摸猫一样,揉揉莫离的头,满脸堆笑,盈盈启唇,笑语温香四溢。

  莫离这才抬头,柔目相视,时间仿佛为此情此景,心涌万般柔情。新羽正准备走时,莫离一双玉手拉住了新羽的灰黑和服,轻语,如银铃声起:“新羽君,等一下。”然后,像个情人般为新羽整理他那凌乱的和服。新羽比莫离高半个头,俯眼静静凝视,不语,言语正在胸中流离。而莫离全程没敢直面新羽的凝视,缓缓整理好新羽的和服。

  最后,朱唇微启,“好了。”

  “走吧!”新羽平静地说,起步,如风般行走于春光之中,莫离也隔着一段距离,跟着新羽君的步伐。

  他们穿过长长的明亮的走廊,走廊尽头是一片白光,仿佛将要进入圣洁的天堂。两人一前一后没入那片白光,进入春色满园的花园,花园中群芳绽放,姹紫嫣红,争妍斗艳。春光中洋溢着和谐的气息,使人完全想不到这是末世。

  他们很快便走出了美丽的花园,打开玄关的门,走出门去。门外是一条倾斜的大道,大道两旁是安安静静的房屋,朝阳下,房屋们好像还沉浸在暖暖梦乡,不想苏醒过来。一切似乎都在沉睡,睡在未知名的梦里。但是,梦终究会醒来,末世终究还是末世,宿命之绊,尔等意欲何如?

  新羽和莫离两人轻松地走在倾斜道上,阳光一直轻揉着他们的脸,他们身上的一切记忆。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那是因为你活在过去,那没有阳光之地。现在,醒来吧!让所有潮湿的记忆蒸发,温柔地死在阳光下。过往的让它过往,现在的用心对待,未来的终将回来。

  “新羽君!莫离君!”一个女声在道之彼端响起,随着恰来的风儿传入了新羽和莫离的耳里,声音带着阳光味,在耳房里游荡发酵。他们同时抬头,对着初生的旭日逆光而望,只见光影之中,一个女子盈盈而立,长风揉着她的过腰长发,掀起她那绝美的和服。她明显在笑,笑靥如花,脉脉传情。

  “嗨!伊子!”新羽君也升起一张笑脸,一抹迷人的弧。然后,他急忙跑向那个名叫伊子的女子,似乎忘记了身后的莫离。莫离没有跟上前去,原地不动,双手交落于身前,低头,眼里闪过一丝忧愁。

  “新羽,昨晚睡得好吗?有梦见我么?”伊子微微地笑,满脸期待地看着同样微笑着的新羽。新羽深情俯视着他深爱的伊子,他们四目相对,眉眼传情。

  “当然―没有。”新羽平静地说,一丝忧愁不知从何处挤了出来,悄悄爬上了他的眉眼。

  伊子听到他的回答,作出一副失望的表情,那样子很是令人心疼。伊子完全是个美人胚子,不过莫离似乎看起来更加美一点,美在何处不知道,可能因为他是男的,打扮偏女性化,能产生一种落差美。面不施粉,素面粉嫩,光滑亮眼,好像一掐就会掐出水分来。身上也是一袭朴素无比的洁白和服,伴风而舞动,翩翩芊芊,清香四散而开。秀发及腰,轻束,身材妖娆,仿若风中摆摆垂柳,让人心神漾漾。洁白无瑕的额头,双眉似刀如柳,眼瞳深邃迷离,粉鼻安静美好,唇香齿语,雪白细颈,令人忍不住想要勾住它。不过,这是她故意为之,见新羽一脸懵逼,连忙大笑道:“我开玩笑呢,你不会当真了吧!再说,谁能保证每次都能梦到我。是吧?”

  “当然没有。”新羽深视着伊子,温柔地抚摸她的脸,一脸忧愁,继续说道,“不过!我梦见他了!我的父亲。他似乎现在很不好,我也不知道这个梦预示着什么,不会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吧?”

  伊子看到他如此忧愁,为他那早已失去联系的父亲,她踮起脚尖,伸出双手,捧着新羽的脸,双唇轻触,交融,深深的一吻。她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着新羽,抚慰着他那颗愁苦的心灵。

  这时,莫离微微抬起头来,看见他们在接吻,又羞红地垂头,双手紧紧拽着绝美娇艳的华服,心脏也跳的加速了。

  吻毕,伊子丝柔地抚慰新羽的脸,瞳目深情含光,然后凑到他耳边说道:“忘记吧!忘记他!忘掉过往!忘掉一切不如意的不快乐的事情,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时间不会允许你悲伤,未来正在它的方向。忘记你的父亲,好吗?”

  新羽先是沉默不语,低头,作思索状,转而扬起头来,双手抱着伊子的头就是一吻,几乎没有痕迹。“好的!我的爱,答应你!”

  “嗯!那好,我们走吧!要迟到了”伊子忙牵起新羽的一只手,准备往太阳所在的方向走。新羽拉住伊子,转过头来,望着默默站着的莫离,对伊子说:“等一下!”

  “等什么?要迟到了!咦!莫离君呢?”伊子也转过身来,发现莫离君没有跟上来,忙伸手招呼莫离,“莫离君!快走!我们要迟到了!”

  莫离好像入神了,处于忘我境地似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新羽只是静静地看着,伊子走下去,拉住莫离的手就往新羽这边走。“莫离,走啦!快走!”莫离这才回过神来,全身一颤,但又无作为,任凭伊子拉着他走。他望着伊子的背,又看看伊子的玉手,脸扑腾一下就红了,好像晚霞升浮。

  接着,伊子牵着莫离来到新羽身旁,另一只手牵起新羽的手就往前跑,两个男子就被一个绝美女子牵着跑。一边跑,一边发出兴奋的语:“走咯!我们牵着手一起走!一起向前走!快快乐乐不回头!”

  于是,末日之春中,太阳底下,奔走着三个温暖的影子。影子紧紧连在一起,互为一体,好像天翻地覆他们都不会分离。

  一路上满是欢歌笑语,也感染了周围的空气。

上帝之骸说
啊!终于写完了,今天实在写作状态不好,边写边停边想,完全没有昨天的一气呵成。我讨厌外貌描写。   后续情节更精彩,悬念众多,反转重重。大约第二卷开始出现反转,然后开始揭晓一些谜团悬念,我觉得这可以看做是一部悬疑小说。   还请收藏,与君共勉!

第二章 末世之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