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猫君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傍晚的残辉弱弱地射了进来,和室里面被照出一片光区。落辉如血,那片光区好像一大滩浓稠粘人的血液,使得和室显得格外诡异。

  和室除了夕阳投射进来的光辉外,其余部分都是暗黑一片,一些家具都隐藏在黑暗中,像被吃人的鬼所胁迫,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来。和室黑寂寂的,一切声息都被黑暗掩埋。只能听见和室外残存的鸟鸣,确切说应该乌鸦孤寂凄苦的叫声,还有晚风袭来摇撼万物的声响。

  一切仿佛被诡异包裹着发酵,一切似乎都向死而生。

  噔!噔!噔―

  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正在逼近,某颗焦急不安的心在晚光中跳动,空气中传来了某个人儿神经发颤的声响。一个人正朝和室飞奔而来。

  哗的一声,和室的拉门被那个人迅速地拉来,一个疲惫不堪的身影出现在和室的门前,夕辉在它的身前留下一个虚弱的影子。影子很是微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左右摇晃,病病歪歪,随时可能倒下。

  门前站着的这个人是新羽,他站在门前一动不动,身体无力地立着,呼吸急促。他直看着和室内的黑暗,没有做声。

  他走了进去,脚步发虚凌乱,像是一个得了重病的患者。他走近和室的那片黑暗的区域,伸出手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动作无力,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

  最终,他好像找到了,呼吸也不急促,恢复平静,但明显能听到他那颗不安的心,在如同死潭般的稠黑中颤动,搅动着这幽藏着幽灵的黑。

  只见他转身,一件精美的和服出现在夕辉中,那和服是红色的,不知是本来颜色还是血色余晖的照出的色。和服上有些美丽精致的装饰,在夕辉下发散出细碎的闪光。新羽抱着和服,像在抱着一个不忍分离的人儿,他开始抽泣,他的眼如决堤之水,哗哗地涌了出来。泪水湿面,滑落冰冷的面颊,如樱花般堕地,一朵,两朵,三朵,朵朵在地上窒息。“莫离,你在哪里?你现在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新羽痛哭,抽泣声在空间荡漾。他虚弱疲惫,余晖这时无法安慰他和他破碎的心。自从昨天莫离失踪后,他已经寻找莫离一天了,几乎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见到莫离的一丝影踪。他后悔让莫离离开他和伊子的身边,让他帮他和伊子去买吃的。莫离一直是那么的孤寂,他后悔自己没有多关心他。如果重新回到那一天,他一定不会让莫离离开他的身边,哪怕是一厘米,一毫米。他们三个是一体的,谁也分不开谁,好像这是命中注定的。他们的相遇是命运安排好的,命运注定他们将会在一起,他们的命运会交织成一体。三颗心已经随时间融合,任凭天翻地覆也不会分离。

  新羽发现现在自己是这么地离不开莫离,自己现在是这么需要他。他的心在流泪,不―心在流血,因莫离离开而窒息。他不想身边的人再离开自己,之前父亲也失踪不见,这对他是巨大的打击,他现在还走不出失去父亲的阴影。而现在,莫离他……

  抽泣声不绝于耳,那袭和服被新羽紧紧拥抱着,他拥抱着莫离最后的气息,不舍得分开一丝一毫。

  亲爱的莫离,你到哪里去了啊?不会离开了我和伊子了吧?不会被恶魔抓走了吧?噢!我的老天!为什么要让莫离离开我们,我们是一体的啊!

  噔―

  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也是那么的急促,不过多了些温柔,这温柔哪怕天翻地覆也不会消减似的。

  又一个着急不安的影儿出现,人儿立在门前,一双泪眼看到屋内抽泣悲伤的新羽,驻足了一会,赶忙走了进去,也抱着莫离的和服,同时也深深拥抱着新羽,也开始痛苦地抽泣。他们抱得紧紧的,仿佛被烧红的铁水浇铸凝固,难以分开。他们看到莫离的失踪,极其害怕他们两也会被时间分离。他们真想化为一体,时间怎样都无法分开他们。

