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义战恶魔

  这天吃过午饭,子齐和英子坐在院子里,欧阳娘在收拾碗筷。

  一阵急急的脚步声在院门外响起。

  一条人影闪进大门,趔趔趄趄跑过来,是傻毛。

  “小齐子,英子啊——”

  傻毛语带哭腔喊着,跑到跟前,扑通跪在地上。

  “救救我姐姐!”他哭喊着。

  两孩子站了起来,英子过去把傻毛拉起。

  只见这傻毛,眼睛、鼻子、嘴角在流血,满脸瘀青,浑身灰土。

  “起来,起来说。”子齐、英子劝道。

  “一只眼又来了,他打我姐,我抓他咬了他一口,他就把我打成这样。多亏跑得快,要不就让他打死了!”

  子齐听完,不禁怒火中烧剑眉倒竖。“等等我,”他说道,转身奔向备品库。

  不一会,子齐拿来两件兵器,将一把离鞘的宝剑递给英子,自己握着一把长柄朴刀。

  “走了,杀了那个独眼狼!”

  两孩子跟着傻毛扑向西院。

  傻毛的父母进山打猎已经几天了,还没回家。

  独眼狼打跑了傻毛后,将大门从里面插上了。

  傻毛爬上墙头,跳进院内,把大门打开。子齐和英子冲进院子里。

  房门也被插牢。听见胡娇在哭叫:

  “让我死吧,杀了我吧!杀我……”

  独眼狼在狂笑:“嘿嘿!我不杀你,先不杀你。我要吃你的肉,我要吃了你!哈哈——”

  噼噼啪啪的声音在响。

  “咚!”子齐拿朴刀砸门,门挂得很结实。傻毛拿拳头敲门,用脚踢门;三个孩子一齐用力撞击,仍然无法将门打开。

  喊叫声夹杂着男人的狂笑,刺耳的声音传出。

  子齐挥刀朝窗户劈去:“啪!”

  窗户已用木条钉死了,胡娇总对父母说她害怕,这样就把窗户都封闭了。

  子齐一下又一下击打窗户,跳着脚大骂道:

  “独眼狼,你个瞎鬼,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老子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啪!

  英子骂道:

  “独眼鬼,你这不是人做的狗,你不得好死!”

  傻毛大叫:“一只眼,瞎眼狗,你放开我姐啊!”

  外面的进攻和叫骂,并没有打断里面的罪恶,听得独眼狼冲外面回道:

  “嘿,小崽子,等我忙完了,再收拾你!”

  “你这人面兽心的独眼鬼,”英子又骂,“光天化日,你干出禽~兽不如的坏事,等着吧,上天之神让你碎尸万段!”

  “给我砸!”柳儿喊道。三个孩子砸窗,踢门。

  子齐边砸边骂:

  “瞎鬼,狗朵种,你再不出来,老子就放火烧死你。”

  窗子的木条被敲断了几根,有阳光从撕开的窗纸破洞射进屋子。

  英子骂道:

  “千刀万剐的独眼狼,你听着,就算今天砍不死你,明天响起的第一声霹雷也要把你炸死!你去死吧!”

  屋内霎时没了动静,接着传出的是傻毛姐姐胡娇的抽泣声。

  外面的搅局看来使独眼狼罪恶行径终于受到了干扰,不过可不是要放火的那句话,而是英子所诅咒的那句话中的霹雷,让独眼狼听后惊恐万状。

  在冬天围剿达旦山,黑水河上空爆响的那声怪异的霹雳,当场炸死百员大将士卒和马匹,这件横祸已在呼尔敖的军中引起了普遍的惶恐效应。

  而后每日早起或于梦中惊醒时,首先都须跪地祷告:

  天上大神,地下魅王保佑吧,今天不要见乌云,见了乌云千万不要打雷。小民给您磕头了!

