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樱桃露酒

  喝止独眼狼的人,是粮务官司空建。

  夫人欧阳玉蓉飞马赶到大军草料场,把子齐英子跟人决斗的事情告知了丈夫。说那个人一只眼,手使弯刀,司空建立即担心起来。他知道那个人就是独眼狼,恐怕孩子们要遭遇毒手,便快马加鞭急急赶回。

  恰逢独眼狼要对两个孩子下手开杀,情急之中对其一声大喝,一个箭步跃到他的面前。

  独眼狼怒气冲天,杀气正盛,正要出气之际,猛不防遭到阻止,不禁心生恼恨。正在打算把这个敢于阻挡他的人先一刀杀掉,那只独眼便朝对方望去,这一望,却叫他泄了气。

  来人是大军粮草骑尉。

  无奈,只好将刀收回,脸上显出一丝苦笑。

  “小队长先生,”司空建抱拳冷冷地说道,“我的孩子对你多有得罪,在下给大人赔礼了。你有火就冲我发,有气就冲我出。如果还不行,也可一刀杀了我,由我代孩子谢罪。来吧!”

  独眼狼敢杀司空建吗?当然不敢。那个时代,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大了很多级呢。他在军中只是个亲兵小队长,拿现在的话说是警卫班长;而司空建可是粮草骑尉,拿现在的话说是军团参谋。

  这两人真要码起来,究竟谁怕谁,那可是明摆着呢。

  再者说来,你独眼狼干什么来了?糟蹋良家妇女,这可是违犯军纪。

  做为大元帅的亲兵他更清楚,这位司空大人不仅仅是被大帅重用的人,还是黑风帝国狼主信任的人物,要不然怎么能被委以掌管大军粮草的重任呢?

  大元帅呼尔敖的一贯作风是,他自己可以胡作非为,但决不允许他的下属胡作非为。“倘若司空大人在大帅跟前,给我递上几句坏话,杀人不眨眼的呼尔敖一拍桌子,我可就要人头落地啊。”想到此,他的心中对司空建可就产生了畏忌之感,忙抱拳说道:

  “大人何出此言。小人实在不知这二位是贵府少爷,是我冒犯了。请大人原谅。小的再也不敢了!”说完,把头一低,一脸尴尬,走了出去。

  那一边,司空夫人在救治傻毛他姐姐胡娇。傻毛还在哭,看着姐姐渐渐缓醒过来,帮着夫人把胡娇扶进了屋子。

  一场恶战,暂告结束。

  子齐和英子及时得救,但也是经历了一场虚惊。晚上司空夫人多做了几样菜,打算给傻毛姐俩送过些。司空建搬出一坛酒,夫妇俩要给孩子压压惊。

  席间老爹又跟孩子们提起了那个独眼狼,说那个人在大军之中也被看成是一条恶棍,多少人要跟他决斗,又多少人想置他于死地。他不光糟蹋了傻毛的姐,还有不少军人的家属也受到了他的凌辱。

  子齐说,他的那把弯刀,可是邪门,那可不是凡间之物。

  粮务官于是说起了独眼狼那把弯刀。

  那残月弯刀本是独眼狼师父的护身之宝。他师父是黑风帝国大荒漠的一位修炼魅道的高人。那年,魅王给它的信使赐赠七七四十九页密诏,那师父偶然获得一页,破译之后,便去了天山。

  诏告指示,让他去寻找一把宝刀。为寻找宝刀他九进九出,几死几生。最后力斩二鬼,得到这把残月弯刀。

  这刀自身附有鬼魅邪灵,刀质可削铁如泥,诵读鬼符还可以任其千变万化,为兵器中的奇宝。

  此刀一直为师父自用,因其杀气特重,不打算传与任何人。

  “那刀怎么又到了独眼狼的手中了?”英子问道。

  司空老爹说,师父传授石斧加刀的功夫,是让他使用普通弯刀,对该杀者必杀,对不该杀者不可滥杀无辜。

  独眼狼狡猾,善于伪装。直到学武后期,师父发现了这个徒弟道德不端,便对其有所防范。独眼狼朝思暮想,要得到师父的那把弯刀,暗中曾偷偷学了几句鬼符咒语。

  终于有一天,师父的女儿被独眼狼猥亵了,一气之下,师父动了家法。独眼狼不思悔改,反而怀恨在心,使蒙汗药迷倒师父后将其杀害。窃取了残月弯刀,逼娶了师父的女儿。

  “这头恶狼!”子齐说,“就没有能破他刀的兵器吗?”

  “岂能没有,五行相生,五行相克。大神盘古开天辟地,上神造物之初,凡生一物必有一克,凡克一物必有一生。你们所用的普通兵器,遇斩铁之器则断。如有刃口强于残月弯刀的,更具灵气的兵刃,就会削断他的弯刀。”

  “爹啊,咱府上可有那样的兵器吗?”英子问。

  “别说咱们府上,就算大军之中,也不见得有那么灵性的兵器。”司空建说道,“不过,只要功法炼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到那时就能以掌断金,什么残月弯刀之类,不在话下……好了孩子们,我开酒给你们压惊。”

  司空捧出酒坛。坛子很大,有多层封口,最外一层是一张牛尿脬,油光锃亮。

  老爹边揭去封皮边告诉说,这是西冷国王送予黑风狼主的美酒,名叫樱桃冰露。在漫山遍野的樱桃树上采摘每一棵树的第一朵花结的第一颗果,精心酿造,窖存百年。

  粮务官当时运回了酒,狼主十分高兴,就送给他几坛。

  当最后一张封皮揭开时,屋子里立即飘满了浓重的酒香。把酒舀进青花碗里,碗内开始荡漾起一泓烂漫红霞,一股股甘醇清幽的香气直扑鼻孔,令人垂涎欲滴。

  “来,来,孩子们,把今天的不痛快忘掉,让美酒洗去心头的乌云。喝了它!”说完,司空老爹举碗一饮而尽。

  子齐把端起的碗又放下了。

  “你有事儿?”欧阳娘亲也放下碗,问子齐道。

  子齐说:“爹,娘,我想,早晚必将那个独眼狼碎尸万段!”

  说完端起酒碗,将酒也一饮而尽。

  这酒不仅甘甜清爽而且十分柔润,一入口不等吞咽,就象长了腿,通过嗓子眼,溜到肚子里。

  子齐喝过两碗,便说道:“谢谢爹娘,我不喝了。”

  司空老爹说:“对啊,这酒虽说甘美,但酒力醇厚,后力十足。所以不宜多饮。”

  英子说道:“爹啊,他不喝了,可我还没喝够呢。”

  欧阳玉蓉听后哈哈笑道:

  “好孩子,没喝够就喝。来,娘陪你喝。”

  英子端碗又一饮而尽。

  这一席,英子一连喝下八大碗樱桃冰露,仍无醉意。欧阳娘和司空老爹都不能再陪了。于是连说带劝,怕是把孩子喝坏了,英子才将酒碗放下。

塞上烽火说
迎新年日更二章,11:00//19:00时间段。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

第二十七章 樱桃露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