  时间也好似在抽泣,夕阳也绝望着,慢慢地落了下去。世界一片黑暗,只听见黑暗中一阵阵不绝的抽泣声,在时空激荡着,化作圈圈记忆的涟漪。

  弦月如弯刃,勾人心魄,冷风徐徐而来,如刀锋割面。

  夜空中一只黑色巨猫飞翔,地面一个男人走进一个黑暗的城堡。血鸦破空,亡魂悲鸣。

  城堡之中,灯光黯淡,正要进行一场饕餮血宴。

  尖叫声此起彼伏,恶魔的饕餮声不绝于耳。空气中满是一股血腥味,血腥味摇撼着闻者的神经,刺激着他那脆弱的心脏。黯淡的光线中,一群邪恶的恶魔正吸附在一个个人体上,剥皮、吃肉、吮血、裂骨,肆意地撕扯着身下的人体,人体因剧痛发出震撼人心的尖叫,巨大的尖叫声在城堡中四射回转,似乎想找到逃离城堡的缝隙,而城堡密不透风,一关闭大门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下面是恶魔们的嗜血盛宴,宝座上躺坐着一个戴着猫面具的神秘人,但是分不出是男是女。看它的行为动作,像是一个男子,而观察它的身形,又有些像一个女子。戴着猫面具的人没有欣赏这场血宴,背靠宝座,左手大拇指抵着脑袋,正在思考什么东西一样。它的旁边笔挺地屹立着一个苍老的男人,老男人不动,苍老的眼睛直看着那扇巨大的铁门。老男人的面前是一张黄金制成的长桌,长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具具全身裸露的人体,人体身上还有血色,似乎还活着,没有被恶魔杀死,只是昏迷了而已。黄金桌上摆满了切割人体用的锋利的长刃,长刃在灯光下发出一抹血光,血光中满是逼人的杀意。黄金桌前有一个空着的黄金座位,桌上又有一个精美的银碟,银碟中摆放着餐刀和叉子。戴着猫面具的人似乎在等着一个人的到来,这是为它准备的美味。

  好像是预感到那个人来了,它端坐起来,脑袋直面着那片沉重的铁门。那个人马上会从那扇门进来。

  哐的一声,铁门向两边缓缓开启,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灯光中。男人悠悠地扬起左手,向上抬了抬绿框的眼镜,眼镜的镜面反射出一片血光,看不见男人的双眼,像是无法从眼睛窥探他的心灵。

  群魔立即停止罪恶的饕餮,纷纷扬头看着那个男人。恶魔们满嘴血腥,全身上下被血色侵占。男人站在门口,直直望着宝座上的面具人,并没有低眼看恶魔们一眼,对于眼前血腥的场景不为所动。他响亮有力地开口:“哦!猫君,你好哇!对了,旁边不是―使魔德伊鲁。”

  戴猫面具的人也凝视着男人,也看不到它的双眼,也不知道它的心灵在想着什么。它就是男人口中的猫君。猫君冷冷地对男人说:“西尾先生,没想到你果然来找我了。怎么?有所求?”

  西尾没有回答,直接踩着满地的如河的血液,朝着猫君徐徐走去。恶魔们都直盯着西尾,目光在他身上扫射,都一脸的茫然不解。西尾的双眼仍然钉在猫君身上,没看恶魔们一眼。好像在他眼里,恶魔们是没有存在感的。

  西尾已经慢慢走到黄金桌前,驻足,也没看满桌的人体,他只看着猫君,但看不到猫君的眼睛,他无法窥视其内心。猫君也盯着他,伸出一只手,指着满桌的人体,慢慢说道:“请享用吧!西尾先生!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这里最好的美食。美食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而且都是活的。怎么样?请吧!不过,看你的表情似乎不感兴趣呀!”猫君的声音听起来像男的,但细细听又像是女子的声音。

  西尾终于不再直视猫君,看着满桌的美食,格外地诱惑他的心,但是他没有为之所动。今天他来此的目的并非如此,而是请求猫君帮忙。他抬眼对猫君说道:“不了!无比感谢猫君如此好意!今天前来,是有重要的事请猫君相助!不知猫君,愿否一听?”

  “我早料到你会来此找我,会请求我帮你个忙。所以在此等候多时,所以你觉得我会帮助你吗?”猫君审视一般地看着西尾,歪着它的脑袋。

  西尾扬起手,又抬抬滑落的眼镜,眼镜又是个锋利反光,这时西尾的眼睛更加看不分明了。他望望猫君旁边的老男人,说道:“是吗?不过,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猫君你有什么条件?不会免费帮助我吧?”

