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莺莺姨娘

  他立即明白了什么,便一伸手将她薅了下来,摁到地上,举起右手,掌风凛然欲发。

  “你!”他吼道,“竟有心情看魔鬼屠杀自己的同胞,你是人不是人?你这该杀的妖妇!”

  说着手起。

  “你可以杀我。”小蝴蝶面无惧色,缓缓言道,“说我来观看,实在冤枉。是他,逼着我来的……”

  她指着地上的一个无头尸体说着,那是一位金瓜武士的官长,头颅不知滚落何处,无头的尸首还在地上抽搐、颤动。

  “我们这种人,死一万个有什么关系呢?可是有一个人,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你说什么?”闻听小蝴蝶的话,他把手放下,也放开了她,“快说,乘我还没杀你之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五王子,本来嘛,我是可以告诉你的,可现在呢,我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他问。

  “我想告诉你,是因为你已经死了;可现在,你又活了,当然就不能告诉你了。”

  也就是说,那人的情况不能被活人知道!

  他眨眨眼,回想起以前熟悉的身边这个女子。

  在京城,尽管小蝴蝶也是从事着皮肉生意的女人,但她却与一般此类的女人不同。

  常言道表子无情戏子无义,可这小蝴蝶与人交往偏偏既懂情又仗义,这才与五王子结为故知。

  方才听得她的话中有话,而且这话之意与自己有所关联。这个女人他深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现在就算一刀把她砍了,她也不会屈服。

  尽管她仗义又很执拗,但心地坦率,常常因缺少防人之心而吃过不少的闷亏。

  脑中思路一转,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随即,一弯腰将她抱起,抱在了怀里。

  “你干什么?”她似乎惊诧,“想把我掐死?那就来吧!”

  “真想让你跟我一起死,那天你不是在咒诅我快点死吗?”

  “可是,你娘的,怎么就活了?”她使劲扭动,想从他怀中挣脱,可是他却越发将她搂紧了。

  她喘息一声,身子软了下来。

  “是你还给我的那香囊,救了我。”他亲了她一下,说道。

  “香囊?救了你?”

  “是的。”

  “你中了那么厉害的毒,一只香囊怎么能救得了你?你娘的,在跟姑奶奶开涮!”

  “那是香囊中的一种特殊的香料,克制了我体内的毒魔。最主要的,还是你五王子大爷,身怀绝技,还有天神照应。哈哈哈——”他笑起来,有一搭无一搭地欺蒙起小蝴蝶来。

  “你活了,可是今天为什么还要杀了我?!”她怀疑地问道。

  “可是我,根本就没想杀你啊,只不过想跟你玩玩。”他狡辩道。

  “我不信!”

  “告诉你件事,你就信了。我要是真想杀你,那次就把你杀了。”

  于是他说了上次从屋顶窜入莺莺姨娘房间,发现她睡在床上的事,当然拿到宝珠的事是绝对不可让她知道的。

  “那次是你?”她问道,“你是没杀我,可是为什么将我打昏?”

  “如果那将军回房,发现你我在一起,你还有命吗?可是你被人打昏,他还会怀疑你吗?”

  “是,是这样?”她想了想,“那么说,你是在保护我,是为我好,对吗?唉呀,五王子,小兄弟,你让我心疼死了。啊!”

  她一激动,搬着他狠狠亲了起来。

  他搂紧她,抚摸着,静静地等着未知的答案。

  她喘息一气,问道:

  “是我还你那香囊,救了你的命,你会怎么报答我呢?”

  他摸着她的手,附耳轻声说道:

  “我,终生不忘你的救命之恩。等我有了更好的珠宝,一定补偿于你,相信我。”

  “可是,若是你今后有朝一日做了国王呢?”

  “那你就是国王原配王妃。”他十足痛快地滴水不漏地对她承诺。

  听后,她又对他撒娇,接着却叹了口气,说:

  “我这样的身份,怎么能给你当王妃?”

  “蝴蝶姐,我们都有那种事了,我不会计较你的身份。”

  “真的?”她半信半疑。

  “真的。”他又把她抱紧。

  听她说道:

  “那我,现在就把那个人告诉你吧。”

  她又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

  “她,是你父王的第六任妃子,比你长三岁的莺莺。我知道你会对她感兴趣的,因为我也知道你们,其实你们应该是情人才对啊。我想,如果今后当了国王,她才配做你的原配王妃。五王子,我的话冒犯了你,能原谅我吗?”

  本来应该分辩,可是突然找不到答词,他沉默着。

  “五王子,你不恨我揭开了你们的隐私吗?”

  “不恨。蝴蝶姐,你说吧,我在听着。世事自有公道。”

  “你真是好人!难怪莺莺姐那么衷情于你。我心疼你,王子弟弟。”

  她搬住他,再次撒起娇来。而后说道:

  “我知道她在哪里,可是现在不能告诉你;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可让你知道,请你耐心等待吧。求你一事,把我送回王宫。”

  “正好,我也要去王宫。”他说道。

  单马香车辘辘而行,驾车人是五王子。

  子齐是一身黑风国元帅亲兵打扮,所以顺利进入宫门,来到莺莺的楼阁。自有人将车接过。

  更楼鼓响,戌时将过,子齐来至北门,等候与之相约之人的到来。

  此时他的心中,仍在回想与小蝴蝶的一番谈话。谈话的中心是姨娘莺莺的下落。看来莺莺仍在京城。

  那时的圣鹿帝国,国王的出任可不是世袭,而是禅让推荐制。

  慕容兴邦由长老会推荐为国王时,已有原配夫人,即五王子的生母。直到宣誓就任国王时仍无子嗣。

  国王无嗣,国之弊端。长老会负责在全国选美,国王又相继纳娶四妃,而此四妃分别为国王各生一子。

  怪事从此不断,四王子之后,原配王妃竟也怀上身孕,生下了五王子,即今日的慕容子齐。

  慕容兴邦乃有德之王,数年来将圣鹿帝国治理得可谓河清海宴,致使万民齐颂。

  三年前,有人又为国王推荐一少女,以助王兴。王纳此女为六王妃。此女即莺莺姨娘。

  许是国王日劳过甚,年迈精疲,莺莺伴王三载而无孕象。

  年方十二的子齐,深得莺莺姨娘的喜爱,两人一见如故,常常互吐心扉。日子一久,沦为知己。

  知己归知己,可没发生过任何越轨之行。

  今日小蝴蝶竟然指露他与莺莺为情人,他当时没有辩白,因为确实有过一茬,即那次莺莺暗中示意他,让叫她姐姐。

  想到此,他脸红心慌。

  他明白,不久小蝴蝶定会让他知道莺莺的下落。

  可是,为什么是小蝴蝶?

  她与姨娘是什么关系?

  她住进王宫,难道只是因为被人包下,可包下她的身体的那位金瓜将已经死了,又为什么还回到王宫?

  对了,她住的,可是莺莺姨娘的寝宫。

塞上烽火说
各位亲,求推荐收藏热评打赏。谢谢!

第十一章 莺莺姨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