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孱夫

  亲兵戈什哈秘密监视司空建一家已经有几天了,该向上司汇报情况了。

  独眼狼告诉他:“今晚到你家听汇报。”

  戈什哈晚上回家时,小队长早已等候在他家里。独眼狼来听汇报是一;接着挑逗大白熊吊膀子是二,这点其实对于他至关重要,恨不能一下子把那娘们抱在怀里。这事闹得他夜夜百爪挠心,好不难过。

  这次来,他感到那妇人瞅他的眼神已不象前几次那么冷漠了。

  “红头绳起作用了,”他心里想。

  让他心头有点沮丧的是,老婆的那块蓝田玉佩还没能搞到手。那块玉是她家的至宝,在草原上可有一万匹战马的价值。这点他是不知道的。

  他老婆则象爱护眼珠一样保护着那玉佩,不是带在身上就是藏匿得无影无踪。他这几天曾拿着铁镐铁锹把屋地都挖烂了。

  “要是有那块玉,今天就可抱着这大白熊鸳鸯戏水了……”他想象着。

  临来时他带了些酒菜,都是在大帅府的厨房偷的。亲兵队长可以巡视厨房,但决不可以往外偷东西。这难不倒一肚子损招的他,他对管理厨房的人说是大帅需用,对守门的兵士说是处理变质的食品——就把东西偷出来了。

  看到一桌(当然是那土台子)酒菜,戈什哈象见到亲爹一样,不断对他的小队长拱手作揖,奴颜婢膝的模样惹来了妇人对他的一脸愤怒。

  独眼狼与大白熊都心照不宣,戈什哈吃得满嘴流油,喝得舌头根子发硬,便开始汇报:

  “司空建粮务官,每天闲得放屁,不到五更就起来,教两个小崽子练把式。”

  “都练些什么?”独眼狼问,似乎对这件事他很感兴趣,他想起了上次在胡娇家的那场打斗。

  “耍刀,练剑,搬石头滚子,还有……”

  “就这个?”小队长打断对方的话,问道,“十八般兵器,其它的活呢?还有什么功法没有?”

  “其它的就没看见,”戈什哈大口嚼着肉食,那腮帮子鼓得快有他两个脑袋大了。

  “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比如跟某些陌生人来往?”

  “这个……”说话人的脖子挺了挺,挺起老长,硬把没嚼烂的一嘴东西吞了下去,努力地想了想,“对了,他家邻居那个傻小子,总去找两个孩子玩。”

  “行了,你这些都是没用的,我不听了。”小队长端起酒碗,“喝酒吧,完了赶快回去看着点他们。你给我上点心。”

  “是!谢谢队长大人。”一碗酒灌进了喉咙,呛得这位丈夫大声咳嗽起来。

  “你这个草包。”独眼狼感到戈什哈可真不是个称职的密探,但又不能把他撤下来,他的一箭双雕还没见到效果呢。“是不是得给他加个助手?”

  一只独眼,象探照灯一样,一直在向对面的妇人扫射。那白嫩的脸蛋,那抿着嘴唇喝酒和咀嚼食物时轻轻蠕动曲线优美的红唇,那肥硕一堆中的动人的凸起和凹陷,那女人身体隐隐透散出的特有的体香,都让他神魂不宁心猿意马。

  突然他惊喜地看到,那妇人在主动地望向了他,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柔情,秋波荡漾。

  这不是自己酒中的错觉吧,或许是独眼产生了斜光?

  他放下酒碗,掐了一下大腿。

  “难道,不再需要什么蓝田玉了吧?”他的独眼又向妇人扫射,射出一片淫邪。

  她没有看他,她在看着她的丈夫。那位大元帅的瘦小枯干的亲兵,一顿狼吞虎咽,撑得他上面打嗝下面放屁,喝得几近烂醉如泥。

  他没有心思喝酒了,近在咫尺的妇人引起了他一阵冲动,牙根怎么在发痒?身体怎么在颤抖不停?只觉得腚下的木头墩子也在融化,他就要向下倒去。一星淫邪的火苗已在心头出现,猛地燃烧了,烧得那么剧烈,轰然着遍全身。

  独眼血红,象一颗烧红了的铁钉,死死地钉进了对面妇人的肉体。

  啪地一声,他的手砸在了土台子上,霍然站起,但又马上坐下。那妇人没有看他。

  咔,戈什哈的酒碗也砸在了土台子上。也不知是多年来土台子的土干结得太硬,还是酒碗不结实,碗碎裂了,碗中的余酒洒在台面上,咝咝地流进台面的裂纹里。

  戈什哈咧着嘴笑,低下头吧叽吧叽舔起土台上洒落的酒来。酒舔干了,傻笑着抬起了头,手中的筷子终于放下了。

  “酒足饭饱啊!”他揉着肚皮说,“这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哟。”

  独眼狼的独眼一亮,接下来说道:

  “戈什老兄,酒也喝得了,饭也吃得了,该高高兴兴去上岗值班了。去吧!”

  戈什哈在此时已是碍眼之物了,应该把他赶走了。

  “哎哟,我说队长大人,”妇人说话了,这时她是看着他在说话,而且笑容嫣然,“我的男人刚刚吃完饭不是?也不让歇歇了?再说,他干的什么事情,不是没用吗,这不是你方才说的话吗?既然没用,就别去了吧。”

  “啊就,就是说得对!”戈什哈的双眼都快睁不开了,“我今个不去了,什么司空不司空的,他娘们的,尽扯些个马卵子。”说着就爬在那土台子上。

  “戈什哈,不去值班可就是违犯军令!”小队长有点恼火,伸手把爬在那的人拽了起来。

  “什么军令不军令的,”妇人瞪了独眼狼一眼,开始拾掇台子上的东西。

  “违犯,违犯?”戈什哈也冲着上司喊起来,口中浓浓酒味的唾沫星子、臭肉渣子喷到了对方的脸上。“你别想让我再去那间鬼屋,半夜三更的闹鬼!不是耗子,也不是黄鼠狼子,还不是臊狐狸,是啥?是鬼!……”他摇摇晃晃,又往下坐,不小心把木墩子碰歪了,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怎么样?还能去值班吗?”女人剜了小队长一眼。她去拿他面前的碗筷,手却被他给抓住了。

  女人低下头沉默着。他跨上一步,另一只手揽住了她肉感十足的肩膀,而且动作还未中止。

  她哼了一声,一扬手将他的手推开,他感到了这妇人不同凡响的力量。

  她走过去拉起丈夫,象抱着个孩子,将他放倒在炕上。

  戈什哈在炕上动了一下,突然坐了起来,红兔子似的眼睛瞪着小队长独眼狼,用手指点着说道:

  “你,你个姥姥,怎么还不走?啊……”话没等说完就又躺倒了,沉重的鼾声在口中响起。

  “对啊,你该回家去了。”妇人在给丈夫宽衣解带,那军装号坎,内衣内裤。瘦小的戈什哈极象一条煺了毛的狗赤条条地躺在那里,嘴里嘟哝着手脚乱动着。“你是想在这儿看什么吗?”妇人讥讽地笑着对他说,并开始宽衣解带。“还有点事,你的事我可能会对呼尔大帅说的。”

  大白熊的话让亲兵小队长独眼狼一时不知所以,不过他却看见了,看见了什么?他真恨不得将自己的另一只好眼也扎瞎,他看到那雪白的棉花团……

  他跑出屋子,跑到大街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才停下。

  “看来,没有那块蓝田玉,还真不行。”他自言自语。

塞上烽火说
迎新年日更二章,11:00//19:00时间段。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

第三十一章 孱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