  “条件?这我还真没想好呢!算了,我免费帮助你,你相信吗?”

  “不!我不相信!猫君会是这样的人?”西尾又抬一抬眼镜,不知是习惯动作,还是害怕6猫君看清他的眼睛,从而看透他的心。因为,他知道,猫君跟他一样,拥有一种能力。

  “当然了,你害怕我控制你,所以你一直做那个动作!”猫君又仰躺起来,傲慢地看着西尾。西尾这时眉头紧缩,像是害怕了,猫君清楚他此时的想法,或许可能只是猫君的猜测,但他可不想猫君控制他。他还有使命未就,他还要完成复兴零族的大业,怎能被别人控制。他为了防止被猫君看穿内心,开始眯着眼睛看猫君。

  猫君见他这样,它笑了几声,说道:“西尾先生,你不必这么做。就算我看清了你的双眼,我也无法控制你,就像你无法控制我一样。对了,刚才你控制了我的手下吧!把她们解开吧,只有你才能解开自己施的控制术,我根本无法解开。行吗?至于帮助你的条件,等时间来决定吧!”猫君看看脸面更加扭曲的西尾,又指着旁边的老男人,“这是使魔德伊鲁,我想你认识吧!西尾先生,我知道你是上古零魔的殿下,而我又跟你的父亲有一定关系,看在你父亲面子上,我也得帮助你。所以你不用旦心我出卖你,使魔现在归你管了,听从你的一切指挥。满意了吗?西尾先生!”

  西尾先是一脸扭曲,不言,而后眉目慢慢舒展,升起一个奇怪的笑弧,微笑着说道:“好的,猫君。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只好接受了!感谢猫君相助,日后定会报答!而使魔怎么……”西尾望着使魔德伊鲁,一脸的疑惑。

  使魔看了眼猫君,忙单膝下跪,左手置于胸前,俯首道:“使魔德伊鲁参见殿下!”西尾没有让他起身,愣愣地紧视着他,然后又紧紧看着猫君。他不知道为什么使魔现在和猫君在一起,而猫君又与零族始魔他的父亲有何关系。他深思着,半天没有说话,也没让使魔起身。使魔就一动不动地单膝跪着。

  这时,下面一个恶魔从血色盛宴中慢悠悠地走上来,满脸的血液,全身滴落着血色,滴落至地,绽开血花。这是一个妖艳动人的女子,左眼被黄金眼罩遮蔽。她像猫般移动,迈着猫步,昂着血色头颅,脚下一走一个血色脚印。她就似一朵行走着的血色故瑰,全身散发出死亡之气。

  她来到西尾面前,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西尾也被她的美艳所吸引,双眼注视着她。她妖一般地笑,将沾满血迹的纤纤手指轻轻放在西尾的扭歪的嘴唇上,手指左右移动,挑逗地把血液糊在他的唇上。西尾一动不动,任凭这个女恶魔的行为。

  女恶魔又转身,笑意满怀,仿佛全身都在笑一样。她深情地看着猫君,对猫君如柳丝般柔语:“我最爱的猫君!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然后她正准备坐在猫君腿上,却被猫君一把推开,她倒也没有一丝不乐,脸上笑意不减。

  “哦!这个男人是我客人,有事需要我帮忙。”猫君指着西尾道,然后端坐起来,凝视着面容平静的西尾。“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黑字玫瑰会女首领夜姬。我知道你想掩饰零魔魔化吃人,害怕引起人类总部注意,所以来请求我入侵16区。而黑字玫瑰会会入侵16区,摧毁世间最后一片和平之地。好了,使魔起来吧!以后就跟着西尾先生吧,不要背叛他哦!”

  使魔慢慢起身,端站于西尾先生身旁。西尾看一眼夜姬,又别有深意地凝视着猫君道:“再次感谢猫君相助,西尾先行告退。”

  猫君也别有深意地凝视着西尾,威严地道:“慢走!不送!”说完,紧紧盯视西尾和使魔一前一后缓步走出大门。

  铁门又一次紧闭,城堡密不透风,血腥的饕餮盛宴继续开始。尖叫声不绝于耳,声声刺心。

上帝之骸说
居然写了四千多字,我服了。无聊的情节终于要完了,打斗要开始,高潮将至!后续情节更精彩,反转一个接一个,谋中谋,计中计!

第六章 猫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