  当听到英子骂的那句话时,独眼狼立马浑身一震,目光凝滞,面如死灰。

  接着他右边那只独眼射出凶光,推开胡娇,略整衣带,哇呀一声怪叫,破门而出。

  子齐只见房门刚开一道缝,一团黑影闪将出来,那门板咔吧一声碎裂,此时人已到了跟前——无上鬼影!

  一见到这位亲兵小队长独眼狼先生,险些没把英子乐爬下。

  只见这位生着副五短身躯,两条粗腿,横宽的身板,挺着大蛤蟆肚子。

  脸上留下的那只右眼,小得如同绿豆,发出萤火虫似的光;鼻子扁得没了鼻梁子,剩两黑窟窿朝天长着;黑黢黢的一张倒三角脸,怎么那么黑?原来脸盘子上全是麻子——大麻子套小麻子,小麻子摞二麻子,重重叠叠摆开了麻子阵。

  望上一眼此人的尊颜,真令人既恶心又恐怖。子齐思海翻腾,意念中浮现了前世遭遇的西冷鬼国那些魅道魔头。面前的人是呼尔敖的亲兵小队长,金牌保镖,应该是功法非常之辈。

  他的心中提升了几层警惕。

  让独眼狼十分恼怒的是,被傻毛领来打搅了他的好事的竟是两个黄毛未退的顽童。

  看到是两个孩子,手持刀剑,独眼狼慢慢熄灭了冲天怒火。那只独眼射出来一束冰冷的侮蔑目光,接着一声冷笑。

  “我说傻子,”他手指傻毛,“你怎么领这么两个还吃奶的娃娃来送死?要想活命,都他娘的滚远点!我的好事还没完呢,嘿嘿——”

  “你,放开我姐!”傻毛大叫着冲了上去,被子齐拦住了。

  “瞎鬼,禽~兽,孽障。休要猖狂。看刀!”

  子齐挥刀向独眼狼劈去。

  独眼狼急忙躲闪,口中骂道:“找死的小崽子,敢跟爷爷动手?”

  子齐连劈几刀,被他一次次躲过。英子挺剑对他直刺,被他飞起一脚,踢到剑上,把剑踢飞,仓啷,剑落一旁。

  “呔!两个小儿,真要找死。那好吧,爷先打发你俩上西天吧!”

  “子齐,英子,快跑吧!”傻毛在一旁急得跺脚,眼看不是独眼狼的对手,他开始为两个朋友担心起来。

  独眼狼顿起杀机,决心先解决两个碍事的小娃娃。不过还不想使用他的残月弯刀。

  “杀尔焉用残月刀?”他心中暗想,“只不过一脚一个的事,踢死算了。”随即,立好门户,计谋着如何对两孩子下毒手。

  那边英子拾起宝剑,蓝莹莹的剑身反射着天空太阳的光芒。

  说时迟那时快,子齐一抖朴刀,那雪亮的刀锋劈开空气发出嗖地一声响,刀芒向独眼狼的头顶压去,随着劈砍的动作,子齐呀地一声呐喊。

  独眼狼的那只独眼在嘲笑。他只认为,两个初生牛犊不可能修炼过更高级的功法。当这一刀冲他砍来时他竟不予躲避——不躲只是假象。

  朴刀是件较长的武器,刀头和刀柄各占一半长短。独眼狼为了麻痹对方故意稳稳站立,好让对方认为这一刀必然击中,不会中途改变刀势。

  就在刀刃即刻劈向他的脑袋,要想活命非躲不可的一刹那,独眼狼猛一低头,朝前一跃,想借偷天换日之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对方刀柄抓住,然后一个窝心脚……

  可是,他的那只上勾的手抓空了。

  子齐瞬间看到刀头走空,已知必有意外,按照平时司空老爹的指点,急中须变。于是一点脚腾空飞身,这刀柄就到了半空之中,独眼狼怎么能抓得着呢?

塞上烽火说
朋友们请注意,迎新年作者日二更,11:00//19:00时段。求收藏、求推荐、求点评各种求,叩谢!!!

第二十五章 义战恶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