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苦恋

  夜晚,在这无限寂寞的山洞中,他开始一次次地想着那个人。

  这是自魂魄前世午子齐那玄灵空间的植入,几次兽灵与仙参药宝为那空间之灵开天辟地混元珠的适时献祭,使所受的致命剧毒被基本驱散,余者尚能压迫;并按午子齐三百年苦修之途开始转型升级之后,尚可苟安的心境,让他产生了诸多的胡思乱想。

  那个人,是他父王的六王妃,莺莺。

  父王纳娶六妃,是在他十二岁之前。

  莺莺一入王宫,便似曾相识地拉住了他的手,这让他的憨三哥十分气恼,且百般忌妒;而他的心田,开始被注入了一股幸福的暖流!

  六王妃是拉着他的手参加完与父王的结婚大典的。

  少女莺莺平素是那么安祥、和蔼、温柔,少言寡语。可是每当他一进入她的寝宫,她又变得那么热烈、活泼,语吐珠玑——好象有永远说不完的故事。

  他是多么幸运,第一个读懂了莺莺姨娘的不是父王,而是他。

  父王最喜欢的女人就是他的六妃。

  “就兴你喜欢她吗?我也偏要喜欢她!”

  那时,他常常在梦中这样喊道。

  想到莺莺那温热的小手,他的心中便十足的蜜感,多么甜美的滋味啊!

  莺莺告诉他,她的家乡在南国,那里是江南水乡,家乡除了青山就是绿水,而最美的一条河叫越耶之溪,她常在那里浣洗轻纱。

  江南是出美女的地方,六姨娘不但容貌娇美——标致性的鸭蛋型脸庞,而更动人的还是她的皮肤。白净,容不得半点灰尘;晶莹玉质,细嫩得弹指可破。

  父王对六姨娘格外信任。

  他常见她手持一个大银环,银环上穿着大大小小几百把钥匙,几乎可以打开王宫中所有的锁具。

  银环上系着条缎带,平时不开锁时六姨娘就把它系在腰带上。

  有时在中午,有时在夜晚,在他似睡未睡之际,一听到铮铮玲玲的美妙声响,便知道是她来到了。

  他故意闭目装睡,接着感到脸庞袭过一股热流,一只温馨的小手放在了他的额上。

  接着那铮铮玲玲的仙乐离开了他,他大睁着双眼,望着那发出美妙声音的银环,那银环被缎带系于后腰带上,在敲打着她那凸翘的臀部。

  他从那时起便开始了对她的那个地方入迷,那个发出美妙仙乐的地方。那里是那样饱满,圆润,丰腴而迷人。他想到了一只成熟的发着香味的苹果。

  这便让他暗暗编织起一个罪恶的念头:

  碰她一下。

  不止一次地,当莺莺姨娘在那哈腰洗东西的时候,他便假装漫不经心地移步过去,似乎无意地伸出手指触碰一下她那露的一段白嫩的腰枝。

  每次便如同触电一样,赶紧又缩回了手,手在颤抖。

  敢于大胆地接触她,是那次她悄悄地要求他,让他叫她一声“姐姐”之后。

  他终于觉得,他们之间的高山大海已不复存在,心与心之间阳光灿烂,一片坦途。

  他敢于在任何时间里,大摇大摆地闯进她的寝宫卧室,只要父王不在场。

  是他打开了莺莺姨娘的心扉,似乎她的所有的内心秘密都可以对他坦然,包括她同父王之间那种他还不十分懂得的那类事情。

  莺莺——他人生第一个异性~伙伴。

  他们之间,还做出了什么呢?

  ……

  现在,又想起了莺莺,应该是莺莺姨娘。

  他知道,现在对她的思念,还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友情与知遇,他想到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

  他想到了姨娘腰上的那个银环,以及上面那形态各异的大小钥匙。

  父王如此信任于她,她应该比其他人,包括娘亲、二三四五姨娘以至王宫大臣官员卫士杂役等等,更多地掌握王宫的情况。

  她拥有过那么珍贵的混元宝珠及其它宝器,是父王最宠幸的妃子,也一定更多地知道父王心中的机密。

  王宫宝库,她也应该比别人更了解。

  当魂魄已经能够开启前世午子齐的玄灵空间之门的时候,他的眼前便清晰地出现了一条道修途径。

  那是午子齐直达天玄境无极剑圣的三百年苦修之径,伴随着那条通圣之途,便是空间的不断元灵充盈。

  世俗人寰境若升级,离不开天材地宝对空间的不断献祭。

  这是升级体系的必然。

  五王子的世俗凡体若无法淬炼培元,筑基升腾,怎有资格与午子齐的魂魄相伴?还不是死路一条吗?

  想到了死,又一个严酷的预想惊现眼前,那就是体内尚存的余毒!

  尽管余毒靠气场压迫,然而毒魔是随机而发的。一旦元灵薄弱,毒魔便可疯狂而起,并疾速漫延而危及性命。

  揭开王宫宝库的神秘面纱,找到那广大的天材地宝,尽快充盈玄灵空间,才会彻底摈弃那可怕的毒魔,才会离开死神的魔掌。

  黑风帝国大帅呼尔敖,现在还没能找到王宫宝库,说明那宝库也许不在王宫之内。

  那,又是在哪里呢?

  王宫宝库!

  “莺莺姨娘,你已成为了我的生命支柱。我的希望,只有寄托于您老人家的身上了!”

  但愿莺莺能掌握王宫宝库的情况。

  如果象盛传的那样,圣鹿帝国的王宫宝库,还隐藏着无上天尊太极皇图的某些机密,那就更应尽快寻找那王宫宝库,免得太极皇图被世上恶魔所夺。

  也许,莺莺并非了解王宫宝库的情况。

  然而如今,已再找不出还有谁能知道那神秘的王宫宝库——这最后的答案也只能在莺莺身上。

  “莺莺,你在哪里呢?在哪里呢?”

  该死的小蝴蝶,为什么对我秘而不宣有关莺莺的下落?你,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困惑,悬疑,让山洞中的五王子浮想联翩。

  想到了王宫宝库可能存在着广大的天材地宝,可以充盈空间,彻底让他摆脱毒魔的威胁;想到了广大的天材地宝对于他未来功修的升级的决定性的作用;想到了太极皇图可能隐藏于宝库之中……

  而最终所思虑的一个结症,却还是对于莺莺姨娘的思念,或可称为思恋!

  ——去他的王宫宝库!

  ——去他的太极皇图!

  ——去他的致命毒魔!

  ——去他的午子齐的升级体系!

  “莺莺,姨娘,你快来吧!我可以失去一切包括生命,那都无所谓,我只要你!”

  他再也无法安静地躺在那里,胸中思绪的潮水汹涌澎湃。他跳起来,感到了这个山洞的如此狭小,让他郁闷。

  他冲到洞外。

  外面,清风拂面,星斗阑干,山巍巍,林莽莽。

  他还在想着那个人,莺莺姨娘。又想起了那天在黑风大军的屠杀现场遇到的小蝴蝶。

  小蝴蝶知道莺莺的下落,那只有再次冒险进王宫。

塞上烽火说
转世功修路艰险,斩妖屠魔灭虎狼。道修三界惊宇宙,终得三花非吾狂。但得一统山河时,偷看美人伴牙床。……保11时更新。恳请收藏推荐。叩谢,叩谢!!!

第十六章 苦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