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炼器与离开

  深夜,李伟才待在医生值班室,正在玩手机。因为知道今天要值夜班,他特意下载了几部小说和电影。

  窗外的夜空,似乎与往常不同,浓厚的黑暗遮蔽了星星和月亮,天空中没有一丝光亮,今夜要比以往更加黑暗。

  轰隆!

  一声巨响仿佛是在耳边响起,将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小说的李伟才吓了一跳。

  “要下雨了吗?”

  李伟才走到窗边,向外看去,天空一片黑暗。

  轰隆!

  伴随着一声比刚才更加巨大的响声,一道水桶粗的闪电在李伟才的眼前落下,一闪而逝的电光照亮了李伟才惨白的脸。

  出生二十多年,李伟才不是没有经历过电闪雷鸣的暴风雨,可是那些时候所见的闪电,不过是天边一道细微的电光罢了,哪像这一次,这么粗壮恐怖,而且仿佛近在咫尺。

  面对如此的赫赫天威,李伟才只能颤抖着身体,祈祷着不会有事。

  也许是因为刚才正在看小说的缘故,一个荒唐的念头在他的心中闪过。

  ‘到底是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此时此刻,医院的楼顶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子正站在这里。

  如果有人看见一定会大吃一惊,为了防止病人出现意外,危险的地方全部都加强了安全防卫。就像是楼顶,要想走上去就要通过一道安装有最新的电子锁的大门。

  而现在,那道门却不知道被林思学什么方法打开了。

  “我的推算果然没错,三百年一遇的重明雷果然会在今日降临,而且这里是最好的引雷地点。”林思学得意地想道。

  身为一名与凡人不同的神仙转世之人,怎么可能没有一件法器呢?

  林思学很早就眼馋‘记忆’中的那些法宝了,可惜这个世界灵气稀薄,他的法力低微,要想靠自己的力量炼制一件法器实在是难如登天。

  林思学很早就推算出医院附近会有重明雷降临,借助天雷的力量,他可以炼制出属于自己的法宝。这也是他一直留在精神病院的原因。

  林思学掏出了一个布兜,大概有普通塑料袋大小。林思学也曾想用戒指炼制,可是一来没有合适的材料,二来炼制储物戒比炼制储物袋的难度要提升很多,更容易失败。从这点来说,林思学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这样就行了。”看着刚才在地上画出法阵,林思学满意地点点头,他将布兜放到法阵中间,又一脸肉痛地用小刀割破手指,在布兜上滴了两滴鲜血。

  做完这一切,林思学摆了个意气风发的姿势,朝天竖起了一根手指。

  “雷来!”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一道最为粗壮的雷电狠狠地劈在法阵上!

  整栋楼都仿佛在微微晃动,所有的电力设备都在一瞬间失灵,李伟才所在的值班室也在刹那间陷入黑暗,让他差点吓尿。

  法阵将强大的雷电束缚在阵内,电弧沿着法阵的线条闪烁涌动着。

  林思学掐着法诀,他体中弱小的法力全力束缚着法阵中的雷电,由于离得太近,他的鼻子似乎已经闻到了若有若无的焦糊味。

  “差不多了!”林思学咬着牙,最后一丝法力涌出,“收!”

  法阵的符文包裹着雷电向正中间收缩,最后全部涌入布兜。

  布兜闪烁着雷电的光芒,凭空漂浮在半空中。

  砰!

  布兜掉落下来,雷电与法阵都消失了。

  呼——

  林思学轻出口气,擦了擦额头,走上前将布兜捡了起来。

  从表面上看,布兜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普普通通。但是在林思学的眼中,布兜的表面布满了灵力。

  左看看右看看,林思学找了一块不知道谁留下的砖块,他打开布兜,将砖块放了进去。

  成功了,布兜依然扁扁的,而且没有增加一丝重量!

  不过当林思学准备将砖块取出来时,意外发生了,砖块取不出来了。

  林思学不死心地找遍了整个楼顶所有的东西,石子,落叶等等,可是一件件东西放进去,却没有一件能取出来。

  布兜就像是一个黑洞,吞噬着林思学放进去的每一件东西。林思学能感应到布兜连接着一个黑暗而广阔的空间,可是他感应不到自己放进去的东西,而且对这片空间毫无办法。

  “亏大了!”林思学气恼地挠了挠头,脸拉得老长。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林思学实在不想看到这件费了他极大心血的‘废品’,就随手扔到一旁,自己回房间睡觉了。

  林思学走后不久,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楼顶,正是周卫国。

  他的视线在楼顶转了一圈,看到布兜,眼睛一亮。屁颠颠地走过去,捡了起来。他的双手捧着布兜,就像是捧着一件绝世珍宝。

  看着周围没人,他小心地将布兜装入怀中,捂着离开了楼顶。

  离开之前,他细心地将林思学已经完全忘记的大门关好了。

  这一夜的奇异雷电,被称为怀安精神病院十大不可思议之一,不仅医院里的人议论纷纷,连市里的人都听说了,一些网站和报纸上的专家纷纷出面,从自然地理等方面试图解释这一现象。

  作为亲身经历的人,李伟才享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不时有人过来询问那晚的经历。

  李伟才兴致勃勃地讲述,当然,他是绝对不会说出那晚差点被吓尿的事实。

  却说林思学一觉醒来,炼器失败的烦恼已经消失了大半。想着自己也没有理由再待在这里,林思学决定立刻就走,离开怀安精神病院。

  他打开衣柜,取出了一套深蓝色的西装,这是他为了离开精神病院准备的。当初他向姐姐要一套西装,林依薇没有问为什么,直接带他出去,到服装店订制了一套西装,还去了其它商店,另外买了好几套其它衣服。

  记得当时,他试穿衣服时,林依薇总是很开心地看着他笑。

  想到这里,不知怎么的,林思学的心中有了几分犹豫。

  “我可是要成为仙人的人!”

  林思学摇摇头,甩开其他想法,换上了西装。他的长发简单地绑在脑后,端正的五官,再加上身上莫名的气质,到让他有种古怪艺术家的感觉。

  林思学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向外走,一路上遇到的医生护士都奇怪地看着林思学,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

  因为昨夜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有些浮躁,没人关心林思学,他就这样一直快走到楼梯口,竟然都没人拦着。

  正巧李伟才从楼梯上来,两人一照面,李伟才就愣住了,他不知道林思学这怪异的打扮是打算做什么。

  趁着李伟才发呆之际,林思学绕过李伟才,加速向楼下走去。

  “站住!”反应过来的李伟才急忙喊道。

  可是林思学根本不理会,他的速度极快,眼看就要走出去了。

  这时,李伟才灵光一闪,他想起了林思学的资料。

  “你姐姐就在门口等你!”李伟才喊道。

  林思学果然停住了,听到姐姐在这里的消息后,林思学忽然陷入了极度的慌张之中。

  慌乱之下,林思学运用起他尚不熟悉的遁术法诀。

  嗖——

  林思学的身影瞬间消失,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李伟才。

  之后,门口的保安说并没有看到林思学走出去,门口的监视器也没有拍到林思学走出去的画面。李伟才则信誓旦旦地说林思学是在原地突然消失的。

  不少医生觉得李伟才是受前天晚上雷电的刺激,精神出现了‘一点小问题’,面对同事雀雀欲试的‘关怀’表情,李伟才泪流满面地改口,说是自己记错了。

  林思学的离奇失踪也成为了怀安精神病院的十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

雨树木桉说
PS:过了一年,依然是单机状态。π__π

第四章 炼